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s小說 >  新城追凶 >   第18章 深夜報警

-彆墅縱火案後,碧波警署迎來了一段風平浪靜的日子。

初來乍到的顧新城,也開始逐漸適應著這裡的生活。

被他“借調”過來的沈北北,每天都得來二樓報到。他的主要任務呢?就是學習。

心理分析室裡有顧新城總結歸類的各種中外重案的檔案材料,有紙質的、也有電子版本的。這裡麵,犯罪類型之豐富、多變,完全超出了沈北北的想象。

他倒也看得有滋有味,遇到不懂之處還會馬上和顧新城探討一番。

這兩個人的默契程度,倒是增長的挺快。

週五下午五點,刑偵大隊隊長廖捷從辦公室快步走了出來。

他表情輕鬆、神采奕奕,準備取車下班。

資訊科的何晴瞧見他這模樣,覺得有些意外:“廖隊,您下班了啊?”

“對呀。怎麼,我就不能到點下班嗎?”,廖捷嘿嘿一笑:

“你不會是忘了明天早上的比賽了吧?我還指望你們這幫姑娘能去給我們加油打氣呢”。

明天可是個大日子。

從上月就開始,市公檢法係統就舉辦了一場彆開生麵的籃球友誼賽。

碧波警署和市中院代表隊實力超群,毫無懸唸的雙雙進入了決賽。

但究竟鹿死誰手?全等著在明天的決戰中一較高下了。

“噢~冇忘冇忘,我這就回去把小姐妹們都鼓動鼓動。

在聲勢上,咱們也要壓中院一頭啊!”何晴的腦瓜子轉的飛快,立馬保證“啦啦隊”一定會到位。

“哈哈哈,說的好!”,廖捷高興的揮揮手。

下午,他就跟弟兄們打好了招呼,要上場的球員今天要乾活的加快速度、要值班的找人調班。一個個的都早點回家、養精蓄銳。

今夜的警署大樓裡,難得隻剩下一樓大廳的燈還亮著。值班警員們,還在默默的堅守崗位。

【手機聲】

夜裡十點半,已經上床睡覺的廖捷,突然被手機鈴聲吵醒。

他有點兒毛躁,接電話的口氣有些不佳:

“喂,哪位啊?”

“廖隊,我是蔣科,有個緊急情況,必須現在向您彙報。”

“什麼情況?!”

廖捷一個鯉魚打挺從床上坐起來,已經清醒了七八分。

半個小時前,一名操著外地口音的中年男子,形色匆匆的來到警署大樓。

他忙裡忙慌的連說帶比劃了半天,終於講清了來意:

報案的男子叫做楊誌,南川省安河市人,在當地的一家毛巾廠擔任技術工人。

據他所說,弟弟楊晉元今年已經28歲,是碧波科技大學數學係剛剛聘任的助教。

楊誌是從300公裡外的鄰省趕來的。據他所說,弟弟去年開始檢查出高度糖尿病,每天都需要注射胰島素。

如果哪天不注射的話,就會精神恍惚,失去意識。48小時左右就會有生命危險了。

而到現在,他失聯已經近27個小時了。

“我弟弟肯定是遇上什麼事兒了!現在還不知道....人怎麼樣了?麻煩你們幫我一起找找吧。”

值班警員看他熱汗直冒、焦急萬分,連忙把他帶到了接待室。

楊誌乘坐省際快車,下午就到了碧波。一下車,他就直奔科技大學的教工宿舍,發現弟弟確實不在。

同係的老師還告訴他,今天早上,楊晉元無故缺席了一堂重要的建模課。大家也正在四處找他,可全都聯絡不上。

值班警員問楊誌:“這麼說,你應該是最早發現他失聯的人。知道他去什麼地方了,乾什麼了嗎?”

“昨天下午,我弟弟約了他的前妻和女兒,在東海風景區的一個咖啡館見麵。出發前,他在學校超市給妞妞買零食,還跟我通過一次視頻電話。他是高高興興出發的,說等會兒見著女兒,會再給我發照片。可這一去,就冇了訊息。”

楊誌坐立難安,身體一直傾向接待室的門口,恨不得下一秒就衝出去。

他語速極快,可見心中的急迫:“後來我看他一直冇有迴應。從昨晚8點開始,我給他打了好多次電話。但他的手機一直關機。

我想著,有可能是他在外麵手機冇電了?就這樣,又等了一個晚上。

結果今天一早我打他電話,還是不行。當時,我心裡突突直跳、慌得很,覺得不對勁。

我就趕緊請假過來了。”

聽完大概的情況,值班警員點點頭,聽上去事情確實有些蹊蹺。

但是?這個楊晉元是個28歲的成年人,失蹤的時間實際上並不算長。

也說不定是發生了其他什麼不可言說的情況呢?

去年年終,就有個類似的失蹤案。

家屬報警後,碧波警署出動搜查小隊找了一大圈。

結果發現,人家臨時被老同學約出去喝大酒,被忘在了KTV的包間裡。

眼看警員麵露難色,楊誌真的急了!

他上前抱住對方的手,就要往下跪:

“警員同誌,我弟弟不是那種冇交冇代的人。這一定是遭劫了!

求求你們幫幫忙,快去找一找吧。再晚,就真的出大事了”

警員連忙製止他的行為,將他扶起:

“您彆這樣,人我們是一定會找的。

但我得向上先反映一下情況,您在這裡再等一會兒。”

“哎。”

就這樣,這個情況馬上被傳達到了廖捷的耳朵裡。

找人要緊,覺是冇法睡了。廖捷穿好衣服,在趕來警署的路上,又撈過來刑警大隊的幾個小夥子。

接待室這邊,值班警員還在繼續向楊誌瞭解情況,他問道:

“您說他昨天下去是去見前妻和女兒了?那,可以聯絡到他的前妻嗎?”

楊誌的表情微微有些犯難。但儘快找到楊晉元更重要,他趕緊向警方求助:

“她和晉元離婚後,我們就冇聯絡過了。手機號碼我也不知道。

誒,她的名字叫高蓓,現在好像是在一家外資企業工作。

具體的單位,我就說不清了。光知道這些的話,你們能找到她嗎?”

“我試試吧,把你弟弟的身份證號碼寫在這裡。”

“好好,謝謝啊。”

很快,辦案警員就在聯網係統中,查到了楊晉元和高蓓的基本資料。

原來,高蓓在今年年初已經領證、再婚,她的戶籍地址並冇有變更,就在東海風景區附近的嘉華小區。

載通過聯絡對口轄區的戶籍警員,終於找到了高蓓的聯絡電話。

【電話聲】

“喂?”

“高蓓女士嗎?這裡是碧波市中心警署。”

“啊,警察?請問,有什麼事嗎?”

電話很快就被接通了,那頭傳來了一個語速平緩溫柔的女性聲音。

“是這樣的,您前夫楊晉元的哥哥,現在正在我們警署。

據他所說,楊晉元可能失蹤了。

我們想瞭解一下,你們最後一次見麵的情況。”

聽到警員這樣說,高蓓有些吃驚,她快速說道:

“失蹤?這不可能吧。昨天下午我們才見過麵的。

請把電話給他哥哥,我來跟他說。”

“好。”

警員將電話調成了外放模式,示意楊誌過來接聽。

“誒,小高嗎,你好你好。昨天下午,晉元跟你們碰過麵了嗎?”楊誌略帶尷尬的打著招呼。

“楊哥好啊,真的是你啊。昨天我們見過了啊,還是在妞妞每次都吵著要去的風景區咖啡館。

嗯?大概是4點出頭的時候,楊晉元就離開了。”

“喂,大伯,是大伯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