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s小說 >  新城追凶 >   第215章 後悔藥

-深夜,東城醫院門口卻擠滿了聞訊而來的人們。

他們有的是媒體記者,有的,是吳小凡的影迷粉絲。

大家都對這個突如其來的訊息,感到極度意外與悲傷。

而急診室門口,眾多醫護人員也在極力的安慰一名痛哭流涕的男人。

那個男人穿著白大褂,帶著金邊眼鏡,看起來?似乎是這裡的醫生。

“邵醫生,您節哀啊。”護士長輕聲說到。

吳小凡被送來後,已經失去了所有生命體征。但大家還是對她進行了搶救,儘管從死神手上搶回她的可能,無限接近於零。

醫護人員們可以說是看慣了生死,內心比咱們更為強大。

但是這一次,死者是同事的家屬。醫者不能自醫,大家的沮喪程度可想而知。

正在哭泣的邵梓淇醫生,正是吳小凡的丈夫。他們去年秋天才領的證,因為吳小凡的工作繁忙,小兩口原計劃在今年五一舉行婚禮。

訊息並冇有被大肆報道,但吳小凡走的也不是什麼流量明星的路子,周圍的親戚朋友們也都知道。

冇想到,一切幸福的想象都毀於這個夜晚。

“小凡,小凡啊!”一對老夫妻相互攙扶著,跌跌撞撞的來到急診室。看到眼前的場景,什麼都明白了,老婦人一下子就跪到在地上。

“媽,您快起來。到這裡,先坐一下。”邵梓淇連忙將她扶到了旁邊的椅子上。

大家看得出來,這應該是吳小凡的父母了。

老父親一言不發,一邊用顫抖的手輕輕拍撫著老伴,一邊默默的留淚。

眼看女兒就要有一個好前程和好家庭,卻被突然通知在片場發生了意外。

老人們哪裡承受得了這樣的打擊。

“梓淇,你說說,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啊?”老丈人悲切的詢問著。

邵梓淇麵帶淚痕,哽嚥了半天才說到,“片場的廣告牌,冇有固定好。今晚大風,它被吹落了下來,砸到了小凡。”

“哎呀!我可憐的女兒啊!”吳小凡的母親聽聞,再也控製不住,撕心裂肺的哭喊了出來。

“誰乾的好事啊?他們劇組的人呢?哪個是負責人?”老父親也抑製不住自己的憤怒,高聲喝到!

“我,我是。。。。”身材胖胖的導演,在人群的最後麵,輕輕出聲,舉起了手。

“你們怎麼搞的?!”吳父喊著就要衝過去,周圍的醫護人員連忙把人拉住。

“片場怎麼會發生這種事情,你們這是殺人!”吳父繼續高喊著,想要擺脫眾人的拉扯。

“是是是,都是我們的錯!老爺子您彆太激動,身體要緊。我保證,一定給你們一個交代!”導演看著挺慫,倒不是一個推卸責任的人。

再說了,人是在片場出的事兒,想躲也是躲不過的。

“不過,各位先冷靜一點聽我說。咱們先一起處理好小凡的後事。然後。。。呃,剛纔影視基地的負責人剛發訊息過來說,碧波警署的人到了事發現場。他們,他們好像是說,今晚這事兒,有些奇怪。可能,可能不是意外。”胖導演鼓起勇氣,斷斷續續的把話說完了。

“你說什麼?不是意外,這是什麼意思?”吳父愣了愣神,終於不再做出攻擊狀,而是焦急的追問著。

這是一位退休的老刑警。聽到碧波警署的人都出動了,他立刻意識到事情的性質,恐怕不是他們剛纔所想的那樣了。

胖導演見狀,膽子不自覺的大了一些。他從人堆裡走上前,對幾位死者家屬輕聲說到,“警方的痕跡專家已經到了現場。初步判斷,廣告牌的支架,是被人故意破壞的。幾個安裝師傅提供了現場施工證據,證明不是影視基地的大意,造成了這次的事故。”

但是更具體的情況,他不在現場,也不瞭解了。

“孩子她爸,有人故意破壞?會是誰啊?你趕緊打個電話給你的老同事,問一問啊?”吳母被這個驚人的訊息嚇到了,她的眼淚意外的被止住了。卻而代之的是一種無名的悲憤。

女兒吳小凡從小天資聰穎,她熱愛藝術與表演,最終也成功的躋身演員行業。

難道是?她的成功令誰眼紅,又或者,她純熟的演技搶了誰的活兒、擋了誰的路?

竟然會被人故意施以毒手?實在是令人難以置信。

“好,我這就去打電話。小凡,小凡我們能先看看嗎?”吳父問到,悲切的語氣令人心碎。

“吳伯伯,您二位還是,先等一等吧。我們,我們先給她清洗清洗,好嗎?”護士長輕聲勸到。吳小凡的死狀十分可怕,家屬恐怕是接受不了的。

吳父聽懂了其中的意思,默默的點了點頭。

“行,你們先幫幫她。她最愛漂亮了,從來都是收拾的乾乾淨淨、很得體的。”老爺子嘟囔著,就拿起手機向外走去。

邵梓淇強忍著難過,繼續照顧和安慰者吳母。

醫護人員們逐漸散去,他們再怎麼留在這裡,也是無濟於事了。

---------

“邵醫生,48床的病人突然出現癲癇症狀。現在,現在。。。何醫生說他還有20分鐘才能趕到!”

一陣急促的腳步聲打破了急診室外哀傷的氣氛,一名值班護士焦急的跑來,對邵梓淇說到。

邵梓淇,是這家醫院的神經科主治醫師。三十出頭就在三甲醫院做到主治醫師,已經是非常難得的履曆。

這一切還因為他在醫科大學學習時,就一直是各項專業課排名第一的學生。本碩博一氣讀完之後,成為了當年東城醫院引入的唯一一位神經科新醫生。

這一次,吳小凡同意接拍《醫學生》這部電視劇,很大程度上也是受到了邵梓淇的鼓勵。

他曾經對妻子說,學醫很苦,12年的專業學習不過也隻是一塊敲門磚。

但是目前醫護人員的缺口還依然很大,他希望吳小凡能夠在戲裡展現出醫學生的苦與難,同時也展現出他們醫治好病人的那種無法代替的成就感和使命感。

妻子被他的真誠說服了。

可是現在,邵梓淇對這個決定產生了深深的懷疑與自責。

如果,吳小凡冇有接這部戲,那她今晚就不會喪命了。

可這世上冇有後悔藥,誰也治不了“後悔”這個可怕的心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