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案情會過後,警方立刻開始尋找劉宇那幾個朋友的下落,以期能夠進一步摸清劉宇在碧波市的經濟來源與社會關係。

第二天一早,蔣科就跟碧波市服裝協會聯絡,希望對方協助篩查最近有拍攝羽絨服廣告的廠商。有兩家中小體量的服裝品牌商先後表示,給他們拍攝商品海報的模特,很像欣欣城監控中的那對年輕男女。

這兩家服裝公司都在紅海時尚園區辦公,據說,那兩名模特還是紡織大學的學生。他們經常會利用課餘時間,充當平麵模特來兼職賺取生活費。服裝公司還說,模特招募需求他們是發到了園區的內部群裡,這些模特也都是一名叫做【演出經紀小泰迪】的人,推薦過來的。

對方會加服裝公司的賬號私聊,瞭解企業的拍攝風格和需求後,負責約好攝影棚和模特。定好時間,開始拍攝。

這些照片隻是簡單的成品展示,並不是封麵大照。拍攝要求並不算高。一次上新大概一天要拍完50多套衣服,一套衣服平均要給模特兒80塊錢。平均每人每天就是4000多元。

每個服裝品牌差不多一個月需要至少一次拍攝,但是整個紅海時尚產業園裡,有200多家服裝企業和設計公司。整體需求還是蠻大的,演出經紀也算是一項成熟的產業鏈了。

“接到我們的通知後,今天這兩家服裝公司都試著聯絡了【演出經紀小泰迪】。但對方冇有迴應,我們找到了最早拉該號碼進群的人。趙韻,27歲,目前是一家時裝設計工作室的創始人。她的工作室,也在紅海產業園。”資訊科的何晴彙報道。

“好,辛苦了”廖捷轉頭對姚大龍說,“大龍,帶個人,親自到紅海產業園去看一看。”

“是!”

-------------------

早上十點,紅海時尚產業園裡的人纔開始陸陸續續的多了起來。

這片產業園鬨中取靜,是從約10萬平方米老廠房改造而來。園中街區保留了原有的紅磚紅牆,所以名為紅海。

趙韻的原創設計工作室在第二街區,是一座兩層的小樓。一樓是展廳,二樓是工作室。

“有人嗎?老闆在不在”打頭的姚大龍輕輕推開落地玻璃門。

展廳裡的裝飾燈已經亮了。看來應該有人來了。

“有人的。”一個溫柔的聲音洋洋盈耳,就看到一個身材高挑、姿容靚麗的年輕女人從二樓匆匆下來。

看到來人是兩名警員,她有點發愣“你們是?”

姚大龍迅速出示了證件,看著女人不解的眼神,他說“不用怕,我們是來調查一起失蹤案的。你是這裡的?”

“哦,我是這裡的主理人,我叫趙韻。”女人答道。

原來她就是這裡的老闆。

“這兩個人,你認不認識?”姚大龍首先拿出那對帥哥靚女的照片。女人接過來仔細看了兩眼,點了點頭“認識,他們是紡院的學生,我的師弟師妹。”

姚大龍又問道“那,演出經紀小泰迪是誰?你知道嗎?”

聽到這個名字,趙韻似乎有些屏氣斂息。

“你認識他嗎?”姚大龍追問到。

“嗯,認識的。他是我的,朋友。”趙韻輕聲說到。

“他叫什麼名字?”沈北北有些著急,連忙又問。

“劉宇。”趙韻答道。

姚大龍和沈北北交換了一個眼神,人找到對了。她和劉宇果然認識。

“昨天我們接到報案,劉宇的家人聯絡不到他。你知道他現在在哪兒嗎?”姚大龍問。

趙韻搖了搖頭,“我們有段時間沒有聯絡了。”

“有段時間?具體是多久。”姚大龍又問。

“有,半個月了吧。”趙韻輕輕歎氣“這陣子,我確實冇再跟他聯絡過。你們再問問彆人吧。”

不知怎的,警員們觀察到,趙韻的神情有些悲切。

聽說劉宇失聯,她既不訝異,也不好奇。似乎根本不想知道他的相關訊息。

“不好意思,劉宇已經失蹤5天了。請問,你跟他是什麼關係?”沈北北開啟了正題。剛纔進門後,他看到桌上放著這家名為“Yun”的工作室簡介小冊子。他隨手翻看了幾頁,發現這個趙韻,是國內小有名氣的新銳設計師。

去年還拿下了一個很有分量的設計大獎。她畢業於碧波紡織學院服裝設計係,畢業設計曾經拿到專業第一,也曾在國內最知名的服裝集團擔任過設計師。三年前,她回到碧波,成立了自己的服裝品牌。

這樣一個人,跟在髮廊洗頭、開網約車的劉宇,圈子不在一個層次上。他們怎麼會認識的呢?

趙韻把他拉入紅海產業園的內部群,相當於是幫劉宇做了個背書,讓他可以在群裡找活、接活。甚至,她應該還把自己在紡織學院的人脈資源,也介紹給了劉宇。

由此可見,他們之間的關係,並不一般。

“我們,算是曾經合夥了一段時間。但是大家理念不合,冇辦法長久合作下去。大概兩週之前,我們徹底結束了合作關係。”趙韻答道,聲音溫溫柔柔的。

“噢,恕我冒昧。你是怎麼認識劉宇的呢?你們,是不是也曾經是戀人的關係。”姚大龍瞧她遣詞造句都十分謹慎,忍不住追問到。

趙韻點了點頭,算是默認“機緣巧合吧,之前他開網約車的時候,我們認識的。當時我覺得他外形條件不錯,開玩笑說他可以到產業園來當模特兒。他一下子來了興趣,我們互換了聯絡方式。

再後來,他真的來拍照了。還說要感謝我,請我吃飯。時間久了,我們就走到了一起。不過,現在,我是徹底跟這個人沒關係了。很抱歉幫不了你們。”

“明白了。最後一個問題。請問你最近一週,冇有到過欣欣城?”姚大龍神情嚴肅的說到。

“冇有。我就住在這附近。平時不是在家,就是來工作室。尤其是,馬上要有一個重要的展出,這兩週,我還有好幾天,就是在樓上的工作室睡了幾個小時。”趙韻答道。

“有誰可以證明嗎?”姚大龍問。

“再等一會兒,我的助理設計師就會到了。她應該可以幫我證明。還有,一樓展廳是有監控的。如果真的需要,你們也可以調查。”趙韻不卑不亢的答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