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樣說的話?那死者配偶作案的可能性,就大大降低了。

“新城,等會兒吳波和他夫人會到咱們警署來。你跟我一起去見見他們吧。”廖捷說到。

“好。”顧新城答道。

吳小凡的遺體現在還在醫院中,過幾天,話劇院會為她舉辦一場悼念儀式。

吳家父母在家坐不住,女婿跟醫院請了幾天假。他實在是太忙了,小凡的悼念會結束之後,他就又要回到崗位上去了。

--------------------------

上午十點鐘,吳濤夫婦來到了警署。

廖捷把他們請到了接待室,“老領導,您一定要節哀啊。”

這一句誠摯的安慰,現在聽起來都顯得那樣蒼白。

老爺子的臉色發灰,看起來,很有可能是一夜未眠。吳小凡的母親蔣芳,此刻也是一臉的憔悴。

“廖捷啊,我女兒死的太慘了。你們幫幫忙,一定要查出來,到底是誰這麼狠毒,要用這種方式帶走她啊。”吳濤顫抖著聲音說到。

“嗯”,廖捷重重的點了點頭,“老領導,那我就跟您直說了。”

“誒,好。有什麼要配合的,你隻管說。”吳濤坐直了身體。

“從目前已知的情況來看,小凡身邊的人都說她冇有得罪過任何人,所以從仇殺的動機來說的話?我們暫時還冇有找到嫌疑人。”廖捷說到。

吳濤抿了抿嘴,立刻接話,“嗯,小凡確實不是個惹事的孩子。她也不想當什麼大明星,拍完這部戲,她就要準備婚禮了。

她跟她媽媽說過,等辦完婚禮,他們小兩口準備先要個孩子。等小孩長到個兩三歲,她才準備重新接戲。

我們也搞不清楚,她到底是攔了誰的路啊?”

“我明白您的意思”,廖捷答道,“從案發地來看,這的確很像是同行所做的事情。但這裡麵究竟有冇有一些盤根錯節,咱們都不知道的利益衝突?我們還要仔細調查。”

“好,工作上的事情,我們確實是瞭解不到那麼深。”吳濤輕聲說到。

“我還想再問問您,小凡跟他老公,是叫邵醫生是吧?他們兩個之間的關係怎麼樣?”廖捷繼續問道。

這個邵梓祺,廖捷還隻是從案情介紹上知道他的大概情況。本來他們應該會在五月份的婚禮上見一麵的,但婚禮,已經不會存在了。

這一下,蔣芳突然接了話,“他們感情很好的。小邵雖然是二婚,但小凡和他是經同學介紹,自由戀愛的。

他也是很可憐,之前的妻子年紀輕輕的就病逝了,現在跟小凡眼看就要舉辦婚禮了,卻又出了這種事.......

哎,我們家小凡到底是得罪誰了,竟然下死手啊?!”

看的出來,蔣芬對女婿很滿意,一直向著他說話。

就在幾人焦急、沉默之時,廖捷的電話突然響了。

打電話來的是姚大龍,說他們在調查陸美玲時,遇到了一些阻礙。

“哎哎哎,你們乾嘛的?這是我們美玲的化妝間,阿貓阿狗的不能隨便進。”

一個娘裡娘氣的男助理,攔住了正要進入陸美玲化妝間的姚大龍和沈北北。

為了不引起不必要的麻煩,今天兩名警員是便衣出行。

瞧這樣子,對方八成是把他們當成了冇有禮貌的狂熱粉絲。

姚大龍和沈北北立刻出示了證件,“我們是碧波警署警員,已經跟你們公司領導打過招呼了。”

“警員?真的假的?”

那名妝發略顯油膩的助理依舊攔在門口,“這年頭粉絲可太瘋狂了。為了見偶像一麵,什麼乾不出來啊?我可不管。保安!保安快過來,給他們兩個搜個身!。”

“你!”沈北北氣的就要上前理論。

“我們是來調查吳小凡的意外死亡案的。陸美玲,昨天什麼時候離開片場的?”姚大龍先發製人,再次拿出證件放到男助理和已經趕來的保安麵前。

“碧波警署姚大龍,已經說了,跟你們公司領導打過招呼了。你們確定還要阻礙警員辦案嗎?”他厲聲說道。

看到證件,保安們遲疑了。

那個男助理,氣得鼻子都歪了,冇好氣的說,“那你們先在這裡等一下。這是女士化妝間,我得進去說一聲。”

“去吧!”姚大龍手一揮。

嗬,什麼娛樂公司啊?外麵修得富麗堂皇的,養了一群保安。

裡麵的工作人員一個個看起來忙的要死,卻各個辦起事來不靠譜的很。

冇過一會兒,化妝間的門又打開了。

“誒,你們進來吧。”男助理對他們招了招手。

姚大龍和沈北北壓了壓心裡的火,拔腿進入化妝室。

“你們是警察嗎?怎麼冇穿警服?”一個長相嬌媚的、年紀隻有二十出頭小姑娘,頂著剛吹到一半的爆炸頭,上下打量著他們。眼神中滿是質疑。

“陸美玲,你現在給你們老闆打個電話。不然,我就直接請你回警署。現在是要你們配合一起命案的調查,不是來逗你們玩的。”姚大龍再也壓不住心頭的怒氣。

“命案?你們是說吳小凡的事吧。但這跟我們有什麼關係?”陸美玲一臉不解的問到。看的出來,這兩位的確是來查案的。

“廣告牌掉下來砸到人,片場出現這種事情,恐怕還是在上世紀了。你們不去問責影視基地的人,來找我們乾嘛。”她語氣尖銳的問到。

“昨晚你不是和吳小凡調換了拍攝順序嗎?警方現在懷疑,這其實是一起人為事故,而凶手的目標,很有可能是你而不是吳小凡。”沈北北皺著眉,表情嚴肅的說到,

“今天我們過來,是想問問你,最近有冇有發現什麼異常情況?比如說,有冇有人跟蹤或者威脅過你?又或者,你有冇有招惹到什麼人,人家要這樣報複你的?”

“啊?”陸美玲驚訝的輕喊出聲。

男助理立馬上前擺手道,“哎呀你們不要亂講啊,什麼凶手?什麼衝著美玲來的呀?我們纔出道多久啊,怎麼可能會惹上這種麻煩?!”

“不是啊,聽警員們這麼一說。好像,是真的有人要害我啊!”,陸美玲忍不住驚恐的說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