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據兩位交警回憶,他們見著的那個男人,反應很沉著,冇有絲毫的驚慌。

而且,當時他們所在的街道,再往前開一點就可以拐上一條通往郊區的小路。如果一直往前開的話?倒也是可以到達工地附近的。

不過,平時走小路的車特彆少,更不用說知道那裡還有一條溝渠了。

這樣說來,車裡的那個男人,有最大的作案嫌疑!

“你們可以配合做一份嫌疑人的畫像嗎?”

廖捷城問道。

“可以是可以,但怕隻能做到三五分像。畢竟,我們也隻看了他一眼。”

兩位交警有些抱歉的說到。

“那好,麻煩你們先去做一下拚圖。後麵有需要的話,我們會再聯絡的。”

“好。”

嫌疑人的外貌特征,越來越具像化了。30歲上下,身高一米七五左右,不胖不瘦,冇有口音。他曾在案發當晚,開著沈瑩的車出現在東城區緊鄰無名小路的路段,也可能曾在案發後的第二天深夜,攜帶一隻黑色的尼龍包,出現在市中心的老社區。

可調查,陷入了迷霧之中。

到了這天傍晚,一直在外走訪的姚大龍小組,也帶回來了新訊息!

通過摸排沈瑩的人際關係,他們發現了兩個行蹤存疑的人。

一個,是柴進的表弟程星河,今年26歲。

雖然案發當天,他並冇有受邀參加柴老的壽宴。但是他的媽媽,也就是魯冰的妹妹,曾經拜托魯冰和沈瑩,讓兒子去參加她們晚上的聚會。

這樣做的目的也很簡單。

程星河是個宅男。

“星河啊,我跟你說,晚上的聚會你一定要去知道嗎?我跟你姨媽都說好了的。”程星河的媽媽叮囑說。

程星河有點不耐煩,“哎呀,柴進都冇回來,沈瑩我也不熟,那些人我更不認識了。去乾嗎啊?”

“哎呀去了不就認識了?!再說了,還有你表嫂幫你介紹呢。放心吧,都是他們兩的同學、朋友。你們的年齡都差不多,能聊得來的。”他媽媽堅持著。

程星河不耐煩的說,“哎不去不去,我工作累的很,下班就回家睡覺的。”

“不行,必須去!不是媽媽說你,人家小年輕下了班都喜歡聚在一起,吃吃飯聊聊天。你不能老是在家打遊戲、看電視的。就這麼說定了,你就當是去蹭頓飯,那也得去!”

啪嗒一聲,電話被掛斷了。。。。

大學畢業後,程星河就一直在碧波市的一家民營科技公司擔任技術員,工作倒也穩定。可是長輩們,還是希望他能多出門走動走動的。

這麼說來,程星河知道當晚聚會的地點。

而且,在他發給他媽媽的資訊中,他還稱:自己下班後,已經出發前往餐廳了。

但是,程星河本人卻否認了這一點。

“我冇去,發那條訊息,隻是為了敷衍我媽的。”

他對警方解釋道,這不過是他忽悠老母親的慣用“手段。”當晚,他壓根就冇興趣,也冇打算真去參加什麼聚會。

姚大龍調查過,程星河的話,也不是全然冇有證據的。當晚沈瑩失蹤的時候,晚餐已經開始快一個小時了,的確冇人見過程星河。程星河獨自居住在一間兩室一廳的公寓,那裡距離友邦商場,隻用步行15分鐘。

再後來,整個親屬群裡,就都在說沈瑩突然失蹤的訊息了。程星河也自發的取車,在和其他的親友碰頭後,幫忙四處尋找過沈瑩。

不過,從他下班後,到他最後露麵的這段時間裡,並冇有人能夠佐證他的真實行蹤。

姚大龍找到的第二個嫌疑人,問題似乎更大。因為沈瑩失蹤前,還和她見過麵。

當天晚上的飯局上,有一對比沈瑩更早離席的情侶。

“瑩瑩,好久不見了。”

“文靜!越來越漂亮了啊。誒,這位是?”

“這就是我的男朋友,於家明。”

“噢,真的好帥呀~你們,也好事將近了吧?記得給我發帖子噢。”

“嘿嘿,還冇還冇。誒,你這鐲子真好看。”

“是吧,謝謝噢。”

女生張文靜是沈瑩的初中同學,她倆關係不錯,多年來一直保持著聯絡。

那天,她是和男友於家明一起來的。

不過,在場的人也都注意到,這對情侶之間的氣氛有些微妙。他們好像在鬧彆扭。儘管雙方都努力的控製和掩飾,但兩個人的臉色,實在都不怎麼好看。

落座後,也互相不搭理。

特彆是張文靜,時不時的給男方甩臉子。搞得於家明一個勁兒的喝悶酒。

(手機鈴聲)

席間,於家明的手機鈴聲不斷響起,像是有什麼人正著急找他。幾次三番之後,他隻能不好意思的站起身,跟大家說著抱歉,就走出餐廳講電話了。

二十分鐘快過去了,人還冇有回來。

張文靜有些坐不住了,她不斷的給於家明打電話,但對方的手機一直處於占線中。

女方隻好也藉故離席。結果,不到十分鐘的樣子,張文靜就一個人眼睛紅紅的回來了。冇坐一會兒,她就推說有事要先走。

這情形,一看就是吵架了啊。大家也不好勸阻。沈瑩還把張文靜送到了電梯口,叮囑她不要太任性了。

“哎,你彆想太多了。都在氣頭上,就先冷靜冷靜,回頭再看他怎麼說。啊~”沈瑩說。

張文靜紅著臉點點頭,“嗯,我知道的。不好意思啊瑩瑩,咱們難得聚一聚。”

“哎冇事~下次等柴進放假,跟我一起回來,我再單獨約你出來呀。”沈瑩笑著說到。

“嗯,好。”

這兩個提前離席的人,特彆是,身材、年齡都符合嫌疑人特征的於家明,也是具備作案條件的。

“各位,查到了。於家明的公司,最近財務出了問題,正在四處借錢!”

資訊科警員何晴,帶來了最新訊息。

“什麼情況啊?”

沈北北好奇的探出腦袋。

何晴連忙看著手中的材料說到,“嗯,我們查到,這個於家明開了一家名車4S店,專門銷售“特桑牌”的進口車,兼做汽車美容。但是上月初,這個品牌的新車型被爆出存在致命的設計缺陷,在國外已經出了好幾起嚴重的事故。現在,國內預訂車輛也被整體召回。於家明在一夜之間,钜額貨款被滯壓。更糟糕的是,如果冇有新車賣的話,他們單靠汽車美容的進賬,根本就支撐不了這家店。”

原來,於家明的現金流出現了嚴重的問題。最近一個月,他已經向四家銀行申請了貸款。就連自己名下的兩部名車,也已經抵押給了銀行。

一分錢難倒英雄漢,也的確能夠成為見財起意的動機。不過?沈瑩並冇有在聚會上提起過古董玉鐲的價值。於家明又真的識貨嗎?

事關人命,“特調組”決定,先對於家明進行進一步的調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