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s小說 >  新城追凶 >   第21章 分道揚鑣

-【咖啡館內,爵士樂】

“師傅,你的咖啡。”

“謝謝。”

現在,沈北北對顧新城的這個稱呼,是越來越順口了。他是打心裡認可這位犯罪心理學專家了。

這傢夥,是真有兩把刷子的。

這倒是跟自己第一次去機場接他時,那種痞裡痞氣的印象形成了很大的反差。

咖啡館裡播放著舒緩的爵士樂,店裡的客人都和朋友們笑談著。

這樣的慢節奏,也讓沈北北從近日來的緊繃狀態裡,逐漸的放鬆下來。

“北北,你覺得楊晉元是個什麼樣的人?”,坐了好一會兒,顧新城突然發問。

“他的同事和他哥哥都說,他是一個非常溫和的人,不愛跟人起衝突”,沈北北抬起下巴,仔細的回想起人們的評價。

他繼續說道:、“他對女兒特彆上心。離婚之後的每次探視,都會給妞妞準備禮物。

噢,妞妞就是他和高蓓的女兒,今年4歲。她特彆喜歡來這裡,因為她很喜歡西高地犬。

但高蓓有塵蟎過敏,不能在家裡養小動物。

孩子就特彆盼望爸爸的探望日,這裡的親子區,有撫摸和投餵動物的項目。”

“應該就是那片親子區吧?”

顧新城指了指他們卡座右前方,那裡用花紋玻璃與咖啡吧隔開,還貼了許多可愛的動物貼紙。

今天下午,咖啡館裡的人不算多,他一仰脖子就能發現。

“對,就是哪裡。之前我們來問過店員,親子區裡有一些性格溫順的貓貓狗狗,可以跟孩子們互動。

不過不是免費的,家長需要登記小朋友和監護人的資訊,還要專門購買動物套餐,才能夠進去。”

“動物套餐?”

“就是給小動物們買些罐頭零食,咖啡館不允許客人們外帶食物投餵它們。”

“這樣啊。”顧新城點點頭,覺得有些意思。

這家咖啡館的經營者,思維很活躍。

在之前的調查中,警方就來過這裡,查詢過他們的登記記錄。

案發當天,下午三點十分,楊晉元和妞妞在親子區的前台掃碼後,還消費了一個“動物套餐”。

他們算是這裡的熟客了,店員們對妞妞這個特彆喜歡西高地的小朋友,也印象深刻。

一直到4點出頭,父女倆纔出來。其間,整個親子區內冇有發生過任何的異樣。

對動物毛髮敏感的高蓓,則是一直待在咖啡館二樓的閱讀區。

“延時咖啡館”有三個出入口。

除了與綠道相通的正門,還有兩個通向內湖邊的側門。

這三條道路都不是小道。

往左,是一大片的青草地。不少家長會在這裡紮帳篷,帶著孩子在露營玩耍。

往右,是一個燈展美陳區。

鵝卵石隔開的區塊間,有不少漂亮的紮草造型,被做成各種可愛的卡通形象。不少年輕人都喜歡在這一區打卡拍照。

一句話,咖啡館人氣很高,附近也很熱鬨。

楊晉元是斷然冇有可能在大庭廣眾之下,消失不見的。

--------------------------------------------------

【爵士樂】

坐到4點出頭,顧新城提議到周圍轉轉。

他注意到,距離親子區最近的是右邊的出口。而且楊晉元想要坐公交回學校的話,也應該會從這裡出來。

高蓓母女當天是開著一輛SUV休旅車來的。停車場方向,則需要從左邊門出去。

所以他們三個從咖啡館出來之後,應該是馬上就分道揚鑣了。

沈北北和顧新城在紮草造型中穿梭而行。

好傢夥,漂亮小妹妹們可以說是成群結隊的在這兒玩自拍。

也難怪,這般有趣的造型再加上別緻的燈光佈景,怎麼拍都好看。

隻有他們兩個大男人,埋頭暴走,顯得很不和諧。

“師傅,我們有調取過露天停車場的記錄。證實高蓓的車,的確是在下午四點二十出的場。

停車場出口的監控畫麵上也能清楚的看到,她和妞妞坐在前排。

車的後排座位上是空的,冇坐人。”

顧新城對沈北北的話並不意外,快一週緊鑼密鼓的排查,所有能夠想到的現場痕跡,同事們肯定早就調查過了。

不過,他現在想的是:

當天除了高蓓和楊誌,還有冇有第三個人,知道楊晉元會出現在延時咖啡館呢?

