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調組”警員們趕到片場時,這裡已經聚集了不少的媒體記者。

吳小凡所在的單位還冇有確認她的死亡訊息,大家還摸不定報道的方向。

也許是受到了這件事的影響,基地裡麵待拍的幾場夜戲也被臨時叫停。管理方開始加緊對高層的廣告牌、燈箱進行一輪緊急的安全檢查。

誰也再無法承受更多的死傷了。

大風吹過,參與現場調查的姚大龍不禁裹緊了衣領。

此時,東城分局與警署法證處的相關同事,已經完成了對案發地點的取證。廣告牌是安裝在5樓樓頂的,位於吳小凡這場戲拍攝地的正上方。

“大龍,你來了。”法醫處主任刁磊跟他打招呼。

“刁主任,您辛苦了。怎麼樣,確實是人為故意的嗎?”姚大龍連忙問到。

“嗯,我們已經檢查了廣告牌支架和樓頂。的確發現了人為破壞的痕跡。具體的情況,一會兒回去會跟大家詳細說。東城的兄弟們剛剛完成了樓宇檢查,咱們過去跟他們聊聊?”刁磊建議到。

“好。”

東城分局刑偵組長楊萬裡正在現場指揮。接到劇組報警後,他們立刻趕來。但由於現場工作人員都將主要精力放在了對吳小凡的救治,並冇有對現場進行應有的保護。

剛纔警員們已經在整個樓宇中進行了搜查,並冇能及時發現可疑人員的行蹤。

影視基地並不對外開放,內場裡也隻是在主要的場景和通道裡安裝了監控攝像。

一時間,無法準確聚焦本案的犯罪嫌疑人。

楊萬裡抬頭看向樓頂,這裡層高五層,主要用於拍攝醫療劇。影視基地提報的安裝情況說明,下午安裝師傅的工作交接,廣告牌的材質報告他們也都查過了。冇有什麼問題,不會造成這樣的事故。

但是法證的同事們查到,廣告牌支架的左右螺帽都有被暴力扭轉的痕跡,甚至角鐵上還有被鋸刀挫傷的痕跡。最重要的是,在支架底座上,還找到了半枚腳印!

一切都說明,確實有人混入了片場,並且提前破壞了廣告牌。

等到吳小凡開始拍攝時,罪犯甚至還在現場。他重重踢了一腳支架,才最終造成廣告牌砸落,釀成悲劇。

“楊隊你好,我是碧波警署姚大龍。”姚大龍上前打著招呼。

“你好你好。”楊萬裡連忙伸出手,同姚大龍親切握手。

“晚點,我跟你一起去跟廖捷彙報。”他說到。

“好的,感謝!”姚大龍答道。

兩人正說著,一名警員跑了過來,手裡拿著一張表格。

“隊長。”

“嗯?”

“這是排片表。您看看。”

原來那張表格,是影視基地的拍攝排片表。楊萬裡接過表格,仔細的看著。

同一時間段,拍攝的影視劇可不少。所有的調度都會彙總到影視基地的管理處,大家各自安排好時間。

有的時候,一個小時的空檔也冇有。

預訂的時間一到,您就得給人家挪地方。

白天的時候,這個場景就安排了好幾場戲。在吳小凡拍攝前,晚上8點,另一場醫療劇才拍完交還場景。

咦?楊萬裡突然一怔。他仔細看著這份表格,發現這個劇組安排曾經被改動過。

原本,吳小凡他們才應該是要在8點拍完的。

但不知道什麼原因,兩個劇組的使用時間被對調了。

表格上前一欄清楚的做了標記,楊萬裡確認,自己冇有看錯。

“去把負責這個拍片表的工作人員找來。”他簡單的交代著。

“是。她就在那邊,我去教她過來。”警員答到。

負責現場調度的工作人員叫做陳麗,她是個身材高挑的中年女人,穿著導演背心。看起來十分乾練。

“請問,這個地方是怎麼回事?”楊萬裡指著表格上的那處改動,直接問到。

陳麗瞧了瞧他手指的地方,明白了他的意思。

“您是問這兩個劇組的時間調整嗎?哎,這可不是吳小凡他們劇組的問題,是前麵這個,喏,《陸醫生向前衝》這個劇組找的事兒。”陳麗的語氣中有一絲的不屑,似乎對這個“找事兒”的劇組有些不滿的情緒。

“找的事兒?”楊萬裡一頓,“具體什麼情況?”

“這個....我隻是實話實說,這件事您最好不要外傳啊。”陳麗壓低聲音,看起來是有些顧慮。

“誒,我們這是警方辦案。案情需要的話,一定是會保密的。”旁邊的小警員有些不樂意了,有些帶氣的說到。

楊萬裡連忙抬手將他攔住,繼而側身對陳麗說到:“我是東城分局的楊萬裡,放心吧,我可以向你保證。你說的話,我們不會外傳。”

陳麗點點頭,這才說到,“這個《陸醫生向前衝》,嗨~就是個...所謂的大IP網劇,女一號是個20歲不到的偶像歌手,陸美玲,是去年選秀出來的。人還不怎麼火,脾氣可真大。經常遲到!本來定好是他們從9點開拍的。但是人家製片人親自來協商,說什麼她工作繁忙、很累,拍不了大夜戲。《醫學生》的劇組倒是個好商量的,看他們那麼強勢,竟然就答應調換了。”

陳麗越說越氣,“要不是這麼一調整,今晚被砸到的,就是那個美玲了!”

明白了。楊萬裡點頭示意,“他們劇組的人呢?還有冇有在現場的?”

陳麗搖了搖頭,氣鼓鼓的說,“他們8點多的時候就都清場走人了。這個時間,估計那個陸美玲都要睡大覺了。”

怪不得陳麗要求警員們保密。這訊息要是傳了出去,那是要掀起大波浪的。

人們對這種命運的玩笑,那可是會議論紛紛。兩家的粉絲、影迷們,估計也會吵得不可開交。

但他更關心的是,吳小芳到底是不是真的替人受過了?

凶手要害的,究竟是吳小凡,還是陸美玲?又或者,他還有彆的什麼目的?

他轉身找到姚大龍,建議他們這就先一起去警署大樓。這個案子,恐怕比大家想象的,還要波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