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s小說 >  新城追凶 >   第273章 視如己出

-在交通管理部門協助下,“特調組”在上週五的道路監控中,的確發現了方寒冰的吉普車。

它在下午4點出頭,就出現在了環山路的末段。

這個方向,與市中心背道而馳。

但是僅憑這一點,隻能說是有審問方寒冰的疑點及必要,並不足以控訴他曾經犯罪。

警員們一麵繼續收集證據,一麵追查著去年的小女孩致殘事件。

去年11月29日,悲劇發生。苗苗是在媽媽方敏的陪同下,來到了南城的林蕭舞蹈教室,進行少兒芭蕾舞課的學習。

課程時間為一個小時零十分,中間有十分鐘的休息時間,孩子們可以出來喝水、上洗手間。

苗苗媽媽帶孩子休整好後,就跟著經常一起上課的妞妞媽,來到了商場的二樓,想著給孩子挑選購買一些新鮮的水果和糕點。晚一點提前回到教室外等待,接孩子們下課回家。

一切就發生在她們轉身離開後。所有孩子在老師童晨的帶領和指導下,繼續進行著當天的課程練習。

在做下一套動作之前,童晨指導孩子們先做抬腿、把杆、下腰等動作,活動開筋骨。誰知,意外,就這麼突然發生了。

其他孩子看到苗苗連連吃痛、哭喊不止,紛紛停了下來。旁邊的工作人員,隻得先把等在外麵的家長一一叫進來,讓他們把各自的孩子帶走。

還有部分家長也在商場裡閒逛,巧的就是,苗苗和妞妞的媽媽,也屬於這一部分。

他們也冇能看到,舞蹈教室具體是怎麼處置這次突發事件的。

再等到方敏和陳芳芳轉頭往3樓的教室走的時候,就看到急救人員擔著擔架,從扶梯往上快速奔跑著。

“咦,出什麼事兒了?”方敏還不知情況的問到。

直到看到班上另外一名相熟的家長,牽著孩子向她們快速跑過來,臉上充滿了擔心與焦急,“哎呀,苗苗媽媽你還在這裡瞎晃什麼,你女兒受傷了。我剛剛到處找你的人呢?”

“啊?!”方敏大叫一聲,手裡的糕點水果摔了一地,她也顧不得,直接拔腿就往樓上跑。

等她看到孩子以一種極其扭曲的方式被抬上擔架,小臉已經哭喊到通紅時,心都要碎了。

現場一片狼藉。妞妞媽媽陳芳芳也立刻找到了自己的孩子。

“媽媽,剛剛,我想幫著苗苗站起來的,卻聽到她的腦袋,哢嚓一聲。”妞妞悄悄對她說到。

“噢,不要怕。咱們跟過去看看吧?”陳芳芳是個大大咧咧的女人,但內心的確善良。

再後來的事情,大家也就都知道了。

根據調查,事發當日,苗苗的舅伯方寒冰,並不在碧波市,甚至,都不在國內。

那時,他正在國外出差,想要引進一個新的商業品牌。人,已經在日本待了快一週,原定機票是三天後纔回來。

但是苗苗一出事,他當天晚上就坐飛機趕回了碧波。

可以想見,他和妹妹方敏、小侄女苗苗的感情之深切。

在確認繞過方寒冰的前提下,“特調組”的兩名女警員,來到了苗苗正在接受複健治療的南城醫院。

苗苗雖然無法再直立行走了,但因為她還是一個孩子,整個身體還在發育。所以她還需要定期接受肌肉的按摩、電針治療等等綜合性治療。

否則,她的雙腿情況還會影響她的成長髮育,甚至是影響她的生命週期。

複健是一個極其幸苦的過程,小女孩還需要鍛鍊整個上肢,以提供足夠的活動量,促進上肢的循環和肌肉生長。

不一會兒,苗苗就滿頭大汗了。

“行了,苗苗,咱們先休息一會兒啊。”方敏鼓勵著女兒。

何晴和麥小冬卻注意到,這次是方敏一個人帶著苗苗來醫院的。苗苗爸爸應該還在學校裡上課。

“方女士,不好意思,我們是碧波警署的警員,可以跟您聊兩句嗎?”何晴上前說到。

“警員?”方敏一臉的疑惑。

“嗯,是關於,你哥哥方寒冰的事情。”何晴不想在小女孩麵前提到“林蕭”這個名字,生怕帶給他不好的記憶。

“舅伯,媽媽,她們找舅伯做什麼?”苗苗抬起小臉,好奇的問到。

“不知道啊?這樣,你跟著趙醫生繼續練習,媽媽過去跟她們說幾句話,行嗎?”方敏溫柔的跟女兒打著商量。

“嗯,好啊,不用擔心,我自己能行。”苗苗乖巧的答道。

這可真是個漂亮又機靈的小姑娘,何晴不禁在心中感歎。她一點也不嬌氣,還相當樂觀。可惜,喜愛舞蹈卻又不幸被舞蹈耽誤了終身,命運真的對她很不公。

方敏和兩名女警走到一邊,“我哥哥他,出什麼事兒了?”

何晴與麥小冬相視一眼,決定不再拐彎抹角。

“警方現在懷疑,您哥哥方寒冰,很有可能與林蕭的死有關。現在,需要您協助回答一些問題。”麥小冬說的直白。

“什麼?我哥哥他,林蕭?這怎麼可能啊?你們肯定是搞錯了呀。”方敏連連搖頭,焦急的否認著。

“您先彆著急,現在隻是初步懷疑。但接下來我們問你的問題,你一定要如實回答。”何晴連忙補充道,她的聲線平穩、值得信懶。

“行,但你們肯定是弄錯了,我哥哥他,根本就不認識林蕭啊?”方敏先聲奪人。

不認識林蕭?這顯然不符合事實。

且不說近的,林蕭和方寒冰可曾經是同班同學,畢業照都是挨在一起照的呀。即便是不熟,怎麼可能說是不認識?

“誒,我們想知道,當初苗苗出事時,方寒冰是不是立刻就放下生意,從國外飛回來了?”何晴繼續問到。

方敏尋思了片刻,立馬點了點頭,“嗯,冇錯。我哥他是當天夜裡到的。”

“他一定很疼愛苗苗這個小侄女吧?”麥小冬問。

“嗯,我哥他,是不婚主義者。但他特彆喜歡小孩子,從苗苗出生開始,我哥就特彆疼她,視如己出。有什麼好吃好喝的,那是從來冇有斷過。你們可能也知道,我哥他生意做的不錯,經濟條件,比我們兩口子要好得多。苗苗很大一部分的養育成本,都是我哥幫忙的。”方敏心懷感激的說到,

“苗苗出事後,也是我哥在背後給我們撐腰,讓我們起訴舞蹈學院。並且,也一直在支援我們,給苗苗堅持做複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