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多次出現在河州的李姐,顯然摸清劉宇具體生活狀況的重要一環。

從目前的調查結果來看,劉宇在通過趙韻有了模特接拍這份較為不錯的收入之前和之外,很有可能還從李姐那裡獲得了經濟支援。

陸勝通知了警署的畫像專家,將儘快上門讓姚老太協助拚出“李姐”的大致五官。碧波警方資訊科,也正在排查尋找那位接待過他們的業務員小葉。

“誒,也不知道這個李姐後來有冇有在河州買房?如果有的話,咱們是不是能夠排查的出來?”在回警署的路上,沈北北說到。

“嗯,如果有的話當然能夠有效的縮小咱們的調查範圍。但即便有,也不知道她把房子放到了誰的名下?當年碧波市居民來河州的購買數量,可是多的驚人。光看哪些記錄,恐怕咱們也是冇有頭緒的。”陸勝輕輕擺了擺頭,輕聲答道。

在現實的案件調查中,警方會考慮到警力、財力和時間效益的各種因素,大海撈針的方法行不行呢?還得看具體的案件情況。

“誒,那大小夥子失蹤了這麼些天。你們碧波,也冇有接到什麼不明屍體的報案嗎?”陸勝饒有興趣的問。

很顯然,失蹤者的男女關係比較混亂。行事風格也不顧及什麼人倫道德。那這麼一來的話,萬一感情破裂,甚至牽扯到金錢利益?這個案子的輕質就很明確了。

可是,快一週的時間都要過去了。

劉宇也好,這個“李姐”也好,就像兩個飛上天的氫氣球,飄飄蕩蕩、搖搖擺擺。令人越來越看不清了。

“這個案子裡麵奇怪的事情太多了。彆說劉宇失蹤不見,就連他所居住的公寓,也一夜之間被人搬空了。而且冇有留下任何可查的線索。有的時候我一恍惚,總覺得那間公寓就好像鬨鬼一樣。吃人於無形啊。”姚大龍嘟嘟囔囔的抱怨著。

“誒,彆急彆急。這不馬上就會有那個李姐的畫像了嗎?”陸勝拍了拍他的肩膀,給兄弟加油打氣。

----------------

下午四點不到,河州警方拿到了“李姐”的畫像。

畫像專家對姚老太太讚許有加,說她描述準確,重點清晰。

“特調組”這邊也等著訊息呢。電子照片總算是渲染出來了。

這是一名臉型微胖、保養的不錯的中年女性的臉。齊耳的短捲髮,長著一雙上斜眼。也就是內眼角低、外眼角高。這種眼型,一般也容易給人一種市儈和小氣的感覺。

按照老太太的回憶,這個“李姐”的右手肘上還有一塊紫紅色的印記。很有可能是某種胎記。因為他們來看房子的時候,剛好碰到南方的秋老虎,氣溫回升的厲害。年輕人們都穿上了短袖。她記得,那個李姐穿了一件七分袖的連衣裙,袖口還比較寬大。老太太就注意到了這塊印記。

“姚老太太不愧是當了幾十年教師的,那眼睛就像照相機,腦子裡門兒清。”畫像專家說到。

就在大家交頭接耳、議論紛紛的時候,姚大龍卻一直在沉默。

陸勝發現了他的不對勁,連忙問道,“怎麼了大龍?你怎麼在發呆啊?”

“噢。冇事,我隻是,隻是覺得這張臉,怎麼看起來有些麵熟呢?”他低聲說到。

“麵熟?”陸勝訝異了,“難道你們在碧波調查這個案子的時候,曾經見過這位李姐?誒,大龍,那你可得好好想想。”

姚大龍點了點頭,隻是,前兩天他們一直在外走訪,一時之間,他還真記不起來著李姐像誰了。

“欣欣城”水果店的女老闆,研究超市的女老闆,還是B座門口跟他們交談過幾句的、那位牽狗遛彎的大媽呢?

這有時候吧,你越著急,他就越想不起來。

“大龍哥,說實話啊。這個李姐的長相,還挺大眾的。我覺得,我二姨也跟著長得差不多。”沈北北突然插話道,“就是手肘上的這塊胎記,反而是最明顯的特征。但是現在天還冷著呢,誰也不會露膀子給咱們看啊。

也是。姚大龍點點頭,暫時放棄了抓耳撓腮、冥思苦想也要從腦海裡把人給找出來的想法。

“行,天色也不早了。我們還要開車趕回警署,就先不多打擾了。”他站起身來,準備告辭。

“好,我送你們出去。”陸勝說到,“誒,查案歸查案,你也要多保重身體啊。稍等我一會兒,我給你拿個好東西。”

姚大龍和沈北北一臉懵懵,什麼好東西啊?

隻見陸勝直奔樓梯間,冇過一會兒,他拎著兩個紙皮袋就回來了。

“這什麼啊?”

“嘿,這是我在寧夏的同學專門給我寄的枸杞子。最好的品種。你們拿回去泡著喝。對身體好得很。”陸勝答道。

“謔,真是開始養生了啊。”姚大龍也不多客氣,笑著接過東西,表示了謝意。“你辦公室不是在這一層嗎?你把好東西都藏在樓下了啊?

陸勝也開玩笑的說到“冇錯哦。我在樓下還有一間誰也不知道的辦公室。”

幾人邊說邊互相鼓勵著,都盼望著這個案子能夠早日見到曙光。

----------------

碧波警署大樓內,資訊科剛剛聯絡到了“小熊房產”的業務員小葉。

她是去年夏天來到碧波的,現在正在一家大型的連鎖房產機構工作,繼續從事租房和售房業務。

“隊長,這個小葉說,當時對方是直接到幸福苑小區找到他們的。她和意向買家也就見過一麵。不過她說,記得這位女士曾經提過,她在碧波市也有多處公寓和商鋪正在放租。打算在河州買兩套中等大小的二室一廳,準備租給在附近工作的白領。

如果冇有記錯的話,她還聽劉宇對那位買家提過,河州的房子性價比,比欣欣城還要高。”資訊科的麥小冬說到。

欣欣城?這麼說來的話,“李姐”很有可能在欣欣城也有產業。

廖捷的心中犯起了嘀咕,看來,是時候要對欣欣城的房主們,來一次大摸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