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愛華的生意是越做越大。

從最初的幾個人發展到了十幾人再到幾十人,再到如今300多人的規模型企業。

她買了車、蓋了那棟令人豔羨的5層小樓,又先後把兩個孩子送入了重點中學。外頭人人都誇自己的大女兒有本事,何家父母也終於放下心來,重新接受了她和大女婿魏子韜。

“媽,你勸勸爸,就搬來跟我們一起住吧。家裡房子那麼大,不缺你們兩間屋。”何愛華說。

“誒,你爸爸倒是想過去住大房子,是我不願意~那麼多人住在一起,我不習慣。再說了,你公公剛走,他都冇享到這個福分。我們現在過去住,多不好啊~我怕你婆婆她,心裡會不舒服啊。”何母兩眼笑咪咪的說道。

何父連連點頭,“就是就是,咱們家這房子,小是小了點兒。但現在就你媽跟我兩個人住,也是足夠了。畢竟,哪裡都冇有自己的狗窩住的舒服啊!”

何愛華笑道:“哎~你們怎麼有這麼多的顧忌啊。建房子的錢,還主要是我掙的呢。你們過去住是天經地義,誰也不會多說什麼的。”

何父急忙擺手,“誒誒誒,你可千萬不要在子韜和他媽麵前說這樣的話啊!錢,雖然是你掙得多一些,但是這裡麵也有人家子韜一半的功勞。要不是他把敏敏和棟棟帶的那麼好?你的家恐怕早就雞飛狗跳了。

再說了,男人嘛,都是好麵子的。你彆搞得自己在家像個女皇似兒的!”

“那不能”何愛華說,“我可是一直都很尊重他的。誒,老爸老媽,你們還記不記得,當年,你們還很不看好我們家子韜呢?~”

何母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那都是過去的事兒了。你是不知道,當年你爸發現你把戶口本偷走,去跟魏子韜打了結婚證,他氣的一晚上冇閤眼啊。就坐在那個小陽台上,一根菸一根菸的抽。

這世上,哪會有父母不希望子女過得好的?隻不過是怕你們年輕時走錯了路,以後就要受苦咯......還好還好,你們兩姊妹,現在都好好的。”

“好了好了,我就是開個玩笑,逗逗你們。那搬家的事情?咱們就再議吧。什麼時候你們想過來住,隨時歡迎。我家裡的房間,真的是很多啊....”何愛華有些跟媽媽撒嬌的說到。

何母樂的直拍手,“哈哈,知道了。我們想去看敏敏和棟棟的時候,就告訴你。要不就等他們放暑假的時候,我們過去蹭蹭空調?”

“行啊,就這麼說定了~”

溫馨的對話彷彿就在昨天,可一切都已經被那場慘無人道的命案,給徹底摧毀。

今年夏天、明年夏天,魏家小樓裡,永遠都不會再有這一家子的歡聲笑語了。

-------

碧波警署大樓內,此刻正燈火通明。

“特調組”警員們從各處歸隊,將各自最新的調查結果,一一彙總。

蔣科他們再次去到了“敏棟水泥廠”,見到了衛東。

但對方對警方的不斷追問,表現的不動聲色,對於案發當晚及第二天淩晨自己的行蹤,也能回憶出各種細節。

包括當晚的星空頻道裡,在夜裡11點半鐘正在播放一部老式港台劇。他都能清楚的複述出劇情和人物。

要麼,就是他太擅於偽裝、心理素質強大。要麼,他說的確實是實情。

在多方交涉下,警員們這次得以進入到何愛華生前所使用的總經理辦公室,並在行政人員的陪同下,翻閱抽屜裡的檔案。

何愛華的辦公室裡有一個保險櫃。

她的手下老將徐雅麗竟然也知道密碼,“愛華姐隻是將一些鑰匙、賬本和公章印鑒放在這裡,冇有什麼貴重的財物。公司裡,應該也隻有我知道密碼,以備不時之需。”

保險箱被打開後,警員們帶上乳膠手套,開始清點與覈對相關物件。

果然正如徐雅麗所說,保險櫃裡並冇有什麼值錢的東西。但是,從何愛華生前的賬本中大家發現,她為人確實是很細緻精明,公司裡就算是汽車去加油、市裡有什麼資金可以申請,小到公司裡的一鎖一磚,隻要是有支出的地方,她都詳細記錄了類目、金額以及時間。

警員們還發現,幾大本賬本裡有的地方還被打上了紅圈。

“這是愛華姐做的記號。有些支出過於頻繁,或者遠超市場價格的地方,她就會看的特彆仔細。”徐雅麗解釋道,

“這種情況,就是企業運行中的異常。往往經過細緻的調查後,真能找出一些管理上的漏洞。我們是做工廠的,成本控製是最最重要的核心環節。”

“那產品的質量呢?”蔣科好像想到了什麼,突然反問道。

“產品的質量當然也是最重要的。不過,去年春天,愛華姐斥巨資更換了廠裡的設備。咱們的構件質量,在碧波排第二的話,就冇人敢排第一了。”徐雅麗語帶驕傲的說道。

“這麼厲害?看來,你們老闆確實是很懂生意。”蔣科喃喃到,“但是她記錄的這麼詳細,想必,平時也冇有少找大家的麻煩吧。管理層裡,就冇有人對她不滿嗎?”

“不滿當然是有的”,徐雅麗連忙說到,“就連我,有時候也會覺得愛華姐,應該提提我的薪水了。但是她總是讓我再等等,直到今年春節後,她突然給我了一筆獎金,我才意識到,她不是真的摳門。而是把獎賞的時間拉得更長了一些。”

“那筆獎金,很多嗎?”蔣科追問道。

徐雅麗點了點頭,冇有說出準確數字,但是從她的表情和一直以來維護何愛華的表現來看?獎金足以令她滿意。

受到啟發,蔣科連忙打電話給經偵科,希望同事們趕緊幫忙查查,在今年春節過後,何愛華還給哪些人,發過高額獎金。

“徐姐,我再跟您打聽一下。那個,搞質檢的衛東,在公司裡乾的怎麼樣啊?”蔣科壓低聲音問道。

“衛東?”徐雅麗有些發愣,“他怎麼了?質檢工作,就是對著我們的出場標準清單,一一檢查有冇有漏掉或不合格的。隻要是認真負責就可以了。衛東來這裡的時間還不算長,工作表現嘛,無功無過咯。”

“這麼說,你好像不知道,衛東是何愛華的妹夫呀。”蔣科確認道。

“啊?妹夫?”徐雅麗一臉驚訝,“這,愛華姐還真是冇有提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