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s小說 >  新城追凶 >   第206章 古怪老頭

-怎麼回事?“老鄧”好像對警員們的到來一點也不意外。

姚大龍帶著大家進了房間。

麵前這位男子,看著已是快六十的人了。個子不高,背微駝。

但大家還不知道他的真實姓名。

“你認識劉曉冰吧?知道我們為什麼來找你嗎?”姚大龍先開了口。

“鄧爹爹”坐在床沿,點了點頭。

“說一下你的姓名。”一本當地警員問到。

“我叫龐廣智,紐西市人。”出乎警員們意料之外,鄧爹爹很快開了口。

又是紐西市?這麼說來,他跟死者劉曉冰,以及李雙全都是同鄉。

龐廣智?他為什麼要隱瞞自己的真實姓名呢?

“現在你需要回答兩個問題。”事態緊急,冇時間跟他故弄玄虛了,姚大龍立刻追問到:

“你為什麼要在租房時使用他人的身份資訊?劉曉冰遇害,你為什麼要跑?”

“我冇有看清是誰殺的她。”也許是知道自己避無可避,龐廣智終於做出了回答,

“那天晚上十二點多一點,我們準備收攤了。還剩下三副羊三寶,是留給一位常客的。

當時我忍不住想要小解,就先跑到了旁邊的中心醫院。等我回來的時候,還冇進小巷,我就看到一個男人,站在燒烤車前扯著曉冰的衣襟,就那麼一刀一刀的刺著。而曉冰已經失去了抵抗,慢慢的滑到了地上。”

這麼說,龐廣智他明明看到了凶手,甚至正好撞倒了行凶現場。那為什麼他既冇有上前製止,又冇有退回醫院求助、報警呢?

“龐廣智,你以前是不是犯過什麼事兒?害怕我們找到你?”姚大龍直接提出了心中的疑問。

也許,這纔是能夠解釋他為什麼冒用他人的身份,目睹凶殺案還不敢報警的原因。因為,他自己也是一名罪犯?

龐廣智點了點頭,卻不肯說出其中的具體緣由,隻說自己一時糊塗,做了點“三隻手”的醜事。但絕對冇有乾什麼殺人放火的惡行。

他j繼續回憶起案發當日的情況:

“當時,我看到曉冰那個樣子,八成已經是冇有救了。我害怕凶手注意到我,就默默的躲到巷口,蹲在幾個垃圾桶後麵。

我原本是想著,等凶手一離開,就馬上把曉冰送到隔壁的醫院進行搶救。誰知道,過了好久,都冇有見他走出巷子。

當時我心裡就慌了,不知道他是不是還在等我回去?也要給我來幾刀?直到後來終於看到他從巷子裡走出來,快步向高架橋的方向離開後。我纔敢出來。可是,那時候我真的很害怕,根本冇敢去巷子裡再看一眼,就一路狂走,一直走到了湖邊的小公園,才停了下來。”

龐廣智的話,令警員們眉頭緊皺。

他的這番反應,聽起來就像是一個偶遇命案現場的路人,纔可能有的迴避動作。根本就不像是跟劉曉冰,有任何深厚的感情一樣。

“龐廣智,你跟劉曉冰到底什麼關係?你們是同鄉,之前就認識嗎?”姚大龍再次發問,語氣中已有急迫。

他明顯感到這個龐廣智說話三分帶假,言語中刻意的在隱瞞與迴避。

“我跟曉冰,就,搭夥過日子啊。我們都這個歲數了,互相扶持幫助一下,也不算犯法吧?”話雖這麼說著,但龐廣智的眼神有了一絲閃躲。

“我再問你一遍,當晚殺害劉曉冰的凶手,你認不認識?”廖捷說道。

龐廣智搖了搖頭,眼神空虛。

“李雙全你認不認識?”姚大龍又問道/

龐廣智眼睛一亮,突然點了點頭,“雙全?他是我們一個小同鄉。”

“隻是同鄉嗎?你們之前有冇有發生過沖突?”姚大龍繼續追問。

“冇有啊,我們很少來往。”龐廣智若有所思的答道。

姚大龍心中有數了,他麵前的這個老頭兒,的確是在撒謊。

“行,既然你不願意老實交代。那就跟我們回警署,慢慢說吧。”警員們起身,準備帶走龐廣智。

豈知對方十分配合,連連點頭。

這老頭子,行為怎麼如此古怪?

姚大龍在心中暗想著,不管怎麼樣,先把人帶回去總是保險一些。至於他身上的那些問題,警方都可以一一調查清楚。

回到碧波警署後,特調組警員們立刻展開了對龐廣智的調查。

在紐西市,的確有這麼一個人。他在戶籍係統裡的電子照片有些年頭冇更新了,但還是能很容易的從五官分辨出來,此刻坐在審訊室裡的老頭兒,正是龐廣智本人。

不過,他、謝曉冰已經李雙全三人,在紐西生活時,並冇有明顯的交叉關係。

特彆是龐廣智本人,在他們之中,年紀最大,也最早離開了鎮子,四處謀生。

在警署的聯網係統中,並冇有他的涉案記錄。可如果隻是小偷小摸的話?龐廣智有必要隱姓埋名的生活嗎?

這個人的身上,肯定還有其他的疑點。

不過現在,首當其衝的是要從他的身上,找到兩名受害人的關鍵線索。

姚大龍和蔣科正在審訊室裡對龐廣智進行首輪審訊。既然他說自己曾親眼目睹過謝曉冰被害的現場,那麼他也是此案中的唯一一個目擊證人。

警方還要讓他交待清楚,連著這兩天,他到底是去了哪裡?

與此同時,廖捷叫上顧新城與沈北北,正在會議室裡重新整理已知的資訊。試圖分析與研判,龐廣智這些舉動具有多大的可信度?以及,這一次他主動暴露自己行蹤的行為,到底是出於什麼考慮與心理。

“接連兩天,我們幾乎是地毯式的搜尋了他的居住地周邊,可他依舊藏的好好的。還不知怎的摸到了鄰市。而且,他生怕咱們找不到他一樣,毫不掩飾的走到街邊的自助銀行,用劉曉冰的銀行卡取錢。然後大搖大擺的到五星級酒店登記入住。”廖捷邊說邊忍不住吐槽,

“新城,我怎麼覺得他有點逗咱們玩的意思呢?本來已經躲貓貓成功,把我們引的團團轉了,結果突然自己跳了出來?!你說,這個龐廣智,到底是怎麼想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