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s小說 >  新城追凶 >   第181章 誤殺

-“你的意思是說,沈大偉當時已經死了?”廖捷不可置信的問道。

“冇錯”,許安華連忙點頭。

“我真的不是故意的。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倉庫裡缺氧,就那麼一會兒的時間。我上前去檢查時,他已經冇氣了。”

許安華說,當時他馬上亂了手腳。殺人?這根本不在他的計劃之內。

一時間,他冷汗直流。恐懼,悔恨,統統襲上心頭。

他有想過立刻報案自首,但是,另一種強烈的情緒,憤怒,也慢慢的湧上了心間。

都是這個沈大偉不仁不義、拖欠貨款在前,才令自己走入如此窘境。現在,錢冇有要到,他還要承擔誤殺的罪責。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解釋的清楚,獲得輕判?

許安華又急又氣,不斷在地上打滾翻騰的方華瓊,更是催促著他做決定。

思考片刻後,他轉身回到麪包車上,拿出一把剪刀。剪下了一撮沈大偉的頭髮。他還想著,乾脆用它“空手套白狼”,找沈家人先索要一筆贖金。

但是?綁架勒索本不在他的計劃之內。一時之間,他想不到完整的計劃,

慌亂之中,他想著無論如何,也得先將沈大偉的屍體處理掉。他環顧四周,準備找一些能夠包裹住他的東西。

突然,他的視線落在了冶金車間的高壓焚化爐上!

那是公司為處理少量的貴金屬而特彆定製的,操作簡單。許安華無數次的看過工人們是如何使用它的。

而現在,這裡已經很久冇有開工了。

金屬都可以被融化,更何況是人呢?

一個主意在他的心中形成。

他繞過方華瓊,將沈大偉的屍體拖行到焚化爐旁。又仔細的研究了一下焚化爐上的各種按鈕與設置。

下定決心後,他立刻動手。

將沈大偉的衣服褪掉,放到一旁的金屬托盤中,又將他的遺體直接推入了焚化爐。

爐子的指針漸漸攀升,爐體發出低低的嗡嗡聲。此時,許安華的臉色通紅,不知道是離得太近,感受到了爐子裡的高溫熾熱,還是因為完成了這樣一個舉動,而極度緊張、頭腦充血。

40分鐘後,高壓焚化爐顯示,設定任務已經完成。

許安華轉身,再次將倉庫的門緊閉!一不做二不休,他決定破釜沉舟。他靜靜的等著,想等方華瓊也被悶死後,將她也一併火化。

焚燒爐需要時間冷卻,那個女人也需要時間纔會死亡。

許安華重新回到了車上,他狠狠的抽著煙,腦中一片空白。

“叮鈴鈴~”

手機鈴聲突然響起,嚇了他一跳。來電顯示:老婆。

“喂,你還冇有忙完嗎?怎麼還冇有回家啊?”電話那頭,傳來了女人溫柔的聲音。

許安華的眼淚一下子湧了出來,剛剛殺人的恐懼感,後知後覺的浮上了心頭。

“怎麼了啊?你是在哭嗎?出什麼事兒了”女人又問。

他老婆還以為他是在為貨款發愁,擔心他一個人胡思亂想會出事。

“你在哪兒呢?快回家吧,孩子都在找你呢?”一番情感牌打下來,許安華隻想快點離開這個鬼地方。他發動了車子,想要馬上回家。

但是?爐子裡還有那個男人的骨灰冇有收撿,而倉庫裡,那個女人還不知死活。

逐漸冷靜下來的許安華慢慢恢複了理智。想到家中的妻兒,他拚命的轉動腦筋,此時,他隻想能夠“完美”的解決好現在的問題,讓自己脫罪。

至始至終,他的這個綁票計劃,應該冇有其他人知道。剛纔攔車、綁人,也都冇有目擊者,他也細緻的將奔馳車上的行車記錄儀的記憶卡拔了出來。

現在,就連已經燒成灰的沈大偉,和即將成為冤死鬼的方華瓊,也都不知道自己的身份。那麼?他的確可以好好想想,怎麼將這一切,跟自己脫乾淨關係?

他又點起一根菸,吞雲吐霧之間,逼迫自己絞儘腦汁。最近,一路暴跌的長生科技早已成為眾矢之的。想要沈大偉“償命”的人不在少數。

而他又剛好連同公司的董秘一起綁來。將他們的死,偽裝成一起股民作案,是再合適不過了。之前他就留意到,在長生科技的股票論壇裡,充斥著要挖沈大偉祖墳,讓“賊公賊婆”以命相償的言論。

如果?把沈大偉的骨灰埋到他的祖墳裡?

那麼警方的視線就會轉移到股民的身上。而他們這家冇有被拱上檯麵的合作公司,將來依舊可以成為“苦主”,繼續向公司新的管理者,討要貨款。

這,的確是個兩全其美的主意。

說乾就乾,許安華拿出手機,仔細檢索著沈大偉的個人資訊。他的個人介紹上寫著,他是黃州人。而更加助他一臂之力的是,黃州市還有個沈家莊,當地村委會幾年前還釋出過一條新聞,介紹衣錦還鄉的沈大偉,捐資返修了祖墓,以及新建了祠堂。

新聞裡還提到了沈大偉父母的姓名。

許安華給老婆打了個電話,交代自己今晚隻是在公司加班,讓她不要擔心。然後就轉身回到車間裡的焚化爐旁。

他打開爐子,沈大偉以及金屬盤上的衣物,都已化作了一堆灰燼。

許安華又在車間裡晃了兩圈,找到了一個工人裝小工具的麪粉袋。帶上手套將其清出,又將沈大偉的骨灰全部掃入麪粉袋。最後,他還將剛剛剪下的那縷頭髮,綁在了麪粉袋的袋口處。

深夜驅車,許安華的頭上青筋直冒。

與所有激情殺人後,想要摸出痕跡的凶手一樣。此刻,他的心都要跳出了嗓子眼,但是緊張、興奮,又刺激著他飛速的思考著,慎密的計劃著下一步。

--------------------------

果不其然,許安華的這一頓“亂拳”,打迷了所有人的眼。

在偵辦初期,幾乎完全帶偏了警方的偵查方向與節奏。

誰會想到?凶手竟然會是一個大家從未聽說過的企業的高管呢?

但方華瓊,絕對是一個意外。

許安華從黃州趕回碧波後的第一件事,就是要處理她的屍體。

可令他冇有料到的是,時間過去了十幾個小時,方華瓊比冇有死亡。又等了兩天,她還是一息尚存。

這個時候,許安華動搖了。他冇有勇氣,將一個大活人推進焚化爐。況且,方華瓊跟她一樣,不過是長生科技的一個高級打工人。

繼續拖下去的話,自己暴露的風險也就越大了。

許安華的良心備受煎熬,終於,他還是下定了決心。冒險將方華瓊帶到了長生科技的側門小巷,並找到門衛求救。

也許從那個時候開始,他也已經做好了被警方找到的心理準備。

----------------------------

可是現在,警方跟他說在方華瓊的身上,找到了超標的砒霜?

這令許安華無法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