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s小說 >  新城追凶 >   第278章 舊時同學

-警方聯絡莊星雨老師時,他正在一場本科生的演講比賽活動中。

但他告訴警方,自己雖然聽劉澤說過近期會來碧波,卻冇有被告知具體時間。換句話說,他前天並冇有見過劉澤夫婦,就連他們到了碧波、甚至到過大學附近的情況,也並不知曉。

據他所說,除了他本人之外,與劉澤在大學期間交好的另外幾個朋友,並不在碧波工作生活。

“你們說他們倆曾經到過校外的小吃街?那會不會,是先約了趙姐姐的老同學或者朋友啊?我們男人之間,比較粗糙。劉澤多半會晚上叫我出來喝酒吃串。”莊星雨在電話裡猜測到。

雖然是同一屆,趙蘭香比劉澤要大一歲。相熟的朋友都稱她為“趙姐”。

但是再問到趙蘭香的熟人?莊星雨也表示自己並不清楚。

時間已經來到了傍晚。趙蘭香夫婦失聯已經接近48小時了。所有人都開始覺得,事情愈發不妙起來。

“特調組”進行了一次小型的碰頭會,鑒於目前的情況,警方有兩個調查方向。

一是,有可能在之前的調查中,有人說了謊。比如,酒店。

按照趙蘭香父母的說法,女兒女婿的目標很明確,他們要到附近找一家規格不錯的酒店住下。然後應該會儘快回頭去取放在病房裡的行李箱。

這也決定了他們必然不會走太遠。

再加上他們最後的可查軌跡出現在碧波大學外的小吃街?那麼他們的目標酒店恐怕離那裡也不會很遠。

一組警員很快出發,準備到碧波大學附近走訪一下各家星級和連鎖酒店。趙蘭香夫婦要在碧波市待得時間不到一週,住民宿的可能性不大。

另外一組警員則前往碧波大學校友處,想要趕緊調查一下趙蘭香、劉澤夫婦在這座城市,還有冇有其他認識的朋友。

他們倆的手機號碼是在回國前纔剛剛開通了國際漫遊,但是連一個通話都冇有撥出或者接到過。這很可能說明,他們跟朋友早就提前相約好了見麵的地點。

而這個人,很有可能就在碧波大學附近。

-----

時間已經不早,主要的工作還放在了資訊科。

他們緊急聯絡了交通管理部門以及碧波大學的校務處以及校友處,希望對方能夠從監控和負責人,兩個方向上,推薦準備好合適的受訪對象。

晚上八點,沈北北突然接到了趙蘭香父親趙碩的電話:

“沈警官,我的女兒、女婿,現在有訊息了冇有啊?”對方詢問的語氣很是焦急。

“噢,趙伯伯,我們白天已經在摸查了。很抱歉,暫時還冇有訊息。”沈北北迴複道,“如果他們或者其他人聯絡您的話,請馬上跟我們反映。”,他叮囑道。

“嗯嗯,我知道的。哎呀,啟明明天一早就動手術了。我和他媽媽,都準備今天晚上守在醫院裡了。實在是麻煩你們了,我們兩個老傢夥,分不開身啊。”趙碩的說法充滿了自責。

“趙伯伯您彆這麼說,先好好照顧好您兒子吧。手術是大事。”沈北北安慰道。

“誒誒誒,麻煩你們了,麻煩你們了。”趙碩連連請托下,才最終掛了電話。

看到顧新城走入會議室,沈北北忍不住說到,“師傅,這會不會是一起綁架案啊?這人,未免消失的也太離奇了吧?”

顧新城挑挑眉,表情同樣有些疑惑,“綁架?他們纔剛剛回到國內。隨身行李都冇有帶在身上,有誰會想到這個時候來綁架他們呢?”

“怎麼不會?這兩個不都是美國的博士嗎?那收入應該是很不錯的。嗯,也許就是在小吃街,他們都不是本地人,也許綁匪就是隨機挑選上了他們。。然後要錢不成?就....”沈北北說不下去了。照他這個判斷,趙蘭香夫婦已經是凶多吉少了。

但是想要在光天化日之下控製兩個成年人,談何容易?

再加上失蹤的兩人對碧波也一定的熟悉度,不會輕易掉入什麼街頭騙局中的。

“咱們不要隨意做推測,還是看看同事們的調查,能不能找到新的線索吧。”顧新城說。

“嗯”

根據警方瞭解,趙蘭香不僅是趙家出的第一個大學生,也是家裡現在的經濟支柱。

她這一不見,弟弟的手術、留在夫家的幼子,還有年邁的父母,可都是失去了支撐。

相比之下,劉澤家的情況要好一些。他家中還有一位也已經工作了的姐姐。跟父母一起住在廣州。

這一晚,他們的家人都在忐忑和祈禱中度過了。

-------

第二天一早,警員們再次來到了碧波大學化學係。

這是趙蘭香本碩就讀的地方。

係主任劉強教授接待了他們。

老教授對趙蘭香記憶深刻,她一直是一名品學兼優的好學生。當年,也是取得了很好的專業課成績,才被推薦拿到了國家留學獎學金。

“劉教授,據您所知,她在碧波還有相熟的人嗎?”沈北北問到。

“嗯,這個,不知道好不好說啊?”劉教授扶了扶眼鏡,神色有些為難。

“您但說無妨,警方會對涉及個人**的部分保密的。”顧新城說到。

這話也打消了老教授的顧慮,他歎了口氣,介紹道,原來趙蘭香在出國前本來在係裡麵有一個初戀男友。

但是男方的家長不同意,兩個年輕人最終並冇有走到一起。

而這個男人,正在留校讀博。他剛剛就是在想,會不會是,這次回來的時候,他們又有見上一麵。

“之前,這兩個男人並不認識?”顧新城問道。

“嗯,小趙應該是去了美國之後,纔跟現在的丈夫走到一起的。”劉教授點了點頭。

“那,這位同學叫什麼名字,我們,能見見他嗎?”沈北北說。

“可以啊,等會兒他就下課了。他叫瀋海冰。”劉教授重重的歎了一口氣,

“希望,能夠順利的找到小趙啊。不要真的,搞出什麼刑事案件纔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