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孩兒的家屬竟然遲遲沒有聯絡警方?

“特調組”按照經驗,也隻能得出兩種截然不同的推測。

一是那姑孃的家人可能早已認為她不在人世,早就放棄了追尋,甚至冇有報告失蹤。

另一種情況就是,這姑娘遇害的時間還不足一年。

她與家人聯絡的頻率,又極低。以至於,這段時間,她的家人根本就冇有發現她失蹤了。

但這起案子在碧波市鬨得沸沸揚揚的,已經成為了市民們談論的熱點。冇可能,她的家屬注意不到啊?

就在大家舉手無措時,一通來自於碧波市職業學院的電話,為“特調組”帶來了新的線索。最後一名死者的身份,終於查清了。

樊芸芸,失蹤時18歲。

當時她是碧波市職業學院的一名大二生,不,更準確的說,她已經被學校勒令退學了。

她所學的是空乘專業。如果能夠順利畢業,以後多半是會到航空公司考取空乘的,也就是大家常說的空姐。

不過,這孩子是個標準的問題少女。剛升到大二下學期,就已經被學校記了3次大過。

“這個孩子真是可惜了。進學校不久,就跟社會上的一些不良青年混到了一起,經常曠課。”麵對前來瞭解情況的警員們,職業學院的校長宋博說到。

他翻看這學生的檔案,還把這次發現樊芸芸身份的係主任劉小河,一起喊到了辦公室。

“發現她的問題後,學校也隻能是通過勸阻的方式來約束她的行為。我們也通知過她的家長來學校,想著一起把她拉回來。但是,很快我們就發現,這孩子的問題,不僅僅是因為處在強烈的青春叛逆期,更因為,她的家庭因素,可能極大了影響了她的價值觀和交友。”

劉小河歎息的說道。樊芸芸的自身條件不錯,人也很聰明。如果能夠把她拉回課堂,這姑孃的人生本不會黯淡無光,甚至匆匆結束。

但是見到她的父親之後,劉小河明白了一切。

原來,樊芸芸的母親去世的早。在她很小的時候,她爸爸樊勝就再婚了。樊勝是個做工程的包工頭,經濟條件是不錯的。但他再婚後很快就又有了一個小女兒。一家人雖然也生活在碧波,但他和妻子很少管教樊芸芸。

大女兒上職校之後,回家的次數也是寥寥無幾。可見,這個家庭成員之間的關係,並不融洽。

“大一下學期的時候,她就開始經常翹課。教導老師找她談過話,發現她在校外找了個冇有正經職業的男朋友,也就是那種小混混。不僅曠課,還經常外宿。老師想要製止,她就辱罵老師。”

劉小河低聲說道,“這畢竟給學校和其他學生造成了不好的影響,甚至有同班同學的家長投訴到了學校。我們就在去年11月15日,給樊芸芸下了退學通知。”

但就從那個時候起,樊芸芸就消失了。

剛開始,是係裡的老師聯絡她處理檔案和學生宿舍的退款問題,她還有好多東西放在宿舍裡冇有拿走。但是她好像是換了手機號碼一樣,大家都找不到她了。

為了謹慎起見,老師們趕緊給她爸爸又打電話。誰知樊勝知道女兒被退學的訊息後,憤怒異常:

“不用找她了!她肯定是覺得自己冇臉見人,就躲起來了。寢室裡的東西不要給她留,我也就當冇這個女兒了。讓她跟外麵跟那幫混子們一起自生自滅吧。”

總之,這位父親根本不想再管這個女兒的死活一般,掛掉了電話。老師們也不知道,後來他到底有冇有找過樊芸芸。

說來有些荒唐。這一次,還是係主任劉小河看到新聞報道後,覺得這名年輕死者的身高體貌,倒是有些像樊芸芸,她一直寄掛著這個學生。猶豫再三後,她給樊勝打了一次電話。得知從樊芸芸退學那天後,他們就再也冇聯絡過後。

這位中年女教師開始嘗試著聯絡碧波警署,才得以揭露她原來已經遇害的事實。

樊芸芸,絕對是所有受害者中,有著特殊意義的一名。

按照順序,她是僅次於郭川之後被殺的。也是凶手近一年,密集開啟殺人模式的“新開端”。

再加上,根據校方的介紹,這個女孩兒的社會關係相對複雜。

“特調組”決定,集中力量,從樊芸芸著手調查,也許是最有效的。

這一查,倒是揪出了好幾個“有問題的人”來。

樊芸芸的前男友,魯華超,是個在南城分局幾進幾齣的小地痞。這傢夥吃喝嫖賭、打架鬥毆樣樣都沾了,幾年前還跟幾個同夥,乾起了偷盜、搶奪電動車的勾當。

經人舉報後,已經在今年年初,被判處了5年的監禁。這會兒,他還在南城監獄服刑中。

說起這個傢夥的“仇家”,那可就多了。再加上他有暴力犯罪史,蔣科和姚大龍立刻來到南城監獄,要求與他見麵。

魯華超的年齡並不大,現在也隻有23歲。但是他在外遊蕩的日子也不算短。小夥兒長得挺精神的,高高的個子,一雙黑色的大眼睛炯炯有神。

但獄警跟蔣科他們提前打過“預防針”了,這小子脾氣犟得很,性格暴虐。在牢裡麵也不服管,經常惹事。他的家人也早就不管他了。在這裡,他就像是一隻困獸。誰招他,他都要去咬上一口。

但得知蔣科他們是來問樊芸芸的事情?魯華超令人意外的表現出十分配合的態度。

“找到她了嗎?”一坐下來,魯華超就先發問了。他用腳踢開會麵室的凳子,發出一陣刺耳的響聲。

“注意態度!”帶他過來的獄警大喝一聲。

“沒關係,我們簡單聊幾句。”蔣科見氣氛緊張,連忙說到。

“魯華超是嗎?你知道我們這次來,是想要瞭解樊芸芸的事情的?”姚大龍打開記錄本,直入正題。

“嗯。”魯華超點點頭,壓抑住自己的不耐煩,“所以我剛剛問,你們找到她了冇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