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日,顧新城和律師同學高進相約到北城城郊的越野車營地。這裡是最近評價超火、體驗超棒的新去處。練習場地寬大,全程為山地賽道,橫跨了三個山頭。還有真人cs、射箭等項目,在這裡消磨一天的時光,會讓你腎上腺素飆升,釋放全部的壓力。

“不錯啊高進,你怎麼找到這麼個好地方的?”顧新城換上專業服,領取好頭盔後,打趣的問高進。

“嗨,之前這裡出了事兒。他們老闆找我打過官司。”高進笑笑,“現在我跟他們簽了法律顧問合同,錢不多,但是好玩啊!快,下場玩玩。”

“行啊。”

全程近8公裡的山地賽道,飛沙走石的跑完全程,至少需要一個小時。近80度的坡道,超級刺激。

顧新城和高進可真是玩嗨了。

從車上下來時,全身的胳膊骨頭都要被晃鬆了、嘴裡全是沙子。但兩人都直呼過癮。

“走,換了衣服咱們再去燒烤。”高進說到。

為了保障客人們的體驗,營地是分區售票的。此時已近中午,大家都逐漸返回餐飲區。準備補充能量後,再繼續活動。

高進和顧新城領了食材,取好炭火和噴槍,就準備開始自助燒烤了。

突然,營地入口處出現了一陣騷動。人群大量的湧了過去。

“什麼情況啊?”高進好奇的伸著腦袋張望著。恰巧看見營地的老闆丁茂,急匆匆的朝這邊跑過來。

“丁總,誒,丁總。”他連忙打著招呼。

丁茂看是他,微微減慢了腳步,“高律師!”

“這是怎麼啦?”高進問。

“哎,營地外的爛泥潭裡,發現了一部車。也不知道是什麼情況,現在我趕緊組織人,帶上繩索,過去把它拉出來看看。誒,我先告辭告辭啊。”丁茂說到。

“誒誒,您先忙。”高進連忙說到。

爛泥潭裡發現了一部車?

顧新城的眉頭猛然一皺。聽上去,這可不是什麼好訊息,像是出了嚴重的意外。

這裡是山區,地勢複雜。但大部分來營地的車,也都是提前預約好,並且被告知過安全路線的。大家駕駛時都會特彆小心。

前段時間下了好幾天的暴雨,山區窪地出現了不少泥潭,離山間大路也有段距離。就怕是有人駕駛時開小差,一把衝進了泥潭。

“哎呀,老天保佑,希望人冇事啊。”高進嘟囔著。

不一會兒,幾輛高大的越野車就從營地出發,前去救援了。

“高進,咱們過去看看。”顧新城說到。

“啊?現在?我這爐子剛點著火呢。”高進看了看顧新城,又瞧見不少人正在往門口走,於是點了點頭,“行,走,去湊湊熱鬨。看看到底咋回事?”

說罷,兩人就快步超營地門外走去。

出事地點就在距營地大門不到一千米的地方。此時,周圍已經聚集了大批的遊客。

“哎呦,真的有輛車!”顧新城他們還冇來得及走近,就聽到前麵的人發出陣陣驚呼。待他們湊近一看,果然,在一處深潭的中央,露出了半隻車尾燈,依稀可以看見,陷入其中的車漆,是紅色的。

丁茂和幾名營地員工,正在商討拉拽方案。

他們將繩索綁在兩輛吉普車的前橋,一人身捆繩索,腳踩墊板,拿著一根兩米長的伸縮棍,先往泥潭裡插。還冇到底,又接上一根繼續往裡送。

“摸找底了,不到4米!”

“誒,要不還是直接報警吧。這種活兒,非專業人士乾不了啊。”人群中有人喊到。

“就是就是。”其他人紛紛附和。

“大家不要慌,我們已經報了警,消防隊正在來的路上。但是我們丁總,以前也是消防戰士,有經驗的。不會亂救的。”一名營地員工連忙說道。

原來如此,眾人稍稍放下心來。

不一會兒,消防隊員們就趕了過來。果然,山路太窄,消防車隻能起到“壓軸”的作用。消防員們佈置好牽引繩,還是在兩輛更為靈活的吉普車輔助下,開始牽拉。

陷入泥潭中的車,逐漸露出了真身。

紅色的車屁股首先浮出泥水,然後是後車身,輪子。這時,大家纔看清楚,這原來是一輛紅色的越野吉普車。

人群中開始議論紛紛,都在猜測車到底是怎麼掉進去的。

“誒,這裡麵,不會還有人吧?”一位漂亮的姑娘問她身旁的男友,說話間有幾分緊張,但更多的是好奇。

“應該不會的。”男人目不轉睛的盯著水麵,輕聲答道,“這又不是沼澤。司機發現不對勁,也會很快從車頂天窗遊出的。也真是奇怪,這裡離大路還有個七八十米。這人怎麼會冇發現呢?”

大家都能清楚的看見,泥潭周圍冇有汽車緊急急刹後留下的痕跡。現場隻有一條筆直的,淺淺的輪胎痕跡。基本可以認為,這輛車是勻速、低速掉入泥潭的。

正說著,紅色吉普車已經被拖拽了出來。

車身裹滿了一層薄薄的泥漿。大家發現,這輛車的前後窗戶,都是緊密著的。

消防員連忙將水龍頭拉過來,“大家都往後退,讓一讓!”

噗嗤一聲,消防水龍頭被打開了。水柱噴向那輛吉普車,很快,車身就被沖洗的乾淨明亮了起來。

“啊!”一聲驚呼刺入眾人的耳膜。

剛剛那個發問的姑娘,指著吉普車的駕駛室,雙目圓瞪。

“車裡有人啊!”她驚訝的嚷道。

順著她手指的方向,大家定眼一瞧。果然,一個身穿黑色衛衣的短髮男人,臉緊貼在駕駛室的玻璃上。表情扭曲,眼睛瞪的大大的,但是瞳孔已經完全失焦。

人群開始聒噪了起來。車裡竟然是有人的?!

“完了,你們來活了。”高進拱了拱顧新城,一臉無奈的說到。

出人命了。

消防員們立刻開始疏散人群。

營地老闆丁茂也是嚇得不輕。這裡離他的營地還不到一公裡,不知道,這名死者,是不是某位預約的遊客。他連忙通知前台,趕緊在預約係統裡查一查,有冇有這輛車牌號為波c44567的紅色吉普車。

“誒,市民朋友們請退回營地,不要佇足圍觀了。”消防員們看到顧新城和高進遲遲冇有離開現場,徑直朝他們走來。

“您好,我是碧波警署的警員”,顧新城立刻從腰包裡掏出警員證,“過一會兒,我的同事們就會趕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