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誒,李老闆,麻煩你們了。”

在商場的二樓,兩名警員找到了這家自行車車行。喲嗬,這裡的商品售價可是不菲啊。最簡單的車型,也要兩千人民幣起步。看來針對的,都是經濟條件不錯的山地車玩家了。

“姚警官嗎?快來坐。”

被稱為李老闆的年輕人,看著不過30出頭的樣子。一身運動服,肌肉勻稱。

“那個,你們的訴求我明白了。請稍微再等一會兒,我把我家老李叫過來了。那種老式的自行車啊,他熟。”

李老闆笑著說到。來之前,警員們都大概描述過那輛二八自行車的模樣。聽上去,他就知道有好些年頭了。

具體的品牌年份、相關的配件,自己也隻在小時候有見到過,說不出個所以然來。

這不,隻能請動家裡的老爸,過來給掌掌眼了。

冇等多久,老李就過來了。

老師傅開了半輩子的自行車行,年輕的時候,那也是風光過的人。

“爸,你快來看看,警員同誌們問的就是這輛車。”

“好好,各位稍等片刻,待我帶上眼鏡、為您一探究竟啊。”

老李是個風趣人兒,一看就是跟街坊四裡打交道打得多的。在這個行當裡,也是行家。

“哎呦,這可真是個老東西了。瞧瞧,這是“鳳凰牌”的一道杠啊。以前流行的很呐,誒,這傢夥,得有小三十年了啊。”

瞅了兩眼,老李就辯出了車的型號和年份。

“李師傅,那您知不知道,這種車,現在還能在哪裡找到啊?一般人家,也不會留著這些老物件了吧?”

蔣科連忙問到。警員們滿心疑惑,都離了那麼久了,凶手到底從哪兒找來的這麼老款的自行車的呢?總不會是,在家裡一直存著吧。

“誒,真要找的話,也容易。丟這個東西的人啊,不知道是不是不懂行?這玩意放到現在,可是個稀奇貨了。放到二手市場上,能買好幾千塊錢呢?!”老李取下眼鏡,答道。

“啊?這破車,能賣出這麼多錢?都挺我這裡一個進口的中檔山地車了。”

一旁的小李,不可置信的咂了咂嘴。

“誒,那可不?這也都是大家炒起來的。之前你二姨家不是開了一個什麼懷舊餐廳嗎?滿世界的找以前的物件。當時她就問過我,還有冇有這老傢夥?

我還留著它們乾啥呀?就說冇有,最後她也是讓家裡的孩子在網上給買的。跟人還了半天價,最後也花了小三千,才成交的呢。”

哎呀,聽老李這說法?這輛看似破舊的自行車,搞不好還真是被人收藏在家,甚至是凶手之前,特意買來的呢。

蔣科和姚大龍互相看了一眼。警方順著這條線再繼續挖下去,搞不好還真能找到突破。就在這時,老李又開了口:

”誒,警員同誌啊。我給你們提個小想法,僅做參考啊。這輛自行車的輪胎,肯定不是原型號的。

我瞅著,倒像是從現在的新款車上,摘下來再給按上的。你們看,這個寬度,其實比原型要稍微小一點點。你們,再仔細看看?”

小李也把腦袋湊了過來:

“是耶~這輪胎的防滑紋路,看著挺新潮的。外圈大點、裡圈小點。我好像,在山地車上見過類似模樣的。不過,我們店裡冇這樣的。這個看起來,材質也偏硬。以前的老胎,都比較軟。路上碰上個小石子兒,一下就給紮破了。”

看來,這台二八自行車,真是頗有來頭。可查之處不少了!兩名警員聽後,一下子信心大增了起來。

返回警署繼續調查後,警員們很快就發現,這種替代輪胎還真是個進口貨。主要用於某個品牌的山地車。在其線下店和官方網站上,都可以買到。

但是能夠適配老二八型號的配件,供應和庫存都是相對少的。因為山地車騎行愛好者們,大都不喜歡過於纖細的輪子。而這種輪胎的直徑又比較大,使用者的身高一般都要超過一米七六左右。

負責跟進的何晴和麥小冬,迅速聯絡城中的山地車線下店和網店,排查近年來的相關訂單情況。

正如大家判斷的,這個尺寸的輪胎,銷售量真是不多。

網店裡近一年來,也就賣出了86對。而銷往碧波市的,僅有22對。其中還有人重複購買的,實際的訂單量也隻有17個。

線下店的訂單,反而不容易查實購買者的身份和確切地址。加入了品牌會員並能真實聯絡到的,全市也隻有十幾個人。

警員們決定,先從那17筆網絡訂單開始深入調查。

這一查嘛,一個意想不到的名字,突然跳入了麥小冬的視線。

”誒,何晴,你有冇有印象,那個跟出軌的小嫂子住對門的年輕孕婦,是叫吳麗嗎?”

“啊?對啊,是叫吳麗。怎麼了?”

“嗯,她是碧波鐵路局的員工吧?咱們市鐵路局的辦公地點,是不是在中心路79號呀?”

麥小冬指了指電腦螢幕,神情嚴肅的說到。

“對,就在中心路。我再看看這人留的聯絡電話哈。”

何晴看了一眼螢幕,立刻明白了其中的含義。趕忙起身找來之前的隨訪記錄,覈對起現場調查中的筆錄和名單。

“鐵苑小區1302,吳麗,手機號1300557....哎呀,真的是她!”

何晴掃了一眼訂單上的手機號。這姓名,這聯絡電話,跟鐵苑小區的那個吳麗,就是同一個人啊。這個訂單是在三個月前下的,那時候,吳麗還冇有請假回家待產。所以收貨地址就寫了單位,但是那時候已經懷有身孕,斷然是不可能再玩什麼山地車了呀。

看來?警方需要再找她談一談了。

---------

叮咚叮咚,門鈴響了有一會兒,裡麵才響起拖鞋噠噠的聲音。

“哪位啊?”

一個年輕的女聲隨之響起,微微有些氣喘。

大概是先從貓眼裡看了一眼,吳麗認出了之前見過一麵的沈北北:

“沈警官?你們,你們這是還在調查對門嗎?龐娟嫂子,好像去超市看著了。陸哥,這會兒應該也去上班了呀。”

“哦,我們就先再跟街坊們覈實點兒情況。”沈北北答道。

“那你們,先進來坐一下吧。”

“好,多謝,打擾你了。”

沈北北這次是跟顧新城一起來的。因為對方是一名孕婦,警員們都顯得格外小心。

“您不用忙了,我們問幾個問題就走。”

在沙發坐定後,看著吳麗轉身準備去倒茶,顧新城連忙阻止道。

“哦?那好,那我就不多耽誤你們工作了。需要瞭解什麼情況,請直接說吧。也不知道能不能幫上忙。”

說著,吳麗挪著步子走了過來。倚著沙發,慢慢坐下。

“嗯,您家裡麵,有人玩山地車嗎?”

顧新城開門見山的問到。果不其然,隻見吳麗微愣了一會兒,點了點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