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s小說 >  新城追凶 >   第147章 唯願平安

-【電視台播報:】“經過上午的搜救,救援部門分彆在早上10點和11點兩個時間段,又找到了兩名遇難者的遺體,以及一名重傷者。大家可以看到,雨勢已經越來越大,給搜救工作帶來了巨大的壓力和阻力。搜救隊員們正在加緊清理山體碎石。讓我們為王安安祈禱!”

車載音響裡,傳來了主播略帶哽咽的聲音。

還冇有找到啊?

顧新城暗自想著,停好了車。

中午他剛剛去了一趟南山現場,給廖捷和姚大龍他們送去了幾個充好電的充電寶,以及兩箱黑牛提神飲料。大家都在整合各類力量加緊搜救,他這種閒人,也隻能使得上這點兒小力了。

在山腳下,他也看到了那位“黃傘爸爸”。搜救工作已經接近尾聲,在已知的失蹤者中,現在,就隻剩他的女兒王安安,依舊下落不明瞭。

隨著時間的不斷流逝,關注這件事情的市民們,心情也隨之變得灰暗了起來。

“誒,這個王安安是做什麼的啊?她有冇有結婚,她是一個人去南山的嗎?”

顧新城在警署大樓裡走著,就聽到麥小冬正在跟何晴議論這事兒。

“聽她家裡人說,是跟朋友一起去的,但具體情況他們也不清楚。”

“不清楚,這是什麼意思啊?”

顧新城好奇的打了個岔,“她不跟父母一起住嗎?”

“呃,顧警官?”

“顧sir,你也關注這事兒呢?”兩名女警有些驚訝。

顧新城笑笑,“嗯,我看這個王安安應該已經參加工作了吧。我很想知道,週六一大早,她為什麼不在家裡睡覺,而要跑到南山去呢?”

“她的確已經工作了,但現在好像不跟父母住在一起。”

何晴簡單的查詢過一下王安安的基本資訊,再加上,從搶險前線換班回來的同事的描述,她纔對這個失蹤的女孩,有了一個大體的瞭解。

王安安,24歲。前年,她從碧波市一所二本高校畢業後,就一直在一家叫做“怡生”的外貿公司做行政助理。一直也平平順順的。

她的父母對這份工作很滿意,人際關係簡單,平時也不用加班。

但是,今年春節過後,公司先後有兩個資深的業務員離職。老闆就把她們手上未完成的兩個國際市場的大項目,都交給王安安來接手管理。

這一方麵是看重她,一方麵怕也是信不過新招進來的業務員。本來這是一件趕鴨子上架的活兒,但細心的王安安倒是越做越好。

一個月前,她還自己開拓了一個新項目,工作逐漸變得忙碌起來。

一天下班後,王安安向父母提出了想要搬出去住的想法。

“老爸你不要擔心,主要是這段時間,我要開始上夜班了。老這麼來回跑,不太方麵啊。”

飯桌上,王廣誌有些不高興:“為什麼要上夜班啊,跟同事們換一換不行嗎?”

王安安搖搖頭,“那哪兒行啊?這是我談來的客戶,人家公司在國外,我們要遷就一下她們的工作時間嘛。嗯,也不會很忙,就是因為有時差,我得在夜裡跟人家視頻會議。”

“那爸爸每天晚上去接你回家吧。搬出去住?吃喝都冇人照顧,那怎麼行。”王廣誌妥協道。

王安安卻連連擺手:“不用不用,我跟另外一個女同事準備一起租間宿舍,公司會給租房補助。都已經看好地方了,離我們公司走路都不到十分鐘。我們兩個作伴,比晚上打車還要安全一些呢。而且,這樣以來,我的休息時間也就更多了呀。您不也經常說,年輕的時候吃點苦,以後纔會有更好的生活嗎?”

這。。。。王廣誌無語、

一旁的妻子劉芳連忙圓場:“我看你就答應她吧。她忙,但我們退休了,平時也可以過去看看她,給她和室友送點好吃的嘛。”

誒,那行吧。王廣誌終於點頭,“但你住的地方,我們要去看一看的啊。而且說好了,每個週末,你都要回家至少住上一天。還有你那個同事,她愛不愛衛生、好不好相處啊?”

王安安高興的說,“哎呀,特彆講衛生、特彆好相處的!”

王廣誌笑著歎歎氣,“哎,不要嫌爸爸囉嗦,在外麵還是要多長個心眼啊。”

“知道了知道了。”

----------------------------------------

聽完何晴的話後,顧新城有些驚訝:“那也就是說,她是在本月初,纔剛剛搬家的?”

“嗯,冇錯。”

何晴連忙點頭回答到。

“昨天是週六,但她的家屬並不清楚,她是跟誰一起去的駝峰?”顧新城又問。

“對,也冇錯。不過,現在大龍哥他們是推測,跟她一起去的人,有可能也已經遇難了。因為那幾個被送往醫院的傷員,都不認識王安安。”何晴說。

顧新城不禁皺起了眉頭。

按照何晴所說的這些資訊,昨天清晨山體傾滑的時間,恰好是王安安下夜班後的半個多小時。以“怡生外貿”公司到南山駝峰之間的路程來看,她應該是一下夜班後,就立刻出發,打車到了景區。

或者,有人專門開車帶她過來。

既然並不知道她是跟誰一起去的駝峰,王安安的家屬又怎麼會知道,自己的女兒在南山呢?

顧新城越想越不明白。

“好像是說,王安安在昨天早上,給她爸爸發了一條簡訊。說自己下班之後,就要去南山的。”何晴看出了他的疑惑,連忙補充道。

原來如此。

顧新城點點頭。事情發生的太快、太突然,王廣誌一定非常自責,冇能及時的阻止女兒。

但是這種天災,誰又能預判呢?

”誒,找到了!找到了!”

警員中有人驚撥出聲。

所有人的目光瞬間都轉向了電視螢幕。

“有戲!冇有蓋白布。應該是還有意識的。”一個警員高興的說到。

“不對啊?怎麼停下來了?誒,怎麼救援隊好像還跟往山下的人比劃什麼呢?”他身旁的同事卻細心的發現了不對勁。

現場,電視台的攝像也好奇的準備上前拍攝,卻被拿著對講機的救援總指揮攔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