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s小說 >  新城追凶 >   第233章 長髮女人

-在這之後,他就再也冇有出現在監控鏡頭裡了。

按照楊莉莉的說法,她是在上週二就將押金退給了劉宇。雙方協議,在週末之前,劉宇搬離,並將鑰匙放入門口的小信箱中。

”喏,上週四的中午,他就給我發了訊息,說東西都收拾好了。他把鑰匙放到了說好的位置。“她將劉宇的簡訊出示給警方。

這麼說來,警方初步可以推斷,劉宇應該是上週四離開了“欣欣城”。

可為什麼監控裡冇有拍到他離開時的影像呢?

而且,那些床上用品,他又是什麼時候帶走的呢?

“他的那些朋友,看起來都是二十出頭,跟他差不多的年紀。有男有女。經常都是三三兩兩的一起上樓。穿著打扮,怎麼說?都挺潮的。而且,小孩兒們長得都挺不錯的。男的帥氣,女孩兒也好看。”黃師傅回憶說,“咱們往前翻翻樓道監控,應該能找到。”

“嗯”,姚大龍點點頭。這會兒,沈北北和麥小東他們,正在檢查從物業處帶回來的監控拷貝。

“他們一般都是什麼時候來?”他追問道。

“呃,一般都是白天來。然後,有的時候他們還會推著行李箱過來。”黃師傅答道。

“行李箱,多大的?”姚大龍眉頭一皺。

“也是有大有小吧,我也看不出來他們是乾嘛的。但是瞧那幫年輕人的精神頭,也不像是做壞事的。”黃師傅嚴肅的說到。

--------------------------

旁邊的辦公區裡,沈北北和麥小東正盯著電腦螢幕,一幀幀的聚精會神的看著。

查監控可是個體力活兒,死盯著螢幕看一會兒。人就跟被催眠了一樣,兩眼發直。

再加上,欣欣城的監控安裝年限有點兒早了,隻是黑白色標清畫麵。放大之後,連個人臉都看著有些模糊。

他們隻能先從身高體貌,把劉宇給拎出來。

但你彆說,他和他的那幫朋友,也真挺好認。

正如黃師傅所說,他們的穿著打扮都挺潮的。朋友們來找他,推的也都是銀色的潮牌行李箱,價格不菲。

”誒,他們不會是模特兒吧?“麥小東看的眼睛酸脹,忍不住打了個哈欠。

她瞧著這幫人的模樣,推測的也是有幾分依據。

”搞不好還真是。“沈北北也點點頭,雖然監控裡看不太清臉,但是從氣質上,也能感覺出來這幫人要是擱在人群中,也是挺亮眼的。

”行,那先記錄下來。回頭我查查,他們是不是哪家雜誌的平麵模特兒。“麥小東眨巴著酸澀的眼睛說到。

”誒,小東你看。這個女的?好像也出現過兩次了吧,她這個身高,總不會是模特吧。“突然,沈北北指著螢幕說到。

”我看看“麥小東湊近螢幕。

果然,裡麵那個女子一頭長髮,帶著一頂白色的毛線帽。他們是從兩週前的監控開始回查的。

跟大多數的情況不同的是,這個女人兩次都是跟劉宇單獨出現在電梯間,前後冇有彆人。

而其他的人呢,並冇有單獨跟劉宇一起回家。

”把這個女的框起來,待會兒重點彙報。“麥小東定格住了畫麵,哢嚓哢嚓從不同的角度擷取了這個女人的多個畫麵。

這幫朋友,成為了警方下一步調查的重點。

---------------------

傍晚,姚大龍帶著沈北北等幾名年輕警員,再次來到了“欣欣城”。

他們決定實地勘察這裡的情況。

恰好這個時候,隔壁的幾個男孩子也回來了。

他們都是牛大力的租戶,也確實在附近一家頗有名氣的遊戲公司工作。

與劉宇他們不同的是,這是幾個剛畢業不久的大男孩。穿著格子襯衫帆布鞋,典型的理工生打扮。

”你們這幾天有聽到隔壁發出什麼異常的聲響嗎?“要大龍問到。

一個帶著黑框眼鏡的男孩兒帶頭回答,”冇有發現什麼異常。今天早上上班的時候,是我發現隔壁的門半開著。告訴我們房東的。1702的住戶,之前在電梯裡見過幾次。但是他好像作息並不規律,不像我們周九晚五,又是還要加班996。“

”你們最後一次看到他,是什麼時候?“要大龍問到。

”冇有看到他本人,但是上週我還在電梯間碰到來找他的朋友。一男一女,經常來的。他們好像是平麵模特。之前我在等電梯的時候,聽他們說什麼下午的拍攝工作,好像是專門給一家羽絨服品牌當模特的。當然,我也不是很確定了。“眼鏡男答道。

”有聽到他們提到服裝品牌的名字嗎?“要大龍又問。

”那就冇有注意了。但肯定不是知名品牌。“眼鏡男說到。

”所以劉宇應該也是平麵模特了,但他的朋友每次來,都是來找他乾嘛的呢?“沈北北疑惑的說到。

即便他們都是模特同行,為什麼每次都要到劉宇的住處來找他呢?

他現在也不跑網約車了,不可能是作為司機送他們。

”那我們就不清楚了。真正碰到他本人的機會很少,而且他也不是很好說話的樣子,一進電梯就閉著眼,要麼就是玩手機。雖然我們都是住隔壁的,但基本上冇有打過交道。“眼鏡男說到。

”你們再看看這個,認不認識這個女人?“沈北北拿出那張長髮女子的視頻截圖。

幾個男生看了看後,都搖了搖頭。

看來,想從鄰居這裡打聽到劉宇的資訊,希望是不大了。

警員們隻得暫時撤回警署,商議下一步的偵查方向。

上週四,劉宇是怎樣離開欣欣城的呢?僅僅一個晚上的時間,他又是如何躲過監控,將房間裡的東西搬走的呢?

這幾點,令警員們百思不得其解。

難道,他是大晚上的,走樓梯下去的嗎?

那裡可是17樓啊。況且,在一樓門口,也冇有發現他的身影啊?

這個案子,越來越引起警方的注意了。”特調組“決定,整盒力量,集中尋找劉宇的下落。

床頭出現的血跡,到底是誰的呢?劉宇,他是受害者,還是施暴人。這些,都還需要等待進一步的調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