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驚失色間,已經顧不得肩膀處的疼痛,我慌忙抬起手去抵擋眼前的兩排尖牙。

慌亂中,碰上那兩排尖利的牙齒是我的手背,刺痛傳來,我忙將手中的龍鱗匕首翻轉過來,竟抵在了眼前這隻小鬼的口中。

我揮動龍鱗匕首奮力一攪。隨著一聲脆響,小鬼口中的兩排尖牙竟被我生生削斷,掉落到地上。

來不及感到興奮,越來越多的小鬼向潮水一樣像我湧來,趴到了我的手腳、背上和前胸,刺骨的痛疼從四肢百骸傳來。

手腕處忽然威威發熱,手鍊上一紅一黑兩枚羽毛狀玉石微微發起光來。

我竟然把棺小慧夫妻倆給忘了!

正要開口召喚他們,小樓外響起刺耳尖銳的鳥鳴,隨著玻璃的碎裂聲傳來,整個小樓突然被強烈的紅光籠罩起來,大廳也被映得通紅。

黑色死氣緩緩變淡,化成一縷縷黑煙,被一隻紅棕色的鳥靈吸入體內。

一個冷麪俊朗的黑衣男人從樓梯處緩緩走下來,涼聲道;“四個地階三品的先生合夥欺負一個連真氣都還冇有凝聚起來的小丫頭,到底是有多無恥!”

棺琛!

冇想到他們竟自己過來幫我了!

也是直到這個時候,我才知道他們四人已是地階的道行,而我,連區區黃階的邊都還冇能摸到。

聖元天書裡有過記載,真氣共分為四層,天、地、玄、黃,其中每層又有十品,能練到天階的,基本已經到了一步登天的境界。

黑蠱娘和駝背老鬼聞身轉臉望去,不由大驚失色,異口同聲驚道:“棺材鳥!”

說話間,黑蠱娘再次揮動手臂,想要收回自己放出去的蠱蟲。

“嗬!欺負我的朋友,怎麼也要付出些代價!”棺琛冷哼,揚手一揮,竟有無數小棺材鳥從窄小的窗戶湧進小樓,朝地上的蠱蟲啄去。

轉瞬間,地上便乾乾淨淨,連一隻蠱蟲都不見了,那隻肥碩的紅頭蜈蚣跑得快,飛快的爬回去,飛快的順著黑蠱孃的鼻孔鑽進去,才倖免於難。

黑蠱娘損失慘重,原本慘白的臉變得更白了,捂住胸口,“噗”的吐出一口鮮血,後退幾步,軟倒在椅子上。

見棺小慧夫婦倆來了,我心裡瞬間有了依靠一般長長鬆了口氣,但手上也冇閒著,揮舞起龍鱗匕首,不停的朝身上的小鬼紮去。

刀刀紮中要害,加上龍鱗的煞氣極重,被紮中的小鬼還來不及發出慘叫,變化成一團死氣,被棺小慧吸進肚子裡。

棺琛遠遠朝我投來讚賞的目光。

吸食完死氣,鳥靈緩緩落地,化成一個美麗的女人,上前扶住我柔聲道:“胡靈,你身上那麼多傷,先歇著,讓琛來!”

我看向棺琛,隻見他緩緩伸出手,輕輕一抓,就是一個小鬼,隨手一捏,小鬼便成了一團死氣,飄散開去。

心中一直緊繃的那根弦徹底鬆懈下來,隻覺得累到極致,被小鬼咬到的地方也傳來錐心的痛楚,我竟軟軟倒在了棺小慧懷裡。

駝背老鬼望著棺琛一手一個的捏散小鬼,也有些急了,色厲內荏地沉聲道:“你們本屬異類,不好好修煉,竟跑來管人間的閒事,就不怕我們滅了你?”

“嗬!就憑你們區區地階二品,想要滅掉我還早得很!”棺琛冷笑著說。

我不禁又想起那一次顧西文和棺琛對抗,顧西文竟能憑藉我四舅爺爺留下的銅錢劍和八卦鏡逼得棺琛想要跟他同歸於儘,難道說顧西文的階品還在駝背老鬼他們三人之上?

或者是我四舅爺爺留下的那柄銅錢劍和八卦鏡厲害?那麼我四舅爺爺又是什麼階品呢?

“你到底想要怎麼樣?這是我跟這個丫頭之間的恩怨,你若放棄插手,我可以送你一顆凝魂珠,這樣你的夫人就有實體了!”駝背老鬼望瞭望抱著我的棺小慧道。

“哼,你以為我們跟你們人類一樣背信棄義唯利是圖嗎?彆說凝魂珠了,你現在就是拿來女媧石供我們夫妻修煉我們也不會背叛自己的朋友!”棺琛冷哼道。

我心裡一陣感動,差點落下淚來,我胡靈何德何能,竟能得到這樣的異類朋友。

棺琛說罷身子一晃,瞬間就到了駝背老鬼身前,抬手捏住駝背老鬼的脖子,將他整個人提了起來。

“敢欺負我棺琛的朋友,將她傷成這個樣子,今天我就要你用命來償她身上的傷!”棺琛提著駝背老鬼冷冰冰的說道。

原本囂張不已的駝背老鬼,在棺琛的手中竟好似一攤爛泥般毫無生氣,任憑棺琛將他掐著脖子提溜著,雙眼翻白,毫無抵抗的能力。

“棺琛,不可!”我掙紮著從棺小慧懷裡站直身子,阻止他道:“你和小慧是要修成正果的,彆隨意傷人性命,會遭天劫!”

棺琛看向我,有些糾結的道:“可是,今日不殺了這個老匹夫,說不定他什麼時候又會在背後陰你!”

“你滅了他那麼多小鬼,短時間內他也傷不到我,回去後我自己也會勤加修煉,能保護自己了!你看蛇家兄弟不也冇傷到我,反而被我打傷了嗎?”我勸他道。

“好,聽你的!再遇到這種事,你一定要早些叫我們來!”棺琛說著,慢慢鬆開手裡的駝背老鬼,將他像扔垃圾一樣扔到地上。

“既然胡靈說要饒你一命,今天我就不殺你,帶著這個女人和那兩條蛇給我滾,再讓我遇到你們欺負我的朋友,我拚著天劫也要殺了你們!”棺琛惡狠狠的對駝背老鬼說道。

駝背老鬼努力從地上爬起來,連身上的灰都來不及拍,連滾帶爬的跑到暗紅鐵門邊,邊拍邊喊,“姍姍小姐,你在外麵嗎?姍姍小姐,開門啊!”

蠱蟲和養蠱人是共生的關係,黑蠱娘身上的蠱蟲幾乎被棺琛滅光了,元氣大傷,軟倒在椅子中動彈不得。

門外響起鎖孔轉動的聲音,鐵門被人從外麵打開,陳姍姍俏麗的身影出現在門口,望著駝背老鬼問:“這麼快?已經解決乾淨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