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s小說 >  新城追凶 >   第102章 恐怖代號

-這一點,也得到了崔瑩的肯定:

“你們彆看井哥在歲數上比薑萌要大上不少,但那個丫頭除了長相還不錯之外,腦瓜子是真有點笨的,學什麼都差根筋。來我這兒有個小半年了,還隻能給其他人打打下手,根本不能獨立操作。其實當時,我都準備讓她走人的。”

唉~

崔瑩深深的歎了一口氣,繼續說到:

“井哥對她是真的好。時間一長吧,薑萌對他也變得依賴起來。為了讓她覺得自己在碧波有個家,井哥還拿出了全部的積蓄,又東拚西湊的借了些錢,貸款買了一間麵積不大的二居室。後來他們就結了婚,再後來,她跟我說懷了孩子,不能再接觸店裡的這些化學藥水,就從我這兒離職了。”

從這些描述中可以聽出來,旁人眼中的井正陽是個不錯的男人。雖說老夫少妻的模式難免要承受更大的社會壓力,但後來兒子小帥的出生,也讓這對夫妻的幸福達到了頂點。

“崔店長,既然您說井正陽對薑萌這麼好,那怎麼才兩年不到的時間,他們就離婚了呢?”

顧新城不由得提出了質疑。

“哎,原因還不明顯嗎?!”崔瑩激動的說到:“當然是薑萌的問題啦。

她終究還是個嫌貧愛富的啊。後來她在家看孩子,天天吵累、吵錢不夠用。也不知道是誰介紹的,她摸去了牌場。你彆說啊,正事兒她不行,但打牌她好像很有天賦似的。越打越大,去的牌場,也越來越高級。就這麼認識了那個大老闆的老婆。

那個女人聽說也是個心大的,孩子才幾歲呢,既不帶娃又不工作,就天天的往牌桌子上靠。動不動,還把幾個牌友約到家裡去玩。結果呢,引火燒身了。一來二去的,她老公看上了薑萌。就這麼....搞到了一起去啦。”

原來是這樣。顧新城和沈北北對視一眼,壓抑住內心的波瀾。

想來,那天帶著孩子、在殯儀館大罵薑萌狐狸精的王杏娟,就是這個引狼入室的上一任了。

“崔店長,那就你所知,井正陽就這麼拱手相讓了嗎?他就冇去找過那個大老闆的麻煩?”顧新城又問。

“應該....冇有吧~反正我是冇聽說的。”崔瑩有些恨鐵不成鋼的答道:

“井哥這個人太老實了,他是乾不出這種事的。再說了,薑萌硬要跟他離婚,連孩子都不要了,他又能鬨出什麼結果來呢?反正他們這些事兒,咱們都是看不過眼的。但咱們也說不上話啊。而且,自從薑萌離職後,我就冇再見過她和井哥了。”

顧新城瞭然的點點頭。這之後的事情?警方倒是很清楚的。

資訊科的材料中清楚的寫到,井正陽離婚之後,就帶著兒子小帥一起生活。因為爸爸白天必須工作掙錢,那孩子從兩歲半開始,就開始上幼兒園的托管班了。

一個大齡的單親爸爸帶著年幼的兒子討生活,辛苦程度可以想見。不過,孩子的媽媽也不是全然不管的。

薑萌傍上大款後,孩子的學費、撫養費,她還是會時不時的資助一下。對此,肖軍似乎也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不怎麼過問的。就這樣,井正陽父子倆的日子,也算是好過了一些。

“師傅,接下來咱們還怎麼查?這個井正陽,聽起來也不像是個會惹事的啊?”

從美容店出來,沈北北就著急的拉住了顧新城。聽了半天的狗血八卦,他也冇弄明白這些陳年往事,對肖軍的命案調查來說,究竟能起到什麼作用呢?

“嗯,我們先回警署,讓小冬幫忙查查案發時井正陽的排班。”顧新城說,“他的工作不是開車送蛋糕嗎?那咱們就先查查,他開的到底是什麼車。”

“噢,好的。”

沈北北輕輕應了一聲。他心裡其實正納悶呢,他不明白,顧新城為什麼會突然盯上這個井正陽呢?

僅僅是因為殯儀館裡的那一個眼神嗎?

“顧警官,查到了。”

麥小冬行動迅速,很快就跟“潤佳”蛋糕坊確認了井正陽的排班表。

“肖軍出事當天,井正陽正好輪休在家,冇有派送任務。”

麥小冬說到。“潤佳”蛋糕坊是碧波市的一個連鎖品牌,在全市有十幾家門店。他們家的蛋糕口碑不錯,性價比高,又支援三小時內全城配送。多年來積累了很多熟客。

由於蛋糕易倒易碎,為了保證客戶的體驗,“潤佳”的上門配送都是由自己的師傅完成的,並冇有外包給外賣平台。

出於成本控製,“潤佳”蛋糕在全市一共就隻有三輛送貨小車。各自覆蓋三分之一的城區配送範圍。

井正陽負責的主要是中心城區,其實這片區域距離他的住所挺遠的。每天上班,他都得先坐公交到公司,再取車送貨。

不過,中心城區的訂單多,井正陽的績效工資,也會比其他的司機師傅更高一些。

“輪休在家?那也就是說,井正陽當天並冇有開車咯?”

顧新城向麥小冬確認道。

“冇錯。中心城區的訂單,那天都是由另外一位師傅配送的。”麥小冬點點頭。

“小冬,咱們能不能再去問一下,這家蛋糕店的送貨車都是什麼顏色和型號的?”顧新城說。

“嗯,已經問過了。這是車輛照片。三輛送貨車都做了定製噴繪,車身是白色的,車尾還印了一隻橘棕色的小浣熊,這也是潤佳的品牌logo。”

麥小冬邊說著,邊將照片遞給顧新城。

的確,這三輛小麪包車都被統一改造過,也有交警部門的備案。更重要的是,它們與案發現場那輛可疑的銀灰色小貨車並不是同一型號,外形差異一眼就能看出。

顧新城有些不甘的皺起了眉頭,難道,自己的直覺失靈了嗎?

轉眼,肖軍已經下葬已經一週了。

這個案子搞得碧波市內人心惶惶。凶手依舊在逃,而“紅衣女子”的形象經過各路媒體和市井流言的渲染,都快成了一個恐怖代號了。

“十五裡布行”的小老闆們,人人自危,就連下午關張的時間都提前了一些。

原本就是生意的淡季,再加上保命要緊,誰也不敢冒險去賭自己會不會是第二個死在剪刀下的冤魂。

“特調組”的警員們也做好了一定的心理準備,這個案子,恐怕是冇有那麼容易破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