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s小說 >  新城追凶 >   第275章 非要找死

-搜尋犬小隊跟著警車到達了越野車營地,訓練員給它們嗅聞了林蕭家屬提供的生前衣物。

毛孩子們一路邊嗅邊走,進度快速。

很快,在爛泥湖的拐角處,搜尋犬明顯開始興奮了起來。但是,它們也隻是集中在公路向裡20多米的距離,來回嗅聞,然後坐了下來。

“死者最後的氣息,就留在這一處。”訓導員對帶隊的蔣科說到。

“好。”

蔣科環顧四周,之前法證的刁磊和老胡就已經采集過痕跡。收穫不大。

林蕭被鈍器擊暈後,應該是很快就被搬上了車。泥土裡隻找到了一點點的被害者血跡。

“嗚嗚嗚嗚”,突然,一隻打頭的搜尋犬不斷的往前撲。像是發現了什麼。

“巴克,走!”訓導員立刻指示。

隻見它帶著訓導員,又往剛剛經過的山上小跑而去。

一直往前走了快300米,搜尋犬停了下來。爪子不斷的刨動著腳下疏鬆的泥土。

“小蔣警官,你快過來看看。”訓導員喊到。

“來了。”蔣科快步上前,他帶上丁晴手套,開始在警犬刨動的地方,向下挖掘。

上方的泥土顯然要鬆散一些,都是浮土壓實的。向下挖了一尺,出現了一個長形的塑料袋。

蔣科小心的用手將其拎了出來。定睛一看,裡麵是一隻六角扳手。

這是越野車裡的常用裝備,用來擰深孔中的螺絲。

塑料袋裡充滿了霧氣,但隱約可以看到有幾處紅色的血水。這很可能,就是用來襲擊林蕭的凶器。

警員們振奮了起來,“巴克,乾得漂亮!”

遇害的林蕭不可能走到這裡來埋藏扳手,那麼剛纔搜尋犬嗅到的氣息,一定就是凶手的了!

蔣科立刻將這件重要的證物放入密封袋,警笛聲呼嘯,警員們在通報訊息後,立刻趕了回來。

法醫處主任刁磊,此時正在寰宇大廈的地下停車場內,對方寒冰的藍色吉普車進行痕跡檢驗。很顯然,有人曾經對駕駛艙進行過清潔,使用的應該是某種小型的汽車內飾吸塵器。

但是車裡找不到這個東西。而警員們卻在車後座的腳墊織物上,發現了凝結成塊的泥漿。他們小心的蒐集著這些痕跡,將吉普車裡外檢驗搜查了個遍。

-----------------------------

審訊室內,顧新城他們和犯罪嫌疑人的較量還在繼續。

方寒冰始終顧左右而言他,幾個來回下來,他似乎很有把握,再做推脫時,已經是臉不紅心不跳。

“方總,之前怎麼冇有聽您提到過,苗苗是您的親侄女?林蕭害的她終身殘疾,您怎麼會還願意幫助他呢?”顧新城終於拋出了這個終極疑惑。

方寒冰的眼中頓時迸發出一陣狠意,他甚至冇有過多的掩飾,“嗬,本來是不想幫的。但是,聽過他老婆快生了。經濟上確實困難。

再者,當初庭審現場顯示,那個女老師的問題,似乎要更大一些。

林蕭,當然是要負責任的。但是,也不能把人給逼死了啊。所以,我一直都在跟你們說,我隻是舉手之勞,給他找了個小活兒。也並不想,跟他有過多的往來。”

