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者的身份確認工作還在持續的進行中。

警方對外公佈了案情後,整個碧波市的市民都感到驚恐萬分,對這起惡性案件議論紛紛。

“特調組”緊急召開了案件分析會。

刑偵大隊隊長廖捷正向警員們梳理情況,“目前發現的死者共有5名,3女2男。年齡跨度也從十七八,到六十多歲。現在,隻有最早遇害,年齡也最大的受害者郭川,身份得到了確認。但是,經過對其社會關係的背景調查,暫時冇有找到任何值得懷疑的嫌疑人。”

“隊長,這個郭老伯失蹤當天,是一個人出街的嗎?”沈北北舉手問道。

“並不完全是。”廖捷拿出郭曉明當年的報案記錄。

“郭老伯是在兩年前的4月3號早上7點左右,跟小區裡的另外一對老年夫妻約好,一起去附近的蔬菜集市購買新鮮蔬的。他們三人是一起出發,在集市逗留了近20分鐘之後,另外兩名老人提議,還要繼續搭乘5路公交,去2站路之外的花鳥市場。他們邀約郭老伯一同前往,但郭老伯不喜花鳥,婉拒後決定獨自步行回家。也就是在當天早上7點半鐘左右,他們幾個人纔在蔬菜集市的正門口。”

那兩名老人當初也到警署來錄製了口供,他們記得很清楚,郭川說他會直接回家。而且,當時他的手上還提著一大袋蔬菜,不可能在外逗留太久。

來碧波之後,郭川已經去過好幾次蔬菜集市。步行回家也不過十幾分鐘的路程,即便是老人,也不會記錯的。

當時,南區分局已經派人去走訪過集市周圍的商戶,大家也都說不記得當天早上,附近有發生過什麼吵嘴鬥毆的事情。

可人來人往,也冇有人對這個拎著蔬菜的大爺有什麼特彆的印象。

廖捷說完基本情況後,警員們陷入了沉默。

大白天的,郭老伯又冇有跟人結怨,僅僅十多分鐘的回家路,他是怎麼不見的呢?

“隊長,那個十七八歲的女孩子呢?還冇有家人來認屍嗎”資訊科的何晴有些遲疑的問道。

這個年齡的女孩子失蹤,家人一定心急如焚,再加上她的死亡時間大概是一年前。按理說,應該是能比較快的找到家屬的。

“有幾位報失蹤的家屬來過電話,但是仔細溝通後發現都不是他們的親人。找到的這個女孩個子較高,接近一米七。其他幾個疑似者,都冇有這麼高。我們還在繼續通知比對中。”廖捷繼續說到。

他的話引來又一陣沉默。都說巧婦難為不米之炊,警員們也是一樣。

幾名死者的遺體上,都還穿戴著他們遇害時的衣物,但手機、身份證、包包等私人物品,卻都不翼而飛。

難道是劫殺嗎?

但是如果隻是想要竊取一些財物,犯得著這般處心積慮的殺人和掩埋屍體嗎?

暫時,碧波警方隻有一邊等待更多遇害者身份的確認,一邊再從郭老伯消失的那個蔬菜集市入手調查了。

接下來的幾天,“特調組”的精英乾警們身著便衣,來到南城嘉豪苑小區附近展開走訪。

這裡有幾個緊鄰的樓盤,都是近幾年陸續交付的新商品房。整個社區的規模很大,轄區內的人口約有3萬,且以年輕的白領階層為主。

小區離著郭老伯屍體被髮現的廢棄工地,有著十幾公裡的距離。

凶手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的蔬菜集市呢?

警方首先懷疑的,便是兩年前每日從市郊將水果、蔬菜拉到嘉豪苑集市來售賣的菜販子了。

嘉豪苑小區所在的位置,並不在配送條件便利的市中心。兩年前,大型的商超還冇有開到這塊來。就有些頭腦活泛的菜販子,從市郊的菜農和果農手上,收購新鮮的蔬果,拉到集市上售賣。

集市上賣貨,是需要向管理處註冊與覈準的。需要有個體戶營業執照和健康證明,繳納攤位管理費,還需要有人守攤和維持攤位衛生。

去年,小區旁邊開了一家大型商超,把集市的生意擠了個七零八落。如今整個市場基本上都已經空置,靜待拆遷了。

但是管理處的存檔還是在的。

“特調組”警員們拿到當時的營業名單後,就開始了一家家的排查。

大多數的商戶都已經不再從事“販菜”生意了,但都還在碧波常住。很多人換了行當,賣服裝的、跑出租的,但調查後也都規規矩矩的,冇有人惹是生非過。

麵對警方的詢問,他們大多也是一頭霧水。對已經死去的郭老伯,已經冇有半點印象。

排查進行到第三天,最後一名受害者的身份被覈實了。

牛永好,43歲,是市區一家4s店的保安人員。

據牛師傅的同事說,一個月前,他剛跟公司提了離職,準備回到老家的城鎮工作。

但是兩週前,他在老家的妻子打電話到公司詢問過,說丈夫冇有回家,手機也打不通了。4s店裡的員工多為年輕人,平時跟牛師傅見麵打打招呼,也很少說得上話、聊得上天。

雖然覺得奇怪,但是也冇有多想。

誰知道老牛是不是拿著錢不想回家呢?

這種事情,也不是一件兩件了。

直到一名員工看到了廢墟工地謀殺案的報道,從警方已經打了馬賽克的照片上,依稀認出,最新一名遇害者穿著的服裝,跟他們4s店的保安服,非常相似。

那批保安服是定製的,4s店主要銷售的是一個知名日係品牌的家用轎車。品牌那邊比較講究企業文化和標示的統一,所以保安服也是少見的灰色布料,紅色縫邊。

領子和肩章也是紅色的,很好辨認。

他立刻向公司反映了這一情況,公司的人事專員再次聯絡了牛師傅的妻子,發現他還冇有回家。於是,公司派人到碧波警署認屍,來人一看,馬上就確認,此人正是消失了一個月的牛永好。

至此,兩名男死者的身份已經清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