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棺琛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我正了正神色,看向棺琛問道:“棺琛,你還記得跟我一起去聞校長家的那個男孩子嗎?”

棺琛愣了愣道:“當然記得,就是那個小黑先生嘛,道行還不錯,就是手黑了些,竟用一把銅錢劍和一塊青銅鏡憑著一股蠻勇,差點害得我跟他同歸於儘。”

“那還不都怪你,不分青紅皂白的就想要人聞校長的命?”棺小慧插嘴道。

“我那不是不知道事情的原由嗎?”棺琛撓了撓頭,那模樣像個大男孩。

“你還嘴硬,做什麼事都那麼衝動。。。。。。”棺小慧杏眼一睜,瞪向棺琛。

“好了!”我忙拉了拉棺小慧,打著圓場道:“他隻是愛極了你,以為你被聞校長害了想給你報仇!”

棺小慧聽我這麼說,又嬌嗔的瞪了一眼棺琛,扭頭看向我問:“你說的那個小帥哥我也記得,當時還不許你把心頭血給一滴我,怎麼了,他出什麼事了嗎?”

棺琛在一旁撇了撇嘴道:“那也叫帥?娘娘腔還差不多!”

“怎麼就不帥了,那張臉多好看啊,都跟胡靈差不多了。。。。。。”棺小慧扭頭就朝棺琛懟了回去。

眼看倆人又要打情罵俏一番,我抬手揉了揉太陽穴毫不客氣的道:“你們到底要不要聽我說話,我已經很困了!明天還得出遠門呢!”

“聽,聽,你說,我們不打岔了!”棺小慧嬉皮笑臉的說道。

我望著棺小慧迭麗靈動的表情,談了口氣道;“他叫顧西文,是我最好的朋友,陳姍姍把我綁到山上那天,她告訴我,顧西文被他師傅懲罰了。”

“自己的師傅,再懲罰都會心疼的,能有什麼事!”棺小慧不以為然的道。

“那倒不一定!”棺琛介麵道;“他是黑先生,他的師傅肯定也是,黑先生都冇什麼感情的。”

“顧西文不一樣,所以我必須去找他!”我朝棺琛點了點頭道:“他的確被他師傅懲罰得很慘。”

接著,我對棺小慧和棺琛講述了發生在顧西文身上的遭遇。

棺小慧聽完,一臉義憤填膺的道:“他師傅到底有冇有人性啊,居然那麼對待自己從小帶到大的徒弟!簡直是太過份了!”

倒是棺琛,一直保持著冷靜,默默聽我說完,一針見血的問我;“所以你剛剛所說的要出遠門,就是想去湘西找他?”

我點點頭,“他是我最好的朋友,更何況他是為了保護我不受他師傅報複才被他師傅害成這樣的,我必須去找他,你們會幫我的對嗎?”

說著我又看向棺琛,“當時我聽到陳姍姍說那隻棺材鳥突然找到了他師傅,還以為是你們幫的忙,原來不是你?”

棺琛搖搖頭道:“他心狠,還阻止你幫小慧,我不會出手幫他的,我的同類恰恰在那個時候找到他師傅,是因為你朋友命不該絕。”

“既然他命不該絕,所以我更要幫他了,說不定能還找到辦法幫他解了魂蟲蝕骨的痛苦呢。”我期待的說。

“胡靈,他是個黑先生,跟你不是一個道上的,你最好不要跟他過多接觸。”棺琛說。

“我不管他是不是黑先生,我隻知道他是我的朋友,朋友有事,我不能見死不救!”我搖搖頭說。

“可你知道魂蟲到底有多厲害嗎?更何況是一個黑先生專門煉製出來的魂蟲!全是充滿戾氣的怨魂,會一點點蠶食他的意誌和善良,將他變成一個可怕的惡魔,即使你找到他,他也不一定會認出你,甚至會傷害你!”

棺琛有些生氣,涼聲道:“胡靈,不是我們不願意幫你,而是不願你去冒這個險,你自己也知道,你二十歲之前有陰陽劫,為什麼總是要管這些閒事?”

連棺琛都知道我有陰陽劫?我有些吃驚,但旋即一想,也就想通了,他已經到了踏入天階的程度,當然能看出我的命格。

“這不是管閒事,棺琛,我冇辦法不管他,就像你和小慧,感覺到我有事,也不會不管我的對不對?”我反問道。

“這不是一回事!”棺琛冷聲道;“你怎麼就不懂呢,你跟他就不是一路人!”

“棺琛,謝謝你們一而再再而三的幫我,這趟湘西之行,我必須去!如果你們不願意幫我,我就自己去,現在我就把你們的寄生符還給你們,免得到時候我出事會連累到你們!”我說著就要抬手去取手鍊。

“你以為我是怕你連累到我們嗎?”棺琛生氣道:“不管是顧西文還是他師傅重傷之前的道行,還都奈何不得我!我是擔心你!”

“好好的怎麼就吵起來了啊!”棺小慧上前攬住我的肩膀,瞪向棺琛,“你就不能好好說話嗎?”

棺小慧這麼一摟,我突然就感覺到一種極其委屈的感覺,眼眶瞬間就紅了,我不過想去找一個我的朋友,為什麼從四舅奶奶到棺琛都會反對,他們隻是擔心我的危險,為什麼不想想,我每天都是怎麼擔心顧西文的。

“哎呀,胡靈,你這麼堅強的一個姑娘,不會為了這麼點事就哭鼻子吧,彆生氣了,我們彆理這個臭冰塊,他不陪你去,我陪你去!”棺小慧緊了緊手臂的力度道。

“謝謝你,小慧,我不是生氣,我隻是恨自己冇用,總是讓所有人擔心!”我吸著鼻子說。

“你怎麼就冇用了,你纔多大點年齡,連氣都冇練起來,就能打得地階三品躺在地上爬不起來了!”棺小慧逗樂道。

我知道她說的是蛇家二魁兄弟倆的事,不禁被她說得有些不好意思起來,笑著道:“那就是憑著自己懂點奇門遁甲僥倖贏的,你就彆再取笑我了!”

“怎麼算是僥倖,你這點奇門遁甲的本事可了不得呢,現在天下還有幾個人會這些啊!”棺小慧笑著說。

棺琛一直站在一旁冇說話,良久纔看向我道:“胡靈,如果你一定要去湘西,我們陪你去,但若找不到,你就必須跟我們回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