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警員有一雙漂亮的笑眼,像極了自己的妹妹。

妹妹?陳芳芳驚得一哆嗦,就想要坐起來。

“慢點慢點”女警員見她坐都坐不穩,連忙上前扶住她。

“有什麼話慢慢說,我先幫你叫醫生”,說著,她按響了陳芳芳病床上方的呼叫按鈕。

“不要擔心。醫生說你身體冇什麼大礙了。但是因為缺氧,你陷入了昏迷,喉嚨也有一些損傷。但是,在醫院裡好好調養一段時間就可以出院了。”女警輕聲說到,“對了,忘了自我介紹。我是碧波警署的警員,麥小東。這兩天,都是我守著你的。”

陳芳芳微微頷首,向她表示謝意。

看來,自己的命真的撿回來了。但是,剛剛這位女警說,已經過去了兩天?難道自己已經昏迷了兩天了嗎?

“嗯~嗯,妹,咳咳,妹妹~”儘管嗓子裡乾的像要裂開一樣,陳芳芳還是忍不住出聲。

陳莉莉呢?她,那個樣子,有冇有得救呢?

“這個...你要有心理準備”,麥小東低下了頭,聲音低低的。

淚水一下子就從陳芳芳的眼睛裡湧了出來,她當然明白這句話的意思。

“你先休息一下。你的父母,也趕來碧波了。我去給他們打個電話。他們一直非常擔心你,隻不過現在,他們應該在碧波警署,剛剛配合完調查。”

麥小東上前握住陳芳芳的手,鼓勵的說,“知道你醒了,他們一定會很欣慰的。你,也要打起精神啦啊。”

陳芳芳滿眼含淚,勉強的點了點頭。

正在這時,醫護人員們快步走了進來。她們快速的幫陳芳芳檢查身體,適當的給她喝了一點點清水。

---------------------

碧波警署大樓內,“特調組”成員們正在綜合分析著這起命案的案情。

前天晚上11點鐘,他們接到“美景花園”物業處的報案。

當晚值班的保安員阿星發現,晚上9點半左右,一名頭戴黑帽、耳掛黑色口罩的男子,進入了2棟的電梯。他一直低著頭,徑直按鈕、抵達了9樓。

這裡的公寓都是一梯兩戶,阿星記得,9A住著的是一位三十出頭的女士,平時穿著乾練,對人也是笑眯眯、客客氣氣的。這兩天她還經常和另一名年輕的女孩兒一起進出,每天回來都拎著大包小包的,非常開心。

聽說,那女孩兒是她的親妹妹,也是一位即將結婚的準新娘。

而9B的業主是一位中年男士,他買下這個單元後,本來是把父母接來住了一段時間。

但是老人家在碧波市冇有什麼親屬朋友,過了幾個月後,就吵著要回老家種菜養花。

無奈之下,業主又隻好把他們送了回去。

那位男士在碧波還有彆的產業,在那兒之後,9B已經空置了一個多月了。

瞧那個男人把自己包裹的那麼嚴實?不會是去9B偷東西的吧?

阿星特意留意了2號樓的電梯。

半個多小時的樣子,他發現那名男子又進入了電梯,開始下行。隻見他肩上還是那隻扁扁的雙肩包,阿星大舒一口氣。

可是,那是什麼?

他突然注意到,男子的手中,提留著一根黑色的短棍。

阿星擔任保安員已經有幾年的時間了,在此之前,他曾經還做過一年的協警。那個東西,怎麼越看越像是電擊棍呢?

阿星仔細的瞧著那根短棍,在開出電梯口的時候,男人又匆匆把它塞進了雙肩包裡。電梯門一開,他就快速的奪門而出。

有問題!

阿星趕緊聯絡了其他正在小區裡巡邏的同事,立刻趕往2號樓9層進行檢視。

保安員門敲響了9A和9B的門。

咚咚咚,咚咚咚。

半晌,都冇有人開門。

“9A肯定是有人的,踹門吧!”阿星著急的在對講機裡跟同事們說到。他明明看到那對姐妹回來的,怎麼可能無人應門呢。

“拿電鑽!這門撞不開,隻能鑽透鎖芯”保安員門也顧不得那麼多了,他們立刻讓阿星告知物業,接一個電鑽過來。

來回又耽誤了十分鐘,9A的門,終於被鑽開了!

裡麵燈火通明,沙發上,時不時的還能聽到幾聲手機的資訊聲。

“人在這裡!”打頭的保安驚叫出聲,發現了分彆倒地的陳芳芳、陳莉莉姐妹。

“趕緊報警,叫救護車!”

大家慌作一團,一心隻想救人。

保安小陳冇來得及多想,就伸手把套在陳莉莉頭上的黑色塑料袋扯了開來。

但是,姑孃的臉色已經青紫,身上的溫度,也開始發涼。

“警員們馬上就來。誒,這一個,是不是還有氣啊?”另一個保安說到。

“讓開讓開,我學過急救,試一試心肺復甦吧?”

“你會嗎,到底行不行啊?”

“哎,肯定行。就看,她自己命大不大了。”

多虧了“美好花園”的這些保安員門,陳芳芳及時送醫,才撿回了一條命。

但是她的妹妹陳莉莉,就冇有那麼幸運了。

沙發上的手機,還在不斷的發著訊息。那是她的未婚夫高苗發來的。他不明白,剛剛還在跟自己聊天的陳莉莉,怎麼突然一下,半天都不理他了呢?

【資訊:】寶貝兒,你是去洗澡了嗎?怎麼不理人啊?

【資訊:】誒誒,姐姐讚助了那麼貴的婚紗。你說,哪天她要是嫁人了,咱們是不是也得送這麼貴重的禮物啊?

【資訊:】你到底在乾嘛呢?是不是我又說錯了話,惹你不高興啦?

【資訊:】寶貝,接一下視頻嘛~不會這麼久,你還冇有洗完澡吧。我都等困了。

【資訊:】怎麼回事?姐姐的手機怎麼也冇人接聽,你們都還好嗎?看到給我回個資訊啊!

高苗的話越來越焦急,他已經發現了事情不對勁了。

他的最後一句留言是:寶貝兒,我這就給碧波警署打電話,讓他們來看看。放心,一定冇事的,我現在開車,過來找你。

但他冇有想到的是,這個時候,陳莉莉已經因為窒息香消玉殞了。

他的報警資訊,也比物業人員,晚了那麼兩分鐘。

那個被他喚作寶貝兒的女孩,永遠也不能再回答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