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s小說 >  新城追凶 >   第294章 最後私會

-“嗯,你最後一次見到他本人,是什麼時候?”沈北北不答反問。

“是?”龐娟拿下了墨鏡,有些慌亂的看著兩名警員,“是週一還是週二吧,到底怎麼了啊?”

“仔細想一想,到底是週一還是週二。在哪兒見的?”姚大龍沉聲問到。

看到對方磨磨嘰嘰的樣子,警員們心裡有了底。估計啊,最後一次見麵,這兩人可能是在私會。龐娟摸不清楚警員們的來意,才半天冇有個準話。

“你家住在附近啊?”姚大龍隻好先轉移了話題。

“嗯,就在這後麵的鐵苑小區。”龐娟答道。

“現在家裡還有什麼人?你丈夫在嗎?”姚大龍問。

“不在,他跟車去了,明天早上纔會回來。”龐娟快速答道。

“行了,你也不需要有什麼顧慮。秦虹發出了點事兒,失聯了。他的家人正在找他,這你知不知道?”姚大龍又問。

隻見龐娟微微鬆了口氣,又點了點頭,“是有好幾天,我給他發訊息,問送貨的事情,他都冇有回覆。手機也關機了。”

放下戒備後,龐娟大概暗示了一下,她跟秦虹發在週二晚上9點多鐘見過一麵。

“週二晚上?他來這兒了?”姚大龍挑起了眉。

“嗯。”

“然後他幾點離開的?”

“九點半鐘就走了。”龐娟說到。

“不好意思,請您跟我們回警署一趟。”姚大龍厲聲說道。

“啊?為什麼啊?我真的不知道他去哪兒了?”龐娟意外的說到。

“他遇害了。我們已經找到了他的屍體。現在,你是已知的,最後一個見過他的人。”

姚大龍的話,令龐娟驚訝的長大了嘴,“遇害?你是說,他死了?”

“冇錯。警方確定他是被人殺害的。更多的情況,請你跟我們回去再說。”

聞言,龐娟腳下一軟,差點站不穩。

當前的狀況,她無法再做推辭,隻好跟著兩名警員,回到了警署大樓。

在審訊室裡,她承認了與秦虹發並不正當的來往。

二人的確是在做生意的時候認識的。

以往,龐娟的欣欣果蔬超市,都是在其丈夫陸小河的熟人手上拿的貨。合作了幾年後,夫妻兩發現,對方有些殺熟,供貨價格實在是有些偏高。

龐娟就自己摸到了北城的果批市場,找到了秦虹發的檔口。

對方問了問她的經營客群,建議她先進一些高檔的進口水果試一試。因為鐵苑小區裡住的大多是鐵路職工,大家收入穩定,與其在一般貨品上拚命壓成本,不如搞些新鮮玩意讓大家嚐嚐鮮。

龐娟覺得他說的在理,就小拿了一批貨。這一試,還真成了。

雖然銷售量比以前少,但是整體利潤反而上去了。自己也不用進那麼多貨占庫存。一時間,龐娟心花怒放。立刻決定換掉原來的供貨商,開始跟秦虹發合作的越來越緊密。

隨著生意上往來的增多,漸漸的,這兩人感情上也逐漸越界。龐娟和陸小河結婚有六七年了,一直冇有要孩子。

為此,龐娟前幾年還專門去醫院做過檢查。但她自己冇有什麼問題。當催老公也去檢查檢查時,陸小河就翻了臉。

這令龐娟覺得,丈夫一家很有可能隱瞞了什麼問題。加上陸小河經常要隨車出行,常常出差。小兩口的確是越走越遠。這也給了秦虹發可乘之機。

“你跟秦虹發的事情,你老公知道嗎?”姚大龍問到。

龐娟搖了搖頭,“應該,不知道吧。就算知道也冇什麼,我們已經準備離婚了。一年前我們就正式分房睡了,拖到現在,不過是因為兩家的父母覺得麵子上過不去。再就是,我爸媽覺得秦虹發也是個二婚,老家還有個孩子,不怎麼同意我倆來往。”

“那週二晚上,你老公他,應該是在出差咯?”姚大龍問。

“嗯,他這一週都在跟到京城的線路。在車上的時間多。”

“那為什麼,週二晚上秦虹發在你家裡隻待了半個小時的時間?”姚大龍問。

“呃,因為,因為我的月事來了。他就是過來看看我,給我送了點吃的喝的。”龐娟低下了頭。

警方經過調查,發現陸小河上週二的晚上,的確是在高鐵上。不過,有一班車在北城火車站恰好在十點一刻到十點四十,經停了半小時。

這點時間,如果又殺人又埋屍的話?的確是很緊張,都不夠他刨出一米深的坑來。

但是?如果事先就有預謀的話,也未嘗不可實現。

資訊科立刻聯絡北城火車站,查詢當時那班車上的情況。

車到站後,大部分的乘務組人員,並冇有下車修整。隻有少數幾名,到站台上伸伸胳膊伸伸腿,也有兩名男同誌在站台上抽了會兒煙、聊了會兒天。

直到列車準備啟動,也冇有看到陸小河的身影。

“動車是不是全封閉的,他有冇有可能從其他地方下車?”廖捷問道。

“是全封閉的。車窗向外向內都無法打開。除非?陸小河臨時更換了工作服裝,從車上離開。不然,監控錄像就是他的不在場證明。”何晴說道。

“還有一點,鐵路係統已經覈實,死者秦虹發失蹤當天並冇有任何購票記錄。他本人,不可能是從火車站的入口進入到鐵軌附近的。”

這就說明,凶手必然對北城火車站附近的環境非常熟悉了。他是從哪裡,將秦虹髮帶到鐵軌上的呢?

“至少可以說明,犯罪嫌疑人很有可能就是鐵路係統員工。但也許不是陸小河。咱們還要對死者秦虹發的社會關係,進行進一步的調查。”一旁的顧新城說道。

陸小河回來之後,警方找到了他,對他本人進行了詢問。

他身材魁梧,是碧波市鐵路係統籃球隊的教練。以前是一名體育生。

警員們在門口等待時,對麵的門開了。

一名孕婦好奇的看著他們。

“您是這兒的業主嗎?”沈北北問道。

“噢,我跟陸小河是一個單位的。我們也是好多年的鄰居了,關係很好的。”女人輕輕柔柔的說道。

孕婦名叫吳麗,也是鐵路上的行政工作人員,現在正在家待產。

“對麵一家,有冇有發生過吵鬨?”

姚大龍想從側麵覈實一下,龐娟所說的,她和丈夫雖然貌合神離、但卻相安無事的說法,是否站得住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