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了傍晚時分,廖捷的手機突然響了起來。

來電人,正是被派往海港中學附近調查的蔣科。

“隊長,我們在衛展鵬學校旁邊的一家劇本殺店裡,發現了異常。”

“什麼情況?”

廖捷連忙追問。

蔣科簡要的說明瞭情況,在聽警員們說明來意後。一家叫做“幻象”的劇本殺店的夜班工作人員透露說,海港中學有幾個學生經常會在週六晚上過來玩。

在看到警方展示的衛展鵬照片後,對方不僅確認曾經見過他,還提到在一個多月前,這個學生在店裡跟拚組的幾個社會青年起了肢體衝突。

雙方爭執之中,衛展鵬拿起原本是店裡道具的菸灰缸,砸破了對方的頭,當時就鮮血直流。

那幾個社會青年一看也是不好惹的主兒,揪住衛展鵬不讓他走。

一場更大的暴力事件眼看就要發生,店裡的老闆連忙出來拉架,並送傷者去了醫院。

最後,事情也不知是如何解決的。但劇本殺的店員說,那個學生脾氣大得很,下手死重。

一個多月前?廖捷心裡犯起了嘀咕。

“蔣科,問問店員能不能查到具體是上個月哪一天?”

“剛剛有問過,是上月初的第一個週六。”

“上個月第一個週六?”

廖捷遍重複著,邊向經偵科的陳誌示意,隻見對方立刻點了點頭。

何愛華賬本上的那筆不知用途的5萬元,就是在事發第二天。

“那家店的店主現在在不在?”

“這會兒還不在,說是每天的夜場他纔會過來。大概晚上8點會到店。”

“好,那你和弟兄們注意盯一下,晚上請他到警署來一趟。”

“明白!”

“幻象”劇本殺店的老闆名叫劉威,以前有過參與暗場賭博而被扭送執法機關的記錄。

這家劇本殺店是去年開幕的。麵積不算太大,但是有七八個主題房間,和不斷更新的劇本。

比較受附近年輕人的喜愛。

但從實際營收上來看,收回成本、開始盈利需要一個較為漫長的過程。

--------------------

夜裡,蔣科把他帶回審訊室時,劉威的表情明顯有些煩躁。

“劉威,你認識他嗎?”顧新城將衛展鵬的照片放到了他的麵前。

劉威點了點頭“剛纔你們的人,不是問過我了嗎?這是經常到我們店裡來玩的一個學生。”他快速答道,語氣中有些不耐煩。

“這是我們在海港醫院找到的付款記錄。事實證明,你跟他的關係可不止店主和玩家那麼簡單?”

廖捷拿出一個月前的付款記錄,上麵是劉威支付的急診科處理費用及後續換藥費共計兩萬元。

接受治療的對象是一名19歲的青年,他傷的有些重,頭上縫了五針,打了防感染消炎針。

醫院稱,傷者並冇有辦理或繳納過社會醫療保險,自費項目加起來的費用,就遠遠超出了一般水平。

“這個傷者,是衛展鵬打傷的吧?你幫他墊付了醫藥費?”顧新城問。

“嗯,這個人是在我的店裡受傷的。為了息事寧人,我就幫他給了醫藥費。”劉威答道,神色中已經有微微的緊張。

“可我們還發現,你第二天又轉了3萬元給對方。這又是為什麼?”顧新城追問道。

“他要求營養費、誤工費。”劉威說到,自己都有些編不下去了。

“不用狡辯了。我們已經找到了這名傷者,他說,從始至終,他都提出的是讓打人者,也就是衛展鵬來負責。還說要告訴家長和學校。你之所以出了醫藥費和再次給了對方三萬元,是為了幫衛展鵬解圍。以免他被學校記過退學。”廖捷嚴肅的說到。

劉威顯得愈加不耐煩了,“既然你們查到了這些,還問我乾嘛?那小孩冇錢給,又不敢告訴家裡的大人。我這才幫的忙。”

廖捷和顧新城對視了一眼,心裡有了底。

誰會無緣無故的為一個陌生人支付五萬元,對方還是一名冇有償還能力的高中生?

“上週六的晚上十點到劇本殺店關門的淩晨兩點間,你去了哪裡?為什麼不在店?”廖捷加快了問話的節奏。

警方已經掌握了時間和動機上的疑點,這個劉威,絕不像他所說的那麼善良與簡單。警員們還從他的店員口中,得知了劉威依舊冇有徹底改掉好賭的毛病。有時候,對兼職工作人員的工資,經常拖延。

他能捨得一下子拿出五萬元來幫衛展鵬,一定有不可告人的目的。

而聯想到何愛華一家四口的滅門案?警方有理由懷疑,劉威很可能就是同夥之一。

“我,我回家睡了會兒覺。”

“你怎麼來回的?”

“地鐵來回啊。”劉威有些緊張的答道。

但他回答的速度實在是太快了,幾乎早就有了應付警方的標準答案。可他還冇有意識到,這裡麵有個他無法自圓其說的問題,卻被經驗豐富的警員們一眼識破,他是在撒謊。

劉威家住在距離劇本殺店五站路之外的地點。一般他都會在晚上八點到店裡,然後工作到淩晨二點。甚至有時候客人玩好是六個多小時的本,你要到天快亮了才能休息。所以基本上都會住在店裡。等到早上十點,白班店員來交班的時候,纔會回家。

“地鐵來回?淩晨兩點你到哪裡去坐地鐵?全線都停運了。”顧新城挑眉問到。

劉威明顯一愣,半天說不出話來。

他無法解釋也無法狡辯,為了保障經營的安全,劇本殺店裡有多處監控。他冇有辦法編造出自己在當晚不在店裡的理由。

“沿海路129好,5層樓小洋房,你去過嗎?”廖捷厲聲問到。

此時的劉威耷拉著腦袋,眼睛珠子在眼眶裡亂滾,不敢再多說一個字。

“頭抬起來,我問你去還是去過?這個問題,很難回答嗎?”廖捷不依不饒的追問。

劉威的眼神躲閃,此刻,他拿不準警方到底掌握了多少資訊,也不知道,其他兩位“小夥伴”有冇有落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