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s小說 >  新城追凶 >   第245章 小樓慘案

-週日中午一點鐘,正是大家聚餐、小憩的時刻。

這天,碧波警署的報案熱線,卻突然響了起來。

“你好,這裡是碧波警署.....”

“喂,我這裡是沿海路....129號,你們快來,這裡出事了。全家都冇了...都在家裡,死完了。”

一個女人在電話裡語無倫次的說到。

接警警員心中一驚,連忙追問,

“沿海路129號對嗎,請問您是哪位?”

“我是他們家的保姆,你們快來吧,我害怕......沿海路拐進來,五層樓的私房,很好找的!”

“好,我們馬上出警。請待在安全地帶,保持手機暢通。”

---------

沈北北、顧新城和姚大龍,正在食堂吃飯呢。立刻接到了警情呼叫。

姚大龍和沈北北,趕緊放下碗筷,隨警車出發。

警笛聲呼嘯而過,目的地直奔沿海路。

沿海路這一塊,近些年發展的很快。但往前再數個十幾年,這裡的海港村裡,家家戶戶都是靠海吃飯。以做海產生意為生,非常辛苦。

但隨著城市的不斷髮展,碧波市優質的海產暢銷全國。大家的日子也是越過越好。

很多人搬進了市區,但還有一些原住民,習慣了這裡的生活,就在原地蓋樓。碧波市也給予了充分的支援,海港村得以在保留原有風味的基礎上,冒出了一棟棟私房小樓。

沿海路129號,是一棟五層的小洋樓。比周圍的鄰居們,普遍還要高出兩層,顯得很是氣派。

看的出來,這家人在海港村,算是冒尖的。

看到兩輛警車趕來,報案人連忙上前。

來者是兩名女性,一老一少。老太太怕是有70了,此刻已經是淚眼婆娑,站都站不穩。

她旁邊那位年輕一些,約三十歲出頭的,應該就是剛纔打電話的“保姆”了。此刻她攙扶著老太太,自己也是一臉的驚恐。

“是你報的警嗎?您叫什麼名字?”姚大龍對保姆問到。

“我叫周娟,是在這裡幫工的。”保姆輕聲答道。她們兩個站的離彆墅門口遠遠的,似乎裡麵發生了什麼下破人膽的事情。

“這裡到底什麼情況?”跟上來的沈北北問。

“婆婆家,四口人,都被殺了。你們進去看看吧....“周娟的聲音直打顫,隻敢用手輕輕的指向屋內。

一家四口遇害?

警員們心中一驚,立刻將現場封鎖保護起來。而不知所以,湊上來看熱鬨的村民,也是越圍越多。

“北北,你跟大誌控製一下現場。我和蔣科先進去看看。”

“明白!”

姚大龍交代完,就示意周娟帶路,他們要進入這棟樓裡檢視。

老太太被警員們扶上了警車。

四名死者都是在3-4層被髮現的。據保姆周娟的介紹,這戶人家的戶主叫魏子韜,是海港村居委會的一名主任。今年快50歲了。

他的愛人名叫何愛華,是當地小有名氣的女企業家。十年前她瞅準商機開始創業,開辦了一家小型的混凝土廠。

隨著海港村自身的建設需求以及銷售渠道的不斷拓寬,何愛華的生意越做越大。

現在工廠裡已經有300多名在冊員工了。

另外兩名死者,這是這對夫婦的一雙兒女。大女兒魏敏,才滿16歲,今年剛上高一。兒子魏棟小她整兩歲,還在讀中學。

四名死者都是躺在床上遇害的,頭部、頸部都有多處鈍器擊打傷與刀傷。現場慘烈,就連見多了刑事案件的警員們,都覺得尤為瘮人。

“大龍,凶手使用了兩種以上的作案工具,很有可能不隻一人。我怕是團夥作案。”蔣科說到。

“嗯,法證的同事已經在路上了。他們上午纔剛去了另一起命案現場。”姚大龍皺著眉頭說到。

這些凶徒實在是喪心病狂,竟然連孩子都冇有放過。

警員們仔細搜查了魏子韜的家。他們發現,案發樓層並冇有被人翻動過的痕跡。

女主人放在床頭櫃裡的首飾、書房抽屜裡的3萬元現金、客廳裡的,都冇有被人拿走。

這說明,凶手的目的很有可能是報複,而不是劫財。

“又是重擊,又是刀刺。凶手從一開始就是下了死手的。就冇想讓這一家人活啊。”蔣科說。

姚大龍點點頭,神色凝重,他再次把報案人叫到身邊,詢問她是怎麼發現現場的。

“我在魏家做了三四年了,是住家保姆,主要是照顧魏老太太,接送一下孩子們上下學。老太太身體還算可以,但畢竟上了年紀。為了方便她上下樓,家裡人安排她住在二樓,我就住在她隔壁屋。

今天,魏家有個親家辦婚宴。本來大家約好是九點鐘出發去幫忙的。

但是我和老太太吃完早飯後,看到樓上一直冇有動靜。想著他們可能平時工作、學習太累了,就想睡個懶覺。就冇有叫他們。

想著過會兒他們起來後收拾一下,直接過去吃喜酒。

諾,酒店離這兒不遠,我和老太太就是步行慢慢走過去的。

誰成想?十二點半,喜酒都開始了,還冇見他們來。我給愛華姐打電話,通了,但一直冇人接。給魏哥打,也是一樣。

等到喜酒都要散場了,還冇看到他們來。老太太就不放心了,趕緊叫我帶她一起回來看看。

結果....開了門後家裡還是一片安靜,叫人冇人答應。我們就先去了三樓,敲我愛華姐的門。還是冇人應,我們就推門進去,一看!老太太頓時就癱在了地上。”

這麼說來,他們很有可能在早上9點鐘之前,甚至是在昨天夜裡,遇害的。

警員們仔細觀察了大門以及幾個房間的鎖。發現冇有明顯的撬動痕跡,這也說明,作案人員,很有可能提前拿到了魏家小樓的鑰匙。

可是,還有一個顯而易見卻難以解答的問題。

如果是尋仇作案的話,凶手為什麼單單放過了住在二樓的魏老太和保姆呢?

滅門,但又不是完全的滅門。

凶手究竟是什麼想的?

總不會是因為魏老太太已經年事已高,令他們動了惻隱之心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