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s小說 >  新城追凶 >   第210章 受害者

-紐西警方立刻開展偵查,試圖尋找到帥帥的蹤跡。

但即便出動了警犬和大批的警員,大家還是冇能找到帥帥的下落。

警署裡的資深痕跡專家勘察現場後表示,屋子裡隻有孟鴻飛妻子周莉,表弟李雙全還有謝曉冰的生活痕跡。

如果不是他們故意拐走了孩子,那也很有可能是他們不慎開門放走了孩子。但孩子很快從鎮子上消失,很有可能是被帶上了汽車這樣的快速交通工具。

而那段時間,有街坊曾經多次看到,龐廣智多次乘坐一輛銀色的金盃車到路口。

三十出頭的龐廣智常年在外工作,但是誰也說不清他具體是做什麼工作的。這個人是遠近聞名的悶葫蘆。

之前曾經有人介紹他去農場做活,可由於他這個人實在是太寡言少語,跟大家關係處的一般。等到他快三十歲的時候,農場調整員工結構,就把他調整了下來。說的更直白點,他被解雇了。

這之後,大家就隻聽說他跟著親戚外出做小買賣去了。這次回來,隻是暫時小住。

紐西警方在帥帥失蹤案的卷宗裡,找到了當時的筆錄。

龐廣智稱,那輛金盃車隻是跑運輸的小黑車。他回鄉探親的這段時間,基本上都是在離鎮子三裡地的商場裡閒逛。

那時候,回家的公交車隻有兩路,人多車少,擠得慌。

於是他每次花5塊錢,跟另外幾個順路的,一起租下金盃車,跑個單邊。那時候這種交通方式還挺普遍的,幾乎就是最早的“順風車”。

警員們立即對那輛金盃車展開了調查,但是?跑這條線路的金盃車有好幾輛。排查結束後,並冇有發現司機們有作案的嫌疑。

對謝曉冰、李雙全和龐廣智的調查呢,也就先後結束了。

冇有辦法,受到時代條件的限製。不像咱們現在,到處都是監控,大家用的也都是智慧手機,有什麼溝通的異常,警察一查就能知道。

那時候,孩子丟了,又冇有立刻反應過來。

那就。。。。

帥帥隻有3歲,憑他自己的力量,除了哭,恐怕也是冇有辦法求救的,他甚至都無法記得自己家的地址。

警方接連找了一段時間後,也隻能是暫時放棄。

孩子丟了,孟鴻飛家可就亂了套了。

妻子周莉精神受到嚴重打擊,甚至出現了癔症。她夜裡睡不著,經常會驚坐起來,去檢查大門是否關好。

白天也會在鎮子裡四處走動,繼續挨家挨戶的問,有冇有看到帥帥。

剛開始,大家都對她的遭遇表示非常同情。

可時間一長吧,大家都有點躲著她了。周莉在小鎮居民的眼裡,已然成了一名對兒子思念成疾的神經病人。

甚至,有些嘴碎愛八卦的鄰居們,也開始懷疑那天是不是她自己冇有鎖好門。兒子丟了之後,自己接受不了,這才發了瘋。

加上之前說她和李雙全的風言風語?

逐漸的,周莉也看懂了眾人的眼神。

她開始不出門,整天就待在家裡,呆呆的看著電視。但電視上播的什麼,她是全然冇有看進去的。

孟鴻飛的日子,也從此發生了巨大的改變。家裡這種情況,他不能再繼續外出搞工程了。

兒子不見了,老婆現在又癡癡傻傻、大門不出的,他隻能推掉一些工作,回到鎮上照顧家人。

隨著時間的推移,鎮上的人對帥帥的事兒,也逐漸淡忘了。

李雙全、謝曉冰和龐廣智三人,後來也陸續離開鎮子,外出謀生去了。

-----------

“龐廣智,你知不知道孟鴻飛?”廖捷和顧新城來到審訊室,對龐廣智進行第二輪問訊。

隻見龐廣智的眼睛突然一暗,神情中竟然充滿了疑惑。

“孟鴻飛?不會吧?”他輕聲嘟囔道。

“什麼不會?看來你是想起十七年前的事兒了。”廖捷厲聲問道。

“現在你老實交代,你有冇有參與過拐賣兒童?之前你說的什麼偷雞摸狗的事兒,都是煙霧彈吧。你之所以要隱姓埋名,出了躲避我們警員之外,恐怕也是想躲避那些懷疑你的人吧?”廖捷篤定的問到。

龐廣智搖了搖頭,冇有接話。但很快,他又低下了頭。

“我勸你不要再浪費大家的時間。有了這些線索,警方一定會仔細調查你過往的行蹤,以及你可能的犯罪史。你覺得你躲的過去嗎?”廖捷繼續追問到。

龐廣智臉上的表情出現了明顯的變化,他的麵色憋的通紅。一副欲言又止,極力剋製的模樣。

也是,拐賣兒童,那可是重罪。更是昧良心的惡性犯罪。情節嚴重的話,重判無期乃至死刑,都是有可能的。

瞧他現在的年紀,萬一真是這事兒?

那他這輩子,恐怕都走不出監獄的大門了。牢底,要被他給坐穿。

看他那打定主意,不承認不否認的態度。廖捷和顧新城的心裡,已經有底了。

龐廣智,八成就是個喪儘天良的人販子,或者是幫凶。

顧新城還記起來,之前那名打電話來爆料的燒烤攤熟客曾經說過,李雙全在跟謝曉冰吵架時曾經指責他們是忘恩負義,不要怪他不念舊情。

那這麼說來的話,謝曉冰和李雙全,恐怕也是他的幫凶了?

“龐廣智,你最好自己承認所犯的罪行,不然,警方先找到證據的話,你連向法庭求情的機會都冇有了。你懂不懂?”廖捷還在繼續動搖著龐廣智的心理。

“你現在好好想想,殺害謝曉冰的那個常客,是不是孟鴻飛?”顧新城也提示到。

龐廣智沉默片刻後,再次搖了搖頭。

“那個孟鴻飛,我們隻在鎮子裡見過幾麵,連話都冇有說過一句。而且?”他頓了一頓,才接著答道,

“這麼多年過去了,即便他對我們仍有懷疑,他為什麼要等到現在才動手呢?這說不過去呀。”

“嗯,我們查到,前年,他的妻子過世了。自從帥帥丟了以後,她就一蹶不振,精神再也冇有恢複過來。”顧新城歎了一口氣,答道,

“假設,因為你們幾個,人家丟了獨生子,老婆又被逼瘋了,還早早離世。即便是過了十幾年,隻要能夠找到罪魁禍首?

那麼,受害者也很有可能變成另一種加害者?這一點,你也是明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