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據“老海城”老闆卓誌介紹,他的師兄方寒冰,在他們學校可是一個“老大哥”般的存在。

這個人少年老成,年輕的時候,天資聰穎、練習勤奮,當年是以現代舞第一名的身份畢業並考入了碧波市最好的現代舞團。

跟著團隊一起進行了多場全國巡演後,方寒冰以精湛的技術和飽滿的藝術表達力,獲得了多個重量級的獎項,成為了業內有名的A角。

可是風光之時,他卻選擇了激流勇退、下海從商。

都說優秀是一種習慣。很快,方寒冰的商業頭腦也顯露無疑,汽車4s店、網紅餐飲、甚至是房地產開發,他都有涉足。

他還非常仗義,經常給母校捐款捐物。在碧波市的舞蹈學院校友圈裡,是個受人尊敬的角色。

他與林蕭是同班同學,據說畢業後雙方來往不多。但林蕭一求助,方寒冰馬上就發動了自己的人脈關係,幫他找出路。

因為林蕭身上還有債務,“賺快錢”的渠道顯然更適合他。方寒冰給他先介紹了“老海城”的駐唱活兒。

警員們覺得,作為最近跟林蕭有過接觸的、為數不多的朋友,他很有可能知道更多的細節。

------

“廖隊,終於聯絡上了,方寒冰上週五下午正好從南城火車站出發去出差,昨晚纔剛剛回來。”負責協查的何晴說到。

“好,新城、北北,這條線索就由你們去跟。他們的這位老大哥,據說人脈很廣。你們仔細問問,林蕭出事前,還與哪些人來往甚密?搞不好,能查到什麼意想不到的關鍵線索。”廖捷說到。

“冇問題。”顧新城立刻答應,帶著沈北北,就趕往方寒冰位於市中心的辦公室。

好傢夥,市中心5a級寫字樓寰宇大廈內,有一整層樓,都屬於方寒冰旗下的“寒冰投資”。

方寒冰對警員們的來訪是有準備的,不過,他也不認識,有哪個“紮著小辮”的朋友,跟林蕭走得近。

“不要意思啊兩位警官,我跟林蕭,其實有好多年冇怎麼見麵了。知道他的遭遇後,我也隻是順手把他推薦給了師弟的飯店。很慚愧,在他生前也冇有辦法幫到他更多。”方寒冰說到。

“方總,冒昧的問一下。上週五您出差,是去哪兒?”顧新城問到。

“噢,我是去湖州看了一個新項目。”方寒冰答道。

“能知道您具體的出行和回程時間嗎?”顧新城的表情突然變得嚴肅了起來。

方寒冰微微一怔,想了想後才說到,“上週五下午四點二十,從南城火車站,坐上了直達湖州的高鐵。昨天晚上六點多,纔回到了碧波。”

“請問,您是怎麼從市中心,去的南城火車站呢?”顧新城依舊在追問。

方寒冰有點尷尬的笑笑,“顧警官,警方不會是在懷疑我吧?呃,我是開著自己的車去的火車站。那天行程比較緊張。我把車停在了火車站的停車場,昨天回來時,也是開著車回到家中的。”

顧新城點點頭,冇有再追問下去。

-------------

從方寒冰的辦公室出來,沈北北就急不可耐的對顧新城問到,“師父,剛剛你怎麼有點兒逼問他的意思呢?這個方寒冰,冇有作案時間啊。之前何晴她們就覈實過,上週五他的確是搭乘了那班下午四點多的高鐵去了湖州。他的車,也的確在南城火車站的停車場,足足停了快4天。湖州那邊,也有他雙向的檢票記錄。”

“嗯”,顧新城沉聲說到,“剛剛他說自己當天是著急去湖州的。但是?從咱們這兒去湖州最快捷的方式,是去機場,天上飛一個半小時就到了。而坐高鐵,需要快三個小時。還不算從市中心開車到南城的時間。對於商旅人士來說,他這個選擇,讓人難以理解。”

“那興許是人家不喜歡坐飛機,覺得高鐵出行更舒適安全呢?”沈北北說到,“光憑這麼一點,您剛剛問得那麼仔細,是不是有點兒太用力了呢?”

“你剛剛有冇有注意到他的耳朵?”顧新城突然又問到。

沈北北愣了愣,點了點頭,“他的右耳朵好像受了傷,貼著一塊mini的創可貼。”

“冇錯。我剛剛,突然想到一點”顧新城加快了語速,“之前咱們一直認為,有一個女人將鑽石耳釘遺落在了林蕭的車中。但其實,這是一種刻板印象。誰說帶耳釘的,就都是女性呢?”

啊?聽明白其中意思的沈北北一臉驚訝。

“剛纔你注意到了他辦公室裡擺放的照片冇有?”顧新城又說,“其中有幾張他以前的演出照,我剛剛掃了一眼,有幾個劇目,方寒冰都帶了巨大的耳飾。據我觀察,他的右耳是有耳洞的。”

“你是懷疑?那枚丟在林蕭車裡的耳釘,是,是方寒冰的?”沈北北這才搞清楚了顧新城的想法。

“但是師傅,方寒冰是個寸頭啊?他,他可冇紮小辮兒?”

“嗯,但是,咱們今天是第一次見他。一個多月前,誰能證實他就是現在這個樣子呢?”顧新城問到。

那倒也是。頭髮這東西,從短到長很難,可從長到短?那也隻需要一剪刀的功夫。

“那現在,咱們怎麼辦?”

“先回警署,咱們要想辦法查一下這個方寒冰。”

----------------

正說著,顧新城突然看到了一個熟人。高進律師事務所專攻民商方向的女律師,楚菲。

“楚律師?”

“顧警官,您怎麼在這兒?”楚菲也有些意外的在這兒碰到了顧新城。

“噢,我們有點小事。”顧新城也不便多說。

“明白明白,我今天來拜訪一下這裡23樓的客戶。順便送合同過來。”楚菲說到。

23樓?那不正是寒冰投資公司的所在地嗎?

“你要去找方寒冰?他跟你們所,也有合作嗎?”顧新城問到。

楚菲有些驚訝,“您怎麼知道方總?冇錯,高律師之前親自負責過,寒冰控股的一個營地開發項目。”

營地開發?

顧新城和沈北北相視一眼,該不會就是,環山路上的越野車營地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