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安安的身上,並冇有被亂石壓迫後、形成的大麵積青紫瘀斑。這一切都在指示,她是在死亡後,才被山體傾滑掩埋的。

“隊長,那,南山到底是不是王安安遇害的第一現場呢?”

案情簡介後,何晴首先提出了疑問。

“目前還無法確認。”廖捷搖了搖頭。

駝峰的坍塌情況十分嚴重,已經無法還原或者推論出王安安最初被棄屍的位置。現場能夠找到的有效痕跡,也幾乎為零。不過,法醫處認為,她的死亡時間,並冇有超過72小時。也就是說,她確實是在這兩天遇害的。

“廖隊,那王安安的家屬到底知不知道,她是跟誰一起去的南山呢?”

顧新城也按耐不住的舉手提問。

廖捷再次搖了搖頭。

“找到王安安的遺體後,她的家人非常悲痛,幾度需要吸氧才緩的過來。根本無法配合警方的詢問。但是他向我們展示過一條發自王安安手機號的簡訊,上麵寫著:

【爸爸,下班後我跟男朋友要去南山玩一下,那邊信號不好,我怕你們聯絡不到我。不過不用擔心,等我們下山後,我會聯絡你的。】

顧新城的眉頭擰緊了!

這條資訊相當的怪異。冇人會把自己的男朋友,直接稱為“男朋友”的,特彆是在跟長輩的留言中,反倒會直呼其名。況且,之前的背景資料中,也並冇有顯示,王安安是有交往中的男性友人的。

“誒,王安安有男朋友嗎?”何晴也有著同樣的疑問。

廖捷抿了抿嘴,又咬牙說到,“不確定。但是現在,我們已經有一組隊員去走訪調查王安安的社會關係了。接下來,所有人的休假全部取消!大家24小時待命。等會兒,姚大龍會把幾個調查方向做一下具體的分配。誒,各位應該都知道,本案的受害人,來自於一個“失獨再生”家庭。她的死亡,對她的親人來說是一次難以接受的重創。我們一定要想辦法,儘快揪出凶手,給死者和她的家人,一個公正的交代!

“是!”

“特調組”警員們各個握緊了拳頭,誓要抓到那個喪失人性的惡徒!

------------------------

調查小組率先抵達了王安安生前所在的單位,“怡生”外貿公司。這

是一家中小體量的外貿企業,主要從事皮料和五金配件的海外銷售。而這些物料,主要銷往歐洲,再被製成箱包或服飾產品。

公司的註冊資訊十分完整,冇有收到過工商部門的處罰。工作人員的社保登記也很合規,看上去並冇有什麼問題。

由於還處在週日的休息時段,為了配合警方的調查,公司老闆徐興發匆匆趕來。他還把行政主管以及王安安所在銷售部門的同事,全都叫回了公司。

麵對警方的到來,大家都顯得有些侷促與不安。

“大家不要緊張,警方現在要瞭解一些情況,需要各位的幫助。相信王安安死亡的訊息,你們都已經知道了吧。那麼接下來的問題,請你們一定要如實回答。”

警員蔣科嚴肅的說到。一群人不約而同的點了點頭。

“王安安有男朋友嗎?”蔣科問道。

幾個同事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搖了搖頭。

“那你們最後一次見到王安安,都是什麼時候?”蔣科又問。

“呃,要不,我先說吧。其實,週五的晚班,她就缺勤了。”

一個30多歲的女人輕聲回答到。

這個答案令現場的所有人心中一抖,但幾個銷售部的員工也連連點頭。

這女人名叫汪蓉,正是“怡生”外貿的行政主管。平時就負責考察與覈算所有員工的考勤記錄。

蔣科示意她立刻說下去。

週五晚上的事兒,汪蓉可是記憶猶新。

因為那是她第一次,對王安安心生不滿,覺得她辦事不牢靠。

“週五晚上11點半,銷售部門跟外國客戶有一個重要的視頻會議。誒,本身就是王安安發起的。這個案子她準備了很長時間,所有一手的數據和材料,也隻有她最清楚,肯定是要她來主持彙報的。結果到了上班時間,也就是晚上11點,她不僅冇有來,手機還一直關機。當時整個銷售部都在聯絡她,我也到處找她,最後實在冇辦法,隻好換人頂上了。好在,單子最後還是談下來了。”汪蓉說。

“誒,小汪,你不要這樣講。現在安安都不在了,再去糾結工作上的事情,又有什麼意義呢?”

公司老闆徐興發打斷了汪蓉有些抱怨的發言。他認為,逝者已矣,有些事情,也是冇有必要多說了。

“哦,不好意思啊,我並冇有責怪她的意思。隻是那天她很反常,安安在工作上一直都是有交有代的。我也不理解她怎麼會突然....就不見了....”

汪蓉連連擺手,著急的解釋道。

”沒關係。你們想到什麼就說什麼。”

蔣科對此不置可否,他繼續問道:

你們公司不是有個女同事跟她一起住在“鹿苑小區”502號房的嗎?現在來了冇?是哪一位?

“是我。”

纖弱的聲音傳來,一個高瘦的女孩兒舉起了手。

她的臉色慘白,兩眼浮腫、血絲遍佈。就連聲音,聽起來都有幾分顫抖。

“我是安安的室友,也是銷售部的,我叫馬佳。”

------------------------------------

月初,王廣誌幫王安安搬家時,是仔細考察過“鹿苑小區”的。

小區雖然有些老舊,卻緊鄰著街麵,交通方便,租戶也並不算多。

裡麵住著的,多是附近碧波二小的退休教師和員工。大家彼此都很熟悉,社區關係屬實和諧。

更不用說,從這裡到“怡生”公司所在的辦公樓,步行確實用不了十分鐘。

王安安和馬佳一下子就看中了這裡。租金也不算貴,公司欣然為之買單。

這段時間以來,兩個女孩兒也是一直結伴上下班的。“怡生外貿”的夜班時間是晚上的11點,到第二天早上6點,隻上7個小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