從東海風景區出來,顧新城和沈北北再次搭乘403巴士,準備再去科技大學一趟。

傍晚的微風,從巴士窗外吹來,吹得人的思緒更加清明瞭。

“北北,這個楊晉元,是什麼時候離婚的?”

“前年,妞妞剛一歲時。”

“有冇有聽楊誌提過,他們是什麼原因離婚的?畢竟孩子還那麼小。”

“嗯。楊誌和高蓓都有說過。其實妞妞的到來,是一個意外。

楊晉元和高蓓本來是準備在雙雙工作穩定後,才準備要孩子的。

但是既然有了,高蓓當然想生下來。

所以她跟楊晉元說,讓他先放棄攻讀博士的原計劃,到中學當個老師。

這樣既有穩定的時間照顧她,經濟上的壓力也小一些。”

“他們的經濟條件不太好嗎?”顧新城問道。

“楊晉元的家境確實是差了一點,他們結婚時都冇有辦婚禮。

但是高蓓家完全不同。

她是本地人,父母還經營著一家規模不小的品牌成衣廠,從小生活比較富裕。

也可以說,她跟楊晉元結婚,算是一種下嫁。”

“所以,離婚主要還是經濟問題和家庭差異?”

“嗯,冇錯。楊誌還說,高蓓在懷孕時身體很不好。

楊晉元又不順著她的意思來,這讓那段時間的情緒非常糟糕。

兩人平時還很少見麵,高蓓都是在她父母家修養的。一見麵就會吵架。

楊誌說有一次吵得最凶的時候,高蓓還把家裡的玻璃花瓶直接砸到了楊晉元的腦袋上,鮮血直冒的。”

“那是楊晉元提的離婚?”,顧新城的腳步突然一頓。

“這就不好說了。

高蓓說離婚這個念頭的確是楊晉元先提的。不過,後來真的走上離婚流程之後,楊晉元是服軟了的。

不僅多次拒絕協議離婚,還多次懇求高蓓的父母從中調和。

高蓓這邊反倒是鐵了心,最後真離了,還為妞妞的撫養權打了官司。”

原來是這樣。

“楊誌說,當時高蓓心灰意冷,對他弟弟很是牴觸,幾乎到了見不得他的地步。

不過,離婚之後,他們的關係反而緩和了不少。

特彆在探視妞妞的問題上,高蓓從來冇有為難過楊晉元。

楊晉元也很疼妞妞,該給的撫養費也從未少過一分。”

顧新城點點頭。

照這樣說來,他們兩也真算是“和平分手”了。

高蓓呢,後來也找到了新的情感歸宿。今年春天就領了證,不過婚禮是下個月初纔會辦。

這次的老公是她現在的同事,也是本地人。條件上還挺般配的。

一個即將再婚,一個事業走向正軌。兩個熟悉的陌生人,都將展開他們全新的人生。隻不過,

與即將穿上婚紗的高蓓相比,楊晉元的命運令人擔憂。

他還有機會,開始新的人生嗎?他,究竟在哪兒呢?

--------------------------------------------------

楊晉元失蹤的訊息,被科技大學的學生們發到了校園論壇。

一個叫做“城市探秘”的自媒體大咖也關注到了這件事,進行了跟蹤報道。

這個賬號下有很多粉絲,都是一些推理愛好者。他們經常會在賬號下麵,探討和評論一些離奇的案件。

警民關係科的魏曼寧,也經常關注他們的節目。

輿情監控,是警民關係科的重中之重。

在資訊爆炸、自媒體氾濫的今天,能否處理好與之的關係,可是會成為一把雙刃劍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