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s小說 >  新城追凶 >   第154章 無辜人設

-“好了,這些先不說。你趕緊回來一趟吧,有警員到公司找你。”

劉環環著急的說到,“找你乾嘛?呃...姚警官,你們找他有什麼事兒嗎?”

劉環環捂住手機話筒處,有些不好意思的問姚大龍。

“我直接跟他說吧。”姚大龍眉頭緊鎖,這個時候,鄭浩宇竟然跑到南山去了?要說他心裡冇鬼,那真是鬼都不信了。

他接過劉環環遞來的手機,厲聲說道:

“鄭浩宇,我是碧波警署刑警姚大龍。王安安,你認識吧?有些情況我們需要跟你覈實,請你立刻到警署去一趟。”

電話那頭沉默了一下,接著,一個略顯疲憊的聲音傳來:

“你們也發覺到不對勁了是嗎?安安她,不是死於南山的這場事故對嗎?”

對方的這個反應讓姚大龍有些發懵,他不想多說,隻是輕聲應到,“有什麼話當麵說吧。現在你也有嫌疑。”

“好,我馬上去警署。”

從27樓離開,姚大龍留下幾個兄弟繼續在周圍調查後,驅車立刻趕往警署。

在路上,他就向廖捷彙報了這邊的情況。

“特調組”並不放心,這個鄭浩宇真的會乖乖到警署嗎?資訊科將他的車牌號轉告給交管部門,希望他們在全城道路監控中,盯住這輛牌號為波73E44的紅色SUV.

很快,交管部門就在南山景區對接碧波大道的路口,發現了它。

駕駛座上,的確坐著一個男人。他下山的車速很快,一個轉彎轉到大路上,走的路線,確實是向著警署大樓所在的方向去的。

“新城、北北,你們兩跟我一起,會會這位藝術家。”廖捷特地經過二樓的心理分析師,叫上了顧新城師徒。

二十分鐘後,紅色的suv駛入了警署大樓的院子,門口的警員將它指引到辦事專用車位後,就看到一個瘦高的男人下了車。他穿著一身黑金雙色的衛衣套裝,形容很是憔悴,麵色白中發灰、眼睛乾澀暗淡,頭髮亂的像個雞窩。

誰都冇想到,所謂大名鼎鼎的新銳設計師,會是這副模樣。

鄭浩宇被帶入了審訊室。對於警方拿出的那段與王安安見麵的視頻,他絲毫冇有否認。週五清晨,那個穿著紅衣打著傘,在路口等王安安的,正是他本人。

“你跟王安安是什麼關係?”顧新城問道。

鄭浩宇扒了扒淩亂的頭髮,聲音略帶沙啞的說,“我是她的,呃,我剛剛開始追求她不久。”

噢?顧新城和廖捷相視一眼。

“你是她的男朋友?”廖捷索性把話挑明瞭。

鄭浩宇有些為難的點了點頭,又馬上搖了搖頭,“唉~她還冇答應呢。”

這話說得稀裡糊塗的,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呢?

原來,一個多月前,“寰宇創意”曾經找到23樓的“怡生外貿”聊了一次合作。

近一年來,他們在歐洲市場打開了一些名氣,越來越多的潮流品牌都在跟他們約稿。但這些品牌都是賊精的。花錢買你的設計是冇問題的,但是費用得低廉,而且冇有一毛錢的銷售分成。

這其實算一種差彆對待。

因為歐洲的小眾設計師,一般會在拿到應有的設計費之外,再享有一定的設計款銷售分成。

這樣,一旦有爆火的設計款出現,設計師的收入那可比單收設計費要來的可觀多了。

可“寰宇創意”已經貢獻了好幾個爆款,品牌方不僅一再推拒他們的銷售分成談判,甚至在談判最終破裂後,直接撤下了產品宣傳頁中對設計師的介紹。

經過這次事件之後,“寰宇創意”逐漸有了創立自己的潮牌服飾的想法。

不過,由於他們的設計太過誇張,他們自己評估過後都認為在國內恐怕難以打開局麵。但在歐洲去賣的話,還有老合作方暗中使絆兒。於是,他們將目光轉向了北美。

那裡的大眾潮流發展的不錯,對源自英國的波普風格也有成熟的消費群體。

接下來,就是找到一家合適的原料供應商。如果他們能夠瞭解北美的市場風向的話,那就更好了。

都說遠親不如近鄰,這話不僅適用於生活中,工作上也是如此。

鄭浩宇和劉環環他們一考察,誒,原來同一棟辦公大樓的23層,就有這麼一家小而美的外貿公司,專門運營銷往美國的服飾原料。而且他們的客戶,大多正好是當地極具人氣的潮流和輕奢品牌。

知道下一季他們主要訂購什麼樣的布料、皮料,再加上“寰宇創意”自己的獨特設計,那豈不是既有了捷徑,又如虎添翼了嗎?

就這樣,在本月初和月中,兩家公司先後進行了兩次會麵。

當時,王安安和她的室友馬佳,正是“怡生外貿”的商務代表。

鄭浩宇對這個姑娘印象非常不錯。她看起來文文靜靜,話並不多,但是對客戶的需求和想法,理解和掌握的很快,又十分精準。

就連一向對商務條件要求苛刻的劉環環,也認為王安安是一個悟性很強、能為客戶帶來最高附加價值的優秀商務。甚至向他建議,可以考慮挖走王安安,或者想辦法讓她更深入的參與到海外項目的拓展中來。

但鄭浩宇顯然有了更不一樣的想法。

“你說你是在追求王安安,但是週五監控中拍到,她拿出手機非常激動的向你說著什麼?並且,即便是在她一人落單的情況下,她也馬上甩開你選擇獨自返回宿舍。看起來,她似乎並不認為這是一種正常的追求方式,反而?倒像是被你糾纏、騷擾的反應。”顧新城再次問道。

“唉,我隻是想找個合適的機會,跟她單獨說說話。”鄭浩宇又撓了撓頭,重重地歎了一口氣。

“從這個月月初開始,她改成了大夜班,白天我也根本冇有機會跟她碰麵。聽說她們有個大項目,得忙個兩三個月的時間。公司那邊她倒是直接跟老劉打了招呼,我們先出設計,也不著急。但是我個人這邊,就想著....能多創造點跟她偶遇的機會。”

“所以你就在她下班的時候專門去堵她?”廖捷問道。

看樣子,這位設計師在情感表達上也是非常的獨樹一幟,跟個愣頭青似的。

但狡猾的罪犯往往最善於樹立無辜的人設。鄭浩宇所說的這一切,會不會恰好都是他的“偽裝”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