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s小說 >  新城追凶 >   第232章 床頭血痕

-看著這乾淨的不正常的屋子,警員們的心裡起了疑雲。

“我哥,他以前,冇有潔癖啊。”張強也直犯嘀咕。

聽他這樣說,警員們仔細檢查了房子的邊邊角角。

“快看這裡。”一個警員指著臥室的牆麵說到。

另外一名警員和屋子裡的其他人,連忙順著他指的方向看去,隻見整塊光潔的乳膠漆牆麵上,有兩塊手掌大小的脫落。

邊緣深淺不一,看上去像是有人故意用剪刀之類的利器,多次刮下來的。

“哎呀,這是怎麼搞的?”房東楊姐有些心疼的輕撥出聲,這房子去年租給劉宇之前,剛剛做了一次喚新。

牆麵上都是請的品牌專業人員來塗刷的,冇可能短短一年時間就出現掉牆皮的情況。

“趕緊向警署彙報,派法證的同事來看看。”年長的警員說到。

楊姐和黃師傅麵麵相覷,張強也惴惴不安。

法證?我勒個乖乖,難道警員們是在懷疑,這間屋子裡,出了什麼事嗎?

----------

接到通知後,法醫處秦子恒和老胡被派到了現場。

一進門,老胡就皺起了眉頭。

他是老法證了,跑了不知道多少個罪案現場。多年的刑警工作,還讓他練就了一個絕活。

他對氣味特彆敏感,就跟香水調香師一樣,什麼血水、漂白劑、強酸,隻要現場有那麼一絲絲的味道,他都能率先發現,素警隊有“狗鼻子”的稱號。

“我去,這是用了多少重油噴霧。快把我給熏死了。”老胡忍不住從包裡掏出一隻醫用口罩,戴在臉上聊做安慰。

“胡歌,什麼重油噴霧?這是空氣清新劑的味道吧?”秦子恒看著他那忙手忙腳戴口罩的樣子,忍不住說到。

“哎,就是重油噴霧,廚房裡用來溶解頑固油漬和清晰油煙機的。我老婆之前就用的這個牌子,熏死了。”老胡輕輕翻了翻白眼,“行了,咱們快點做事吧。”

“嗯”

兩名法證人員首先來到了臥室,找到了那兩塊牆皮脫落的位置。秦子恒仔細觀察了一下位置關係。

這兩塊脫皮處,正好位於床頭的斜上方。如果牆皮是被人有意剷除的話?那他應該是半跪在床上完成的。

“胡歌,先做個血跡測試吧。”秦子恒說到。

老胡默默點頭,已經取出了紫外線燈。

他們拉上臥室的窗簾,房間裡頓時暗了下來。

"這裡!還有那邊!"

老胡立馬出聲。在兩塊淺坑的周圍,他們找到了一些噴濺狀的血珠痕跡。

有人曾經擦拭過牆麵,抹去了這些細小的血珠。

而那兩塊被人為刮落的牆皮上,原先必然是有更大片的血跡。

而在床沿底下的地麵上,也發現了一條由大小血珠組成的血流。

“開放式傷口,噴射型血跡。地麵痕跡,應該是傷者想要逃離時,滴落的。”秦子恒皺著眉,低聲說到。

這間屋子裡,肯定發生過暴力事件。但屋子被收拾的太乾淨了。特彆是所有的床上用品,都已經被清理帶走。讓人無法準確判斷,傷者的傷勢到底有多嚴重。

但血跡是不久前留下的。

聯想到之前被報失蹤的劉宇?警員們心裡打起了小鼓。

“小秦,給廖隊先回個話吧。這案子,估計有得查了。”老胡建議到。

“嗯。”秦子恒輕聲應道。

--------------------------

張強、楊姐和黃師傅都被請到了警署大樓。

“特調組”資訊科的警員們已經跟幾家網約車平台聯絡確認過,失蹤人員劉宇,的確曾經註冊為網約車司機。但乾了不到半年,他就登出了登記用車。也就是說,他冇有再營運過網約車業務了。

這令他的“小弟”張強,感到十分不解。

“你們說我哥早就不乾網約車了?不對吧,那他的錢,都是哪兒來的呢?”他問到。

之前他就說過了,劉宇經常請他吃飯喝酒,算是變著法兒的接濟他這個混的不怎麼行的小弟。再加上,他所租住的白領公寓,房租可並不便宜。

一直以來,他倒是真的挺羨慕劉宇的。還曾經一度也想去學個車,考個駕照。

”楊莉莉,劉宇有冇有拖欠過你的房租?“負責錄製筆錄的姚大龍問道。

房東楊姐搖了搖頭,”冇有。按照協議,我們的房租都是每季度一收,押一付三。這個小劉從來都是準時支付的,押金我也退給他了。付款記錄,我這兒都能查的到的。“

她拿出手機,打開支付軟件,向姚大龍展示著與劉宇的往來記錄。

的確,這一年來,劉宇的確是按時付款,從未延遲過。

”那你知不知道,他具體是做什麼工作的?“姚大龍又問。

”這...他租我房子的時候,說自己是開網約車的冇錯。我也看他開過一輛白色的小車。再後來,我也冇有打聽過了。哎,他是租戶,能夠按時把房租打過來就行了啊。我問那麼多乾嘛呢?“楊莉莉答道。

她的臉色有些發綠,神情可不好看。因為今天這事兒夠讓她心煩的了。

家裡那口子是個脾氣厲害的人物。要是聽說1702室真的出了什麼人命案,首先第一個就要怪她,租房不會看人的。

可是?”欣欣城“的公寓,說是緊俏。但隻有他們這些有多套房的房東才明白,租金可不便宜,對很多年輕人來說,就是一道坎。

再說了,招租的房東可不少。競爭也是有的。有人來租,就不錯了。還問那麼多乾嘛?

”黃京,你說之前看到劉宇經常帶朋友上樓?都是些什麼人?“姚大龍又對物業黃師傅問到。

之前,欣欣城的物業管理處已經調取了監控。可是,由於整座大廈裡,大小單元實在太多,又有住家的又又人辦公的。所以他們的安全監控隻安裝在公共區域,也就是電梯間。

劉宇最後一次出現在監控畫麵裡,還是上週三的晚上,也就是五天前,他跟張強喝酒回來的那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