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方與碧波航空管理部門取得了聯絡,在對調查對象嚴格保密的前提下,廖捷親自帶隊來到了機場的後勤維修區。

(飛機起降聲)

這裡的麵積比警員們想象的還要大。

馬天的兩名同事被安排過來與警方見麵,協助調查。他們與馬天很是熟悉。據說,馬天的業務水平不錯,人雖然言語不多,但也算得上是熱心的。

廖捷向他們展示了那條棉繩的照片。

“麻煩你們仔細看看,有冇有見過這種繩子?”

其中一個維護師拿起照片看了半天,有些猶豫的對另一個同事說:

“這東西怎麼看著像是大擦布上麵的?喏,你看看。”

“誒,是有點像啊。”對方撓撓頭,也說到。

大擦布?那是什麼?

廖捷皺起眉,插話問道。維護師連忙解釋說:

“我們倉庫裡好像就有這種棉繩,不過,都是負責飛機外部清理的同事們在用。他們會把這些棉繩紮成不同尺寸的大擦布,噢,就像大抹布一樣。專門用來清理機翼和飛機視窗的固態汙漬。”

這番話,讓現場的警員們隻感到脖頸一緊!航空倉庫裡竟然真有這種棉繩?

“請帶我們去倉庫看看吧”,廖捷立刻催促道。

飛機維修師連忙答應,“行,大家跟我來吧。”

-------------------------------

機場的後勤保障倉庫占地麵積不小,東西擺放的錯落有致,極具章法。警員們一進來,倒是有些暈頭轉向的。帶路的維護師介紹說,靠外的貨架上存放的主要是各種常用的簡單耗材。

那些棉繩,應該就在這一片了。

“你們稍等一下,我找庫管問一聲。這裡的進出與損耗,都是各個部門自行管理的。我問問看,他們知不知道清潔部門的貨區在哪兒。”他說。

不一會兒,維護師帶著一張A4紙回來了。按照紙張上的貨架表,他把警員們帶到了清潔部的貨架旁。

“就是這裡了。謔,東西還真不少。”

可不是嗎?水桶,雨布,大毛刷,還有各種警員們也叫不上名字的噴塗工具和瓶瓶罐罐。滿滿的擺了好幾排貨架。

警員們很有默契的分散開來,挨個檢查著。

“隊長!找到了,在這裡。”突然一聲高呼。大家快步向蔣科聲音傳來的地方跑去。

果然!他麵前的巨大貨架上,擺滿了這種白色的粗棉繩。

貨架上的東西雖然繁多,但是一般人根本用不上,也就不存在監守自盜的可能。

所以,航空倉庫的貨管並不會經常盤貨、點貨。

但是?

如果員工有心想要拿走一兩條棉繩的話?那簡直易如反掌,其他人還很難發現。

廖捷趕緊安排取證,“蔣科,把上下貨架的棉繩都拿一點,帶回去做比對。”

“是!”蔣科答道。

廖捷又轉過身來,向那名維護師低聲問道:

“對了,你們有個同事叫馬天吧,他這幾天的工作表現正常嗎?有冇有什麼不對勁的地方?另外,你們有冇有注意到,他的身上有冇有什麼傷痕?”

飛機維護師被問得連連搖頭,警方的追問已經讓他意識到:馬天很有可能惹上麻煩了。

“啊?馬天的工作狀態很好的。前天的白班,還是我是跟他一起上的,冇有什麼奇怪的啊?到底,出了什麼事兒啊?”

“那你知不知道,他最近有冇有遇到什麼麻煩,或者,跟人起過沖突?”廖捷不答反問。

維護師又想了想,有些遲疑的說:

“最近?最近我們馬上要開始年度考評了,大家都挺煩心的。我們這行定期都要考覈評分,如果不能通過的話,就有可能被降級或者觀察留用,嚴重的話還有可能被開掉。所以這段時間,大家都挺緊張的。”

廖捷皺眉問道:“馬天也怕自己通不過考覈,會被裁掉嗎?“

“不會啊?他怎麼會通不過呢?!”維護師立刻搖頭道:“他的成績好得很,已經連續好幾年拿了第一名了。有壓力肯定是是有壓力,但他的實力擺在這兒呢,不會通不過的。”

廖捷瞅他那樣子,不像是在刻意為同事說好話,於是答道:“好,那我知道了。今天的事情,還請大家都保密,特彆是對馬天。警方很快就會完成調查,你們也不用對他有什麼區彆對待。”

飛機維修師點點頭,輕聲說到:“好,我們知道了。”

廖捷交代完後,又立刻帶隊趕回警署。他們帶回來的幾組棉繩,也馬上被交給秦梓恒和沐沐進行化驗比對。

材料分析的結果出的很快,不到半小時的功夫,警方就證實,所有的棉繩材質與案發現場綁住沈瑩的那一根,幾乎完全一致!

-------------------------------

新的調查方向比大家想象的要來得快!

姚大龍快步走進廖捷的辦公室,說,“隊長,確認了,馬天今晚的夜班。下午三點,他已經入住了航空酒店407號房間。而且?沈瑩失蹤的那個晚上,他也住在那個房間。”

廖捷點點頭,“好,趕緊再催一下刁磊和秦梓恒,等他們上車後,咱們立刻去航空酒店。”

“明白!”,姚大龍剛想轉身去催,就看見法醫處的人帶上檢驗箱,準備去一樓集合了,“誒,隊長,人都過來了。”

廖捷立刻起身,“好,現在出發!”

大家快速整隊,直奔航空酒店。

大夜班前,飛機維護師們都會提前睡個大覺,以便有足夠的精力麵對晚上的工作。根據航空公司提供的資訊,馬天和另一位同事,要在今天夜裡對5架從海外飛回的客機進行細緻的檢查。

由於作業時間很晚,他早早的就開車來航空酒店了。

(一陣敲門聲)

“馬天,開門!”

407號房間裡,傳出來一個低沉、迷糊的男聲:“誰啊?來了來了,彆敲了。”

哢噠一聲,門開了。一組警員魚貫而入。

一名男子呆立著問道,“誒,你們這是?”

“碧波警署姚大龍,是馬天嗎?”人高馬大的姚大龍上前亮明身份。

“對,我是。”男子點了點頭。

“現在懷疑你跟一起殺人案有關,請跟我們回去協助調查。”

“啊?”

一臉惺鬆睡相的馬天,似乎還冇有完全反應過來,就被帶上了警車。

與此同時,法醫處的兩位刑警,立刻打開檢驗箱,抓緊對整個407號房進行痕跡采集與蒐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