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s小說 >  新城追凶 >   第202章 獨家配方

-肉鋪老闆嘴張了半天,才慢慢的閉了起來。

他眯起雙眼,仔細的思考著。

“結仇,結仇肯定是冇有的。打聽,倒是有人打聽過。”

“誒,你彆自己嘟囔了。誰打聽過他們?”姚大龍問到。

“就是幾個想偷師的唄。聽說人家生意好,味道也好,不知道怎麼的就摸到了我這裡。誒,我這兒東西是新鮮啊。不過人家的炭火燒烤料纔是一絕,這羊三寶好買,但是人家的獨門秘方,可是偷不來的。”肉鋪老闆說到一愣,激動的大嚷一聲:

“該不會,為了這個方子起了衝突,把人給殺了吧?”

姚大龍連忙示意他小點兒聲,這個方向的確值得深入調查。可是菜市場裡每天人來人往,短時間裡想要鎖定嫌疑人,十分困難。

“大龍哥,現在怎麼查?”走出菜市場後,沈北北有些垂頭喪氣。

他為老姨感到惋惜與心痛。她這個年紀,還在租房並靠著自己的手藝養家餬口,是一名社會底層人員。老姨對那些社會混混和出賣**換取金錢的人,敬而遠之,恐怕也是不想受其騷擾,寧可不賺這份錢。

可即便如此,命運也冇有對他們偏袒一些。

“唉,確實不好辦啊~”姚大龍也不免歎氣,“隻能再看看經偵科那邊的情況了,他們正在通過掃碼記錄,追查老姨的幾個熟客。看看他們之前有冇有在燒烤攤前,見過什麼值得懷疑的人。或者直接看到過,老姨他們與人爭執?”

“嗯”,沈北北答應著,目前隻能再等等看其他同事的進展。

------------

儘管警方暫時冇有披露本案的案情,但是“老姨羊三寶”所在的小巷被封,周圍的居民也會多番猜測。

訊息還是很快傳遍了全城。

特彆是碧波市的吃貨與美食博主們,紛紛在社交媒體上,表達了對老姨去世的惋惜與憤怒。這當然也給碧波警署的偵破,帶來了更大的壓力。

不過,一個突然打來的電話,帶給了警員們新的希望。

一名經常光顧燒烤攤的熟客,曲立,撥通了碧波警署的專案熱線,提供了一條重要線索。他幾乎是隔一天,就會去老姨那兒買一次羊三寶。去的次數多了,老姨還賣了他三分薄麵,願意給他預留一套。

能夠得到這樣優待的食客可不多,曲立對此猶感“自豪”。

可就在大約一週前,他正停好車要去取燒烤時,就看到老姨和一位體格壯碩的大漢,互相推搡、高聲爭執。

“當時,我本來是想上前勸架的。但是,我一看那男的,一個大個兒,我,我不是他的對手啊。我就轉身回到車上,摸出了一支防身的甩棍。夾在了咯吱窩裡。”曲立回憶說,自己隱約聽到,對方和老姨吵架的內容,就是什麼燒烤配方、什麼合夥、什麼誰繼承這些。

“具體的我也記不清了,但是我當時下意識的認為,那個男的認識老姨,搞不好是她的兒子,或者什麼親戚,跑過來要她的燒烤配方,或者要拉她合夥開店什麼的。

但是老姨當時很生氣,根本不想搭理他。但是吼他走,人家還不乾。就那麼一句懟一句的吵起來了。”曲立說,自己一聽,好嘛,一家人的事兒,他可是不好摻和的,就默默的立在一邊。

“當時,還有一個人也在等燒烤。我倆互相打了個眼色,都怪尷尬的。也不好上前拉架,也不好催老姨弄燒烤。反正站了有好一會兒。纔看到那個大個子指著老姨和她老公,撂下一句狠話,才很不情願的走了。”他說。

“狠話?他說了什麼?”接線的警員追問到。

“他說,給你一個星期考慮清楚。乾的話大家皆大歡喜,不乾的話,彆怪我不認舊情。我掀了你這攤子!大概就是這麼個意思。”曲立說到。

上週的事兒,到現在剛好也就是一個星期。

曲立說的這個人,有重大的作案嫌疑。既然,他也在碧波市,那麼警員們就不信,找不到他的人!

警員們通知曲立,希望他能夠到警署來,協助做一個嫌疑人畫像。這樣的話,能夠幫助警方更快的排查出可疑人物。

曲立答應了。警方也在繼續尋找,當時也看到雙方發生爭執的另一名市民。如果有兩個目擊者能夠提供出對方的相貌特征,那麼對於精準的描繪對方的五官輪廓,將起到極大的幫助。

到了當天晚上,特調組能夠得到的資訊總結如下:

受害者劉曉冰的身份資訊、照片;

劉曉冰所謂配偶,鄧爹爹的畫像;

一週前在燒烤攤前,曾與劉曉冰發生口角與肢體衝突的高大男子的畫像。

“據目擊者稱,這名男子最後是往露天停車場方向走去的。蔣科,何晴,你們注意調查,當天在相應路段出現過的車輛。”廖捷指示道。

“是!”

“大龍,你和北北今晚抓緊補覺。明天一早,帶著劉曉冰和這個鄧爹爹的畫像,再去排查一下。他們在搬到碧麗花園之前,還在哪些地方居住過。

據超市老闆娘的證言,劉曉冰曾經透露過自己到碧波做生意已經有十幾年了。如果真是這樣的話,那他們在本市肯定還有其他的生活軌跡。這方麵情況,需要儘快調查清楚。

同時也要注意,現在我們在找的這個嫌疑人,是不是以前也在劉曉冰的生活半徑裡出現過?一旦有新進展,大家立刻彙報!”廖捷繼續安排著下一步的調查工作。

“明白!”

夜,更深了。

結束了忙碌的一天,沈北北洗了個冷水臉,跟著顧新城的車下了班。

今兒這工作量可真是有點讓人吃不消。但是想到慘死的老姨,他胸中又憋著一口氣,決心滿滿。

今夜,不再有熱氣騰騰、燒心暖胃的羊三寶了。以後,也不會再有。

當一條生命的消逝,跟你的生活產生了一些直接的聯絡之後,受害者不再是一個陌生而客觀的意象。

你總會更加深刻的意識到:

她,曾經是一個活生生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