-但現實還不足以令警方即刻拘捕他。

因為這裡距離最後的埋屍地點有40多分鐘的車程,就法醫處之前提供的時間分析來看,這間屋子不可能是秦虹發遇害的第一現場。

更何況,警員們已經調查過張超最近的行蹤。

週二晚上他從倉庫回到鐵苑小區13樓時,電梯監控也拍到了他的模樣。

他的小車當晚也停在院子裡,道路監控冇有發現這輛車近期有去過北城。

疑點還有很多未解之處。

顧新城他們隻得是先按下不表,等一離開小區後,立刻通知“特調組”抽調人手,盯住張超這個嫌疑人。

“師傅,這個張超看起來真不對勁啊?”

回程途中,沈北北忍不住說到。

“嗯,他一直在撒謊。”顧新城點點頭。

“是吧!可是,他有什麼理由要殺害秦虹發呢?他的生意,不是做的挺大的嗎?難道真的是因為龐娟更換了供貨商,他就為這事兒懷恨在心?不可能吧。”

沈北北嘀咕著,覺得無法理解。

“回去跟廖隊商量一下。張超是陸小河的鄰居,也曾經是他們家超市的供貨商。不知道這兩人之間的關係,會不會,比較鐵?”

顧新城輕聲說到。

“師傅,你懷疑張超和陸小河聯手起來害了秦虹發?陸小河的話還有可能,但是張超,他憑什麼這麼做啊?他老婆都快生了,不會輕易惹事的。”

“嗯,所以咱們還要深度調查。我也想知道,這個張超到底是被人抓住了把柄?還是說,他跟死者秦虹發之間,還有什麼冇有查出來的仇恨。”

等師徒二人一回到警署,立刻就去了刑偵隊長廖捷的辦公室。

“新城,小北。辛苦了啊!有新發現。”

廖捷興奮的說到。

“收到你們的訊息後,我們再次比對了張超倉庫裡的七八部貨運車輛。結果發現,其中有一輛麪包車。在週二夜裡十二點多,出現在了北城。但它很快消失在公共交通的監控鏡頭中了。”

“那這輛車現在在哪裡?”顧新城心中一喜。

麪包車裡,完全可以放下一輛二八自行車。很有可能,犯罪嫌疑人就是用那輛車將秦虹髮帶到小路上去的。

“那輛車昨晚上被派到外地拉貨了。目的地是湖州,我們已經聯絡的湖州警方,協助截停和暫扣。現在車的位置已經被鎖定了。”廖捷說到。

剛剛湖州警方跟對方聯絡上時,才知道那輛麪包車會在這次送完貨後,計劃在當地進行銷燬。

多虧警方能夠及時趕到。大家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兒。

麪包車已經在被湖州警方運回碧波的途中了。本案中,還有一個關鍵人物,可以提供線索。那就是龐娟。

負責監控張超的一組警員,迅速來到欣欣超市,找到了她。

聽說張超成為了秦虹發被害案最大的嫌疑人,龐娟一臉的驚愕。在掂量了事情的輕重之後,她向警員們說出了一個令人大跌眼鏡的秘密。

鄰居張超,曾經也跟她有過不正當的往來。

丈夫陸小河經常不在家,兩口子又遲遲冇有生育。一來二去,她竟然跟超市的供貨商、自己的鄰居張超暗自私會了起來。但這件事情,陸小河和吳麗都不知情。

在龐娟決意跟丈夫離婚,又更換了供貨商之後,她就主動跟張超斷絕了這層關係。

原本也是相安無事,但是吳麗懷孕之後,張超竟然偷摸著來找過她。不過,那個時候,她已經開始跟秦虹發打得火熱。於公於私都冇有再搭理張超的必要了。

至於張超和自己的丈夫陸小河?

龐娟說,這兩人的關係還挺不錯的。有時陸小河出差回來,就會約著張超到旁邊的燒烤店,喝點小酒、擼擼串什麼的。

好嘛,這兩還真是一對小兄弟。

麪包車被運回了警署大樓。法證的同事們,立刻安排上手檢驗。

可以看出,麪包車裡被仔細的擦拭和清理過。不過,在中間一排的椅背織物上,警員們還是細緻的發現了微量的噴濺血漬。

經過化驗與比對,正是本案受害者秦虹發的血跡。

警笛聲響起,張超馬上被逮捕回了警署。

警方判斷,犯罪嫌疑人正是在麪包車內,重力擊打了秦虹發的頭部。然後用保鮮膜之類的東西纏繞包裹了其頭部。接著又取出了那輛二八自行車,將對方先推、後背,帶到藏屍處附近後,又將一把尖刀插入了其胸口。隨後立刻將其拋入坑中,進行掩埋。

審訊室內,麵對無可辯駁的證據。張超低頭不語、麵露悔色。

“說吧,你為什麼要這麼做?”

顧新城問到。

“我看不過眼。”

張超喃喃道。

“看不過眼龐娟為了秦虹發而拒絕你的求愛?”

“冇錯。還有我的生意被換。這兩個人真是不要臉。明目張膽的在小區裡晃悠、見麵。”

廖捷邊聽,邊搖了搖頭。

進審訊室之前,大家已經分析過了。張超具有極強的控製慾。倒不是說他有多麼喜歡龐娟。隻不過,他不能接受自己是被放棄的那個。

“凶器和鏟子呢?你怎麼處理的?”

“都被我,分散扔進了市郊隧道的小河裡。”

在觀察室內聽到這話的警員們,立刻出發。找到這些作案工具,整個案子就能毫無辯駁的告破了。

“現在,交代一下你的作案過程。”

廖捷追問到。

“行。”

張超深吸了一口氣。慢慢道來。

原來,在上次與陸小河喝完酒後,他就暗自開始謀劃。這段時間每每碰到秦虹發,他心中的不爽便難以抑製。

週二晚上,他在小區門口碰到了正在等車的秦虹發。

春夜裡,可不好攔車。秦虹發正在往大路上走。

“誒”

張超搖下了車窗,跟對方打了個招呼。

秦虹發見是個臉熟的,馬上想起了這人是住龐娟對門的。

龐娟曾對自己說過,鐵苑小區的鄰居們都不喜歡嚼舌根。自己幾次碰上過對方和對方懷孕的妻子,人家也確實挺客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