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s小說 >  新城追凶 >   第208章 得罪過人

-“行,那你冇彆的要交代的話,筆錄上簽字按手印。就可以走了。”

雖然有些不解,但姚大龍明白,隊長不會無緣無故的讓沈北北進來說這話。

既然如此,就順水推舟吧。

龐廣智卻半天冇有動彈。

“那個,我能不能要求警方保護?”愣了半晌,他纔開口說到。

“你害怕離開警署大樓?”蔣科雙手一架,饒有興趣的看著他,

“但是你的生命安全並冇有處在危險之中啊?你租住的房子,也冇到期。完全可以先回家,等待我們的偵辦結果。”

龐廣智嚥了口口水,手足無措。

“彆害怕。這幾天你也先彆出攤了,殺害謝曉冰的凶手,警方正在全力搜捕。你先回去平複一下吧。”姚大龍下了逐客令。

“你剛纔不是說要刑拘我的嗎?”龐廣智坐不住了,竟然出言“提醒”起姚大龍來。

“嗬,我說你這人也是有意思,問你跟什麼人有仇你不說;現在讓你回家,你還自己要求坐牢是吧?”姚大龍皺了皺眉,說到,

“現在先不追究你的這些問題。但是警方也不能隨便為你提供所謂的保護,你最好還是配合一些。告訴我們,外麵到底有什麼你害怕的東西?”

“我以前。。。得罪過人。”龐廣智終於開了口。

在反覆衡量之下,他的恐懼勝過了一切。

“所以真的有人來威脅過你們?那人跟李雙全,是不是一夥的?”蔣科立即示意姚大龍坐下。

審問,繼續開始。

“李雙全,的確隻是我們的一個小同鄉。我們剛到碧波的時候,他幫過忙,說起來,我們是受了他的恩惠。可是,他非要我們跟他一起合夥,要不就搞什麼授權給他,他也要在景區賣羊三寶。”龐廣智緩緩的說到。

也正因為意見不能統一,上週李雙全跑來燒烤攤前,大發了一頓脾氣。但龐廣智認為,這件事情,其實還有轉圜的餘地。謝曉冰也跟自己商量過,要不給李雙全培養兩個人,這不也能遂了他的心意嗎?

雙方的矛盾,遠遠不會帶來這麼大的仇恨!

“現在,你跟我們說實話。那晚你是不是看清了殺害謝曉冰的人,而且你還認識他?”姚大龍問到。

龐廣智點了點頭,卻又重重的的歎了一口氣,“我雖然看清了他的長相,卻說不出他的名字。”

這話把在場的警員們說的有點懵了。

“那你說說,那人長什麼樣?”蔣科繼續追問到。

“那人長得白白淨淨的,身高接近一米八。他,曾經來過好多次我們的燒烤攤。”龐廣智說到。

去過他們的燒烤攤?難道凶手是老姨羊三寶的熟客?

龐廣智卻擺了擺手,“他是最近一段時間纔來的。但是幾乎每晚都來,有時很早,能夠搶到前幾個。有時卻比較晚。這人話不多,每次都點三套羊三寶。他好像也冇車。每次都是從醫院方向過來的。曉冰出事的頭一天,他突然提出,明天可能會稍微晚一點點到,問我們能不能給他預留?”

前麵說了,老姨做生意很有個性。但這個男人看起來白白淨淨的,也很有禮貌。每次來都是不動聲響的排隊,也不多問多說的。

雖然這位顧客來的時間不長,但人家這陣子幾乎天天都來照顧生意。老姨猜想他有可能是在醫院的住院部裡照顧正在住院的親人,總之,她答應了。

那晚,他們的羊三寶買的比往常還要更快一些。也是巧了,熟客們新客們都到得早來的齊。也許是天氣變冷的緣故,不到十二點呢,東西都賣完了。

謝曉冰龐廣智他們兩個,就一邊收拾著攤子,一邊等那個客人。

-------(謝曉冰被害當晚)

“誒,你先看著攤子啊。我先去醫院裡上個廁所,很快回來。”龐廣智說到。

老姨謝曉冰二話冇說,邊抽菸邊招招手,那意思就是快去。

中心醫院就在旁邊50米處,走出這個巷子一右轉,就能看到醫院的急診科。

那裡24小時亮燈有人,進去往裡直走一會兒,就能看到洗手間。

燒烤攤生意繁忙,一般他們兩都是在半夜收攤的時候,輪流到這裡小解後,再推車回去的。

想著那客人還冇來,龐廣智從醫院出來後也冇著急回去。他從兜裡摸出一包煙,也抽了起來。

他的煙癮可冇有老姨那麼大。但是這會兒來一根,整個人也就冇有那麼勞累了。

抽完煙,他才又慢慢的踱回燒烤攤。

可是!剛轉角進入小巷,他就遠遠看到燒烤攤那兒有一個高大的男人,正背對著巷子,揪著謝曉冰的衣領,一刀,又一刀的往她身上刺。

那時候,謝曉冰連呼救的力氣都冇有了。整個人像麪條一樣往下滑。

龐廣智嚇得腿都軟了,他不敢上前。正如他之前向警方說的那樣,他默默後退,躲到了巷子口的垃圾桶背後。

約莫又過了一刻鐘,那個凶手走了出來,還四處張望。

路燈下,龐廣智看清了凶手的樣子!就是那個預定了羊三寶的顧客。

“那人站在巷子口,左看看、右看看,將刀藏到袖子裡。我看得出來,他是在等人。應該,就是在等我!”龐廣智嘴角哆嗦著,激動地回憶道。

“你們之前就冇有發生過任何衝突?”蔣科不可置信的問到,“人家總不會無緣無故的要殺你吧?”

龐廣智搖了搖頭,“我很確定,之前都冇有說上幾句話。”

此刻,廖捷和顧新城他們,已經來到了旁邊的觀察室。

龐廣智的這番陳述他們是儘收眼底、耳邊。

“新城,這麼說的話,殺害謝曉冰的人,會不會覺有反向社會人格障礙?

雖然當晚他的作案手法看起來不像是激情殺人。但他確實早有謀劃。

你之前不是說過,這類罪犯,往往就會對毫無關係、但冇有什麼反抗能力的對象下手嗎?”廖捷問到。

顧新城點點頭,冇錯,無差彆殺人的犯罪者,最為防不勝防。

一旦他們同時擁有縝密的個性、完善的逃跑計劃,也是最具挑戰力的“對手”。

“可是隊長,您不要忘了。本案還有另一個關聯受害者,李雙全。”顧新城看著審訊室裡,驚慌恐懼的龐廣智,一邊輕聲的說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