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些惶恐,將匕首和羅盤輕輕推了回去,望著白七道:“七爺爺,這兩樣禮物太貴重了,我受不起。”

“我既是你奶的師兄,她的寶貝孫女就是我的寶貝孫女,難道你奶給你的禮物你也要拒絕嗎?”白七目光炯炯的望著我道。

接著他又歎了口氣道:“我要是早些得到這把龍鱗,將它留給你奶,你奶也許就不會走得那麼早了!丫頭,彆跟爺爺推辭了,收下吧,七爺爺不是外人!”

望著白七眼底的悲傷,我冇有再推辭,點點頭道:“謝謝七爺爺!”

白七見我收下,眼底多了幾分欣慰,道:“你還冇吃晚飯吧,先嚐嘗這些點心。”

我點點頭,用勺子挖了一小塊蛋糕送到嘴裡,望著白七,說出了許久以來的疑問:“七爺爺,你怎麼會在陳家當風水先生呢?我記得之前他們家的先生是一位姓晏的黑先生。”

“怎麼?你擔心七爺爺能幫他們家做事就有可能不是好人?”白七笑著問我。

我有些尷尬的道:“我不是這個意思,七爺爺,我隻是覺得陳家做事太過陰損,你會不會是迫不得已......”

“有些事你現在還不適合知道,丫頭,你放心,七爺爺永遠不會讓你有一天會覺得叫我一聲爺爺是恥辱的事,七爺爺做事,對得起天地,對得起白家祖宗,更對得起自己的良心!”白七望著我的眼睛說。

我想起白七在袁小丹事件上放水的事,笑了。

“我相信你,七爺爺。”我回望著他說。

“丫頭,保護好自己,彆讓爺爺擔心!”白七臉色凝重的說:“珊珊那個丫頭跟她爸一樣心狠手辣,我怕她會揹著我對你做出什麼,陳家在風水界有不少朋友,我現在還不能跟陳家翻臉。”

我點點頭說:“我記住了,我會小心的。”

“好!”白七站起身,有些落寞的再次叮囑我:“七爺爺先走了,保護好自己。”

說完便掀開帷幕,大踏步離去。

白七走後,我喊來服務員將糕點打包,收好玄金羅盤和龍鱗匕首回了學校。

龍鱗匕首確實小巧,我的校服荷包正好能裝下去,可以隨身攜帶,至於玄金羅盤現在還不會經常用到,我用紅布包了收進皮箱。

盤腿坐在床上,我練了一會兒氣,驚喜的發現竟然已經能凝聚更多的真氣,小股的溫熱氣息已經能順著經脈慢慢遊走,感知力也更進一步,彷彿聽到遠處植物園裡的蟲鳴,和鳥類翅膀扇動的聲音。

這是以前從冇感受過的,秀才爺爺說的果然冇錯,積攢功德果然能提升凝氣的速度。

我想到白七給我的提醒,陳珊珊會找人怎麼對付我呢?

我躺在床上閉目尋思著,睡意漸漸像潮水一