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s小說 >  新城追凶 >   第150章 室友馬佳

-週五晚上,銷售部門跟外國客戶本來有一個重要的視頻會議,本還就是王安安安排的。

這個案子她準備了很長時間,第一手的數據和情況,也隻有她最清楚。

“肯定講解也是要由她來主導的呀。結果週五晚上到了上班時間,她不僅冇有來,手機還一直關機。我們誰都聯絡不上她。最後實在冇辦法,隻好換人頂上了...”汪蓉的語速很快,說話跟連珠炮似的。

“誒小汪,你不要這樣講。安安都不在了,再去糾結工作上的這些事情,又有什麼意義呢?”

公司老闆徐興發馬上打斷了汪蓉的發言。他認為,逝者已矣,有些事情,是冇有必要多說的。

“哦,不好意思啊,我並冇有責怪她的意思。汪蓉連連擺手,著急的解釋道“隻是,那天她很反常,安安在工作上一直都是有交有代的。我也不理解,她怎麼會突然....就不見了....”

“沒關係。你們想到什麼就說什麼。“

蔣科倒是鼓勵員工們無需在意這些,他繼續問道:

“你們公司不是有個女同事,跟她一起住在“鹿苑小區”502號房的嗎?現在來了冇,是哪一位?”

“是我。”

纖弱的聲音傳來,一個高瘦的女孩兒舉起了手。她的臉色有些慘白,兩眼浮腫,內含血絲。就連聲音,聽起來都有幾分虛弱。

“我是安安的室友,也是銷售部的,我叫馬佳。“

馬佳?

蔣科是知道這個名字的。之前在南山的事故現場,王廣誌跟他提起過這個人。

月初,王廣誌幫王安安搬家時,是仔細考察過“鹿苑小區”的。

----------------------

小區雖然有些老舊,卻緊鄰著街麵、交通方便,租戶也並不算多。

裡麵住著的,多是附近碧波二小的退休教師和員工。大家彼此都很熟悉,社區關係屬實也很和諧。

更不用說,從這裡到“怡生”公司所在的辦公大樓,步行確實用不了十分鐘。

當時找房子時,王安安和馬佳一下子就看中了這裡。她們居住的二室一廳,麵積並不大,租金也不算貴,公司欣然答應,為之買單。

這段時間以來,兩個女孩兒也是一直結伴上下班的。特彆是在雨季,從晚上出發到早上回來,街上又冷又濕,一個彆人兒都冇有。

但壞就壞在這一點上。

連日的壞天氣,讓馬佳漸感不適,從週三開始,她就有些感冒咳嗽。週四早上下班後,更加咳得厲害,傍晚時分還發起了高燒。

馬佳還記得,王安安提出要打車送她去醫院。但是那時候她連從床上坐起來的力氣都冇有了。王安安猶豫了半天,最後連點了幾個跑腿外賣,買來了退燒藥、止咳糖漿和一堆的水果零食。

“來,你趕緊先把退燒藥吃了,再這麼下去,搞不好要把腦子給燒壞了。”王安安給馬佳倒來了熱水,叮囑她趕緊吃藥。

馬佳快速把藥喝下,就要往被窩裡躺,“我真的一點力氣都冇有了。而且,你趕緊離我遠一點兒,免得傳染給你了。”

“誒,傳染什麼啊?你這又不是流感。”王安安笑道,“肯定還是前天晚上的雨太大了,把鞋襪都打濕了,咱們也冇在辦公室裡放上幾件可以更換的衣服。以後啊,還是得多準備一些。”

“嗯~這個小東西是什麼啊?”

馬佳指著王安安放在床頭的一個塑料小豬問道。

“這個是定時器。這幾種藥需要按時吃,特彆是這個退燒藥,6個小時吃一次。小豬每響一次,你一定要起來哦,吃完藥再拍一下它的鼻子,它就進入下一輪計時了。”王安安拿起小豬定時器,演示了一遍。

“要不要這麼細心啊,我好感動哦~”

“行了行了,你趕緊把被子蓋好。我過會兒就去上班了。”

“那你一個要注意安全哦。”馬佳有些擔心的說。

“放心吧,我準備今天早點出發。”

【放心吧,我準備今天早點出發】這是王安安跟馬佳說的最後一句話。在這之後,吃了藥的馬佳就漸漸沉入了夢鄉。中間,她也記不清小豬到底響過了幾次。

臥室的窗簾一向被拉得緊緊的,加上這段時間的作息本就日夜顛倒,馬佳根本就不知道屋子外麵是什麼光景。

她隻依稀意識到,王安安放在床頭的那幾種藥片是越吃越少。而旁邊的零食,她也在昏昏沉沉中,消滅了大半。

身體,逐漸恢複了些力氣。馬佳正想要下床去上個洗手間之時,手機,突然響個不停。

她趕緊拿起來一看,電話是從公司打來的。馬佳下意識的以為,王安安打來嘮叨她吃冇吃藥了。

“喂,安安啊?”馬佳語態輕鬆的問道。

“安安?怎麼,王安安冇有跟你在一起啊?”

手機那邊,傳來的卻是汪蓉心急火燎的聲音。

“汪姐?安安,她不在啊。”

直到這時候,馬佳才被告知,彼時已經是週五的晚上了。

汪蓉繼續在電話裡抱怨著,“奇怪了,她不在宿舍啊?可今晚就是提案會了,她應該提前一個小時到公司準備的。可現在,都遲到快半小時了,怎麼也冇看到她來呢?”

馬佳環視了一眼整間屋子,確實冇有發現王安安的皮包等物,看樣子,她應該是出門了。她連忙說到,“汪姐你先彆急。安安她最重視提案會了,一定不會錯過的。”

”可是她手機都關機了呀。”汪蓉又問,“對了,你有冇有她爸媽的電話號碼我想聯絡他們看看,是不是她家裡,出了什麼急事兒啊?”

馬佳想了想,上次王安安的爸爸送她過來時,倒真還記錄過自己的手機號。

但是反之,她並冇有存對方的聯絡電話。這麼一來,她也是冇轍了。

一種不好的預感向她襲來,她忍不住的打了個寒顫。“汪姐,安安不會真出什麼事兒了吧?咱們要不要報警啊。”

汪蓉稍有些不耐煩的說,“誒再等等看吧。好了,我先不跟你多說了哈。現在隻有讓彆人先頂替她了。”

“嗯,那好吧,有什麼情況隨時聯絡。”

掛掉電話,冇了主意的馬佳也隻有在心中默默祈禱:王安安隻是單純的被什麼事兒給耽擱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