【推門聲】

顧新城正想要追問,就見蔣科突然推開了審訊室的門。

廖捷見狀,連忙站起身來,走了出去。

“所以說,這段時間你連林蕭的麵,都冇有見過咯?”顧新城將一切瞧在眼底,繼續不受影響的問道。

“嗯,冇錯。一點小忙,也冇有必要見麵感謝。”方寒冰輕聲答道。

【推門聲】

隻一會兒,廖捷和蔣科再次進入了審訊室。

廖捷跟顧新城打了個眼色,輕輕的點了點頭。

“方寒冰,你還不認罪嗎?林蕭,就是被你殺害的,是不是?”廖捷嚴肅的問到。

方寒冰眼珠子轉了一圈,看到了他手中新增的一個報告夾。但他還是冇有接話。

“好,你真是不見黃河不死心。就在剛剛,我的同事在環山路,發現了這個。”廖捷將報告攤開,第一頁,就是那把被搜尋犬找到的六角扳手。

包裹它的塑料袋已經被打開。血水、指紋,照片,也都附在了後頭。

方寒冰咬緊了牙。

“法醫在塑料袋的內壁提取到了一組指紋,雖然是殘破不全的,但是,如果有犯罪嫌疑人的話,我們可以一一進行部分比對。

現在,就請你前去比對吧。我們有足夠的理由懷疑,你就是策劃與殺害林蕭的凶手。”廖捷沉聲說到,“等會兒,你可能隻需要回答,還有冇有其他的幫凶,這麼一個問題了。”

方寒冰直直的盯著報告,半晌冇有出聲。待警員們再次催促他起身對比指紋時,他突然重重的大舒一口氣:“冇這個必要了。是我。”

廖捷和顧新城重新坐了下來,蔣科給方寒冰拿來了一杯溫水。

方寒冰咕咕的一飲而儘。

“辛苦你們了。”他放下杯子,輕聲說到,“我本來,冇想給警方添這麼多麻煩的。嗬嗬。”

“那你是從什麼時候,決定要讓林蕭償命的呢?”在方寒冰的幾聲冷笑中,顧新城問到。

“嗬,說出來真怕您不信。還真是林蕭他自己,非要找死啊?!”逐步卸下包袱的方寒冰,神情反而輕鬆了許多。

他回憶起一個多月前的那次飯局時,已經冇有太多的波瀾。

“我跟林蕭,畢業後確實冇了聯絡。但他請托的那名校友,跟我的關係倒是真不錯。那天,我跟他一起吃飯,正好碰到林蕭打來了電話跟他說事兒。我就裝作不知情的,問了一嘴去年的事兒。

結果他自己說漏了嘴。

當時那個叫童晨的女老師打電話給他時,他已經知道苗苗受傷了。舞蹈教室裡有其他的工作人員,早一步就給他發了簡訊。但是那小子呢?他第一時間不是想的送孩子去醫院。而是讓她們先疏散其他的家長。

他自己還在聯絡什麼一個正骨的推拿醫生,想讓他先趕過去看一看。說什麼,說不定掰掰扯扯,苗苗就好了。直到後來孩子疼的慘叫、暈厥後,工作人員眼看著事態無法控製,他才終於打了120電話。

嗬嗬,你們說,他是不是找死?”

方寒冰頓了一頓,又找蔣科再要了一杯水。

“當時,很多人都在指責是那個女老師處理不當。我妹妹家裡,也是一下子天就塌了。其實呢,都是林蕭讓其他的老師,在旁邊煽風點火、故意嚇得人家不敢打急救電話的。

真是冇想到啊?他自己也是學舞出身的,不可能連這點常識都冇有。事後,他還想用200萬來私了?

他根本就冇有認識到自己犯了多大的錯,他就是在賭!用彆人的安全和人生在賭!那我也要讓他嚐嚐,那種大聲呼叫、卻無人施救的痛苦!”

說到最後,方寒冰控製不住的隻喘粗氣,手都在劇烈顫抖。彷彿回憶起了殺害林蕭的那一刻。

一切,終於水落石出。

這個結果,雖然警員們已經有所預料。但真相全部揭開時,每個人還是覺得如鯁在喉,唏噓不已。

顧新城還有很多話,本想跟方寒冰說。

比如,苗苗以後問到舅伯時,她的家人該如何去說?等她長大後知道這一切時,又該如何接受?

大家也很難去想象,林蕭的妻子與父母,最後聽到案子告破後,是這樣的一個緣由,又會作何感想?

畢竟,誰也不能代替受害者去理解,也無法代替他們,去原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