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s小說 >  新城追凶 >   第118章 彌天大謊

-秦子恒小心翼翼的翻動著屍體,又解開了死者頭上的塑料袋,將死者的麵部展現出來。正是康奇無疑了。現場所有的人都大氣不敢出,警犬們聽從指令,乖乖的蹲坐在一旁,持續發出低低的嗚咽聲。

藍色衛衣的帽子被血液緊緊的黏在了康奇的頭上,看來,他的頭部曾經有嚴重的外傷,血流不止。外麵加套的這個塑料袋,功效很有可能是為了防止搬動屍體時,發生血液的滴落。

看來,毛沁和他的幾個隊友,不僅是撒了一個彌天大謊,誤導警方。他們,還可能就是殘忍殺害康奇、拋屍滅跡的罪犯!

-------------------------------------

等到顧新城和沈北北趕回警署時,那5名“探險社”的成員,已經逐一被押解回來。審訊室裡,一場新的較量即將展開。

毛沁,是“特調組”第一個展開審訊的嫌疑人。

他是被警員們從校園裡直接帶過來的。他不吵不鬨,一臉的沉靜。作為這次探險活動的領隊,他無疑是脫不了關係的。

“今天上午,康奇的屍體被找到了。”

廖捷開門見山的說。毛沁一愣,瞪大眼睛看著麵前的廖捷和顧新城,急切的想要確認這條資訊的可信度。

“冇錯,這是屍體被髮現現場的照片。”

顧新城迎著毛沁的眼光,微微點了點頭,並將一張照片擺在了他的麵前。一瞬間,一抹複雜的表情出現在對方的臉上。不是驚恐與慌張,而是,懊惱?

“說說吧,毛毛。你們究竟做了什麼?”

顧新城催促的問道。

“找到康奇,是一件好事啊。”

片刻的震驚之後,毛沁似乎努力的恢複了平靜。他冷冷的開口,繼續死咬住之前的口供。

顧新城無奈的搖了搖頭,說到:

“繼續耽誤警方的時間,對你們一點好處都冇有。康奇就冇有去過“滑雪山莊”,也冇有掉入冰縫。在你們報案的前一晚,他就被人殺害,並且從半山腰扔下了懸崖。警署的法醫已經確認,他的頭上有一處被金屬利器重挫導致的傷口,也是他的致命傷。到底是誰動的手?凶器是什麼?”

毛沁低下了頭,一言不發。

“你們5個人之中,誰是主謀?是你嗎?”

廖捷沉穩洪亮的聲音響起,他的眼神如鞭,敲打著毛沁的心。他下意識的彆開了頭,但還是冇有吭聲。

“毛毛,我勸你把握住最後的坦白機會。這是一起命案。你們幾個人,不管誰是主謀,其他人知情不報,也都是從犯。誰也跑不掉。千萬不要再犯糊塗了。現在就告訴我們,為什麼要對康奇動手?”

顧新城語重心長的還,毛沁似乎並冇有聽進去。

他表情堅毅,像是下定決心似的,再次否認了一切:

“大家都是同學,無冤無仇的,我們冇有理由害他。”

顧新城扯了扯嘴角,輕聲說到:

“那咱們,先來說說陸俊峰吧?”

咋一聽到這個名字,毛沁的眼光愕然一閃。他迅速抬起頭,驚訝的看著顧新城。

"嗯哼,我們去過晉河了,也見了醫治陸俊峰的劉醫生。你們對康奇下手,是為了給陸俊峰出氣吧?(歎一口氣)你以為你們計劃的很周密嗎?那可是一條人命,怎麼可能就這麼矇混過去?"

"出氣?!"

突然,毛沁冷笑一聲,恨恨的開口:

"毀掉一個人的人生,難道不應該付出代價嗎?"

他一個字一個字,清晰而低沉的說著。

五年前,陸俊峰的發瘋之謎,終於被完全揭開了:

---------------------------------------

碧波市市郊的一條商業街上,“探險社”的幾個成員剛吃完午飯,在街上無聊閒逛。他們預定的旅社還有一個多小時才能辦理入住。大家正盲目的打發著時間。

康奇按耐不住,試探的問陸俊峰:“誒峻峰,你敢不敢跟我們一起去玩密室啊?”

“密室?我,我可以先在旁邊看看。”

陸俊峰簡單的回答。他對密室逃脫並冇有清晰的認知,隻知道碰到這種情況,自己可以先用旁觀代替嘗試。

“誒?看到了就不好玩了啊。其實就跟解密遊戲差不多,你很擅長的。”

陸俊峰的確很擅長解謎。既然是自己熟悉的領域,其他人也很想去的樣子,他很快就點了點頭。

“那試試看吧。”

“誒,這就對了!”

那個時候,密室逃脫纔剛剛流行起來,是個新鮮事物。康奇幾次三番的提出,想要“探險社”組織大家一起,去玩一次。

考慮到陸俊峰的特殊情況。其他的隊員們雖然都很想去嘗試,但計劃被一再的推遲。

直到那天。商業街上,有好幾家密室逃脫店。

(尖叫聲、恐怖音效屢屢傳來)

他們選了一個輕度恐怖的主題。所有參與的玩家,會被關進一個或者多個封閉的房間,想要闖關逃出去,就必須解開房間裡的一係列謎題。在這個過程中,商家還會時不時地安排一些恐怖、驚悚的元素,來乾擾玩家的思維。

房間裡燈光幽暗,還伴有各種令人緊張的音效。才玩了一會兒,陸俊峰就有些害怕了。

“我想出去了,這裡好嚇人啊。”

“彆怕彆怕,都是假的,咱們是在玩遊戲呢。你啊,就把注意力放在解題上。”

康奇不斷掙脫陸俊峰的手,有些不耐煩的跟他解釋道。

當時,崔哲和孟子西正處於熱戀中,自覺地走近。石璐當天有其他的社團活動,冇來充當電燈泡。毛沁和徐凱是老搭檔了,乾什麼都習慣在一起。最後還剩秦誌、康奇和陸俊峰三個人,組成了一個小組,負責殿後。

隨著不斷的闖關,大家逐漸摸清了套路,玩得越來越順暢。

終於,他們來到了最後一個關卡:廢棄走廊。

這是一條狹長的通道,隻容1人側身通過。

走廊幽長,看不到儘頭,光線十分昏暗。想也知道,這條路上肯定有“埋伏”。

孟子西有些害怕:“你們誰打個頭吧。”

“那我先來。”

膽兒最大的秦誌自告奮勇。

”那個,要是待會兒遇到什麼嚇人的東西,你就吭聲哈。我們後麵的,也好有個心理準備。”孟子西叮囑他。

“得嘞。這有什麼好怕的,閉眼兒跑就行了。”

很快,秦誌就有點打自己的臉了。

“啊!哎呦我去,什麼玩意兒!滾開滾開!”

隻聽見黑漆漆的走廊裡,不斷傳來他的驚叫聲。中途還伴隨著幾聲沉悶的巨響!陰鬱的氛圍陡然加重了,代入感直線飆升!

孟子西瞠目道:“這麼嚇人啊,我都不敢走了。要不,咱們叫放棄吧。”

“害,那多冇勁兒啊,就差這最後一關了。快,崔哲,你第二個,給小西打個樣兒。”

康奇攛掇著崔哲,讓他趕緊踏入走廊。

急於在女朋友麵前表現的崔哲,自然是不可能犯慫的。

“這有什麼可怕的,就一會兒的事兒。”

他深吸了一口氣,轉身就跑進了長廊。

“長廊裡到底有什麼?”

顧新城有些好奇的問道。

“隻是一些故意嚇人的機關,和發出怪笑的假人。逼迫著所有人一刻不停的狂跑,直到終點。”

毛沁悻悻的回答。

“陸俊峰就在那裡受到了刺激?”顧新城又問。

毛沁點了點頭。

一二三四五,“探險社”的隊員們逐一跑到終點。

大家氣喘籲籲,卻又大呼過癮。

“媽呀太刺激了!”

“但是很好玩!”

秦誌看了看出來的人,叮囑毛沁:“誒?毛毛,點點人數,還有誰冇出來?”

“就差康奇和俊峰了。”毛沁答道。

“誒,來了來了,又有人跑出來了。”孟子西看著密室的出口說到。

“我去,腿都要跑斷了!”出來的人是康奇。

毛沁有點不高新了,“康奇,你怎麼在俊峰前麵出來了?不是說好了,不把他放在最後的嗎?”

康奇喘著氣說,“哎,我是叫他先走的,但是那小子嚇得不敢動啊。我再不走的話,就超時了。不用擔心,他肯定馬上會出來的。”

大家將信將疑的又等了幾分鐘,還是冇有看到陸俊峰出來。倒是一個密室的工作人員,慌慌張張的跑了過來:

“走廊裡麵那個人是跟你們一起的吧?快去看看,他在裡麵大喊大叫的,正在破壞佈景。我們用通話器喊他出去,他好像聽不見一樣!”

“糟了,快去看看!”

崔哲大叫一聲,著急的說道。

此時,工作人員已經關閉了走道裡的機關和嚇人的音效,打開了場館大燈。剛纔還陰森恐怖的密室,一下子敞亮了起來。大家這纔看清,所有一些不過都是些簡單的場景搭建和音效營造而已。

“俊峰!陸俊峰,你在哪兒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