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署大樓五樓會議室裡,“特調組”警員們正在對案情進行整體梳理。

“受害者,吳小凡,今天25歲。市話劇團演員,影視劇經紀簽約為胡天娛樂。她是家中獨女,與東城醫院神經科主治醫師邵梓祺於去年10月領證,預備在今年5月辦婚禮。根據其同事及家人的初步回憶,吳小凡並未與人交惡。暫時還不清楚有誰會對她下此毒手。”

何晴和蔣科,正在向其他警員介紹案件的基本情況。

根據法證同事的現場檢驗,砸中吳小凡的廣告牌及其支架,的確有人為故意破壞的痕跡。影視基地的幾名安裝師傅當天都有其他的活兒,冇有二次返場的作案時間。

而且,支架的螺母上有多處重力劃痕,罪犯應該是攜帶了並不符合相應規格的工具,從而隻能暴力拆卸留下痕跡。

法醫處刁磊他們提取了廣告牌背麵的那半枚腳印,鞋底是比較常見的板鞋防滑底。測算出尺碼至少是39碼,從而推測嫌疑人大概率是一名男性。

但是他在作案時佩戴了乳膠手套,警員們在廣告牌和樓頂邊緣,找到了三組冇有指紋的指印。

“好,大家先集中力量排查吳小凡的社會關係,特彆是熟悉片場環境的相關人員。”廖捷指示到:

“另外,東城分局的同事們還提供了一條重要線索。案發當日,有兩個劇組互換了拍攝時間。出事當時,原本應該是名為陸美玲的另一名女演員的拍攝檔期。

這條線咱們也不能忽略,大龍,你負責調查陸美玲所在劇組,最近有冇有發生什麼異常。”

“是!”姚大龍連忙答應道。

---------------------

次日早晨,吳小凡所在的劇院和經紀公司同時發表公告,證實了她的死訊。

影迷和網友們一片哀嚎,無法接受一位冉冉升起的影視新星竟然就這樣隕落了。

“誒,你們有冇有聽說,原來吳小凡已經結婚了呢。”

“是啊是啊,實在是太可惜了。我可喜歡看她演的戲了。”

顧新城趕著去上班,電梯裡有兩位阿姨也正在談論吳小凡的事兒。

看來,這位女演員的粉絲影迷的確不少。

前兩天,他剛去鄰市出了趟差,與那邊的犯罪心理學同行們做經驗交流。昨晚上的事情他已經聽沈北北說了個大概。

想必,今天“特調組”的主要工作,就是繼續對死者的社會關係進行排查了。

警署大樓內,“特調組”的警員們果然一個一個都不在辦公位子上。

就連沈北北,也已經跟著姚大龍去找那個陸美玲了。顧新城繞了一圈,來到了廖捷的辦公室。

“廖隊。”

“誒新城,你回來了啊。快坐。”

廖捷招呼著他坐下。顧新城邊答應著,邊看到廖捷身後的白板上,已經畫滿了線索表。

“嗯,今天一早回來的。冇想到,錯過了案情分析會。”

“冇事,現在已知的線索並不多。大家都還在加緊調查中。”廖捷說到,“現在,我們還冇有鎖定任何一個嫌疑人。

不過,根據刁磊他們的痕跡分析。嫌疑人應該比較熟悉影視基地的現場環境,但是並不瞭解場地佈景和廣告牌的安裝。”

廖捷將桌上的材料推給顧新城看,並繼續介紹到,“這個吳小凡是話劇表演科班畢業的,畢業後就應聘到咱們市的話劇院了。表現一直不錯,去年她出演了一部大製作的正劇,受到了廣泛關注。本來前途大好啊。”

“嗯”,顧新城點點頭,想到早上在電梯裡都能提到阿姨們談論到這事兒,這位女演員的受歡迎程度可見一斑。

案卷材料中,有吳小凡的工作簡曆,同事熟人的證言證詞,還有她的丈夫邵梓淇的簡介。

“還有啊,吳小凡的父親吳濤,是我的老領導。二十多年前我剛從警那會兒,他是我的刑偵隊長。小凡,是他的獨生女。”廖捷低聲說道。

昨晚夜裡,吳濤給他打來了電話。老領導強忍悲痛,拜托他一定儘快調查,找到那個幕後凶手。

於公於私,廖捷現在的破案壓力,都非常之大。

“刁主任那邊,有冇有說,廣告牌是即時掉落的,還是提前被人動了手腳,大概計算好了時間。”顧新城問到。他注意到,法證的現場勘查報告裡,冇有準備的時間判斷。

“嗯,刁磊說,因為昨天晚上的風很大,對現場的痕跡產生了不小的影響。他們無法按照正常情況推算出廣告牌是不是即時掉落的。

但是,吳小凡的那場戲,據說是一條通過。前後拍了不到十分鐘。她待在原地候場還不到一分鐘,東西就掉了下來。

所以,大家更傾向於認為,當時凶手就在樓頂。”

廖捷答道。

不過,由於現場工作人員們太過慌亂,也完全冇有往故意殺人這方麵去想。所以錯過了抓到疑犯的最佳時機。

“現在,她的家人和共事過的同事們都說,小凡平時說話做事都很得體,人際關係很好。但是,這事情又發生在影視基地。

你也知道,那地方位於市郊,如果不清楚現場環境的話,誰又會專門跑到那裡去害人。所以我還是認為,同行下手的可能性最大。”廖捷歎了一口氣,說到。

顧新城皺起眉,暫時冇有接話。

同行下手?

這種事情,咱們在影視劇裡見得多。娛樂新聞裡也能經常看到明星演員們互相不服氣的報道。

可這是現實生活中的謀殺啊?

哪個同行,竟然會乾出這種惡劣的犯罪行為呢?

“廖隊,當天進出影視基地的車輛和人員咱麼都查過了嗎?”顧新城追問道。

“已經調查了大半,蔣科他們今天一早就出發去了影視基地,繼續調查。那裡麵,每天進出工作的人,真是不計其數。

我聽說,光是群演,每天都有大幾千人在整個基地裡活動。而且劇組之間還會複用工作人員。這也加大了咱們的排查難度啊。”廖捷答道,語氣中有幾分無奈。

影視基地裡的人員安排都是劇組負責製,也就是說人在那個劇組出的事,主要由該劇組來負責。

隻是這次的事故主要涉及到基地本身的場景、道具的安全保障,基地肯定是主要的責任方。

“對了,廖隊,吳小凡有冇有買過意外保險?”顧新城接著又問。

一場偽裝成“意外”的謀殺?從最大受益人的角度來考慮的話,也許是另一個主要方向。

特彆,是死者的配偶,首先就要被列為懷疑對象。

“買過”,廖捷答道,“金額也不小。但這份保險是小凡自己在幾年前購買的,主要受益人是她的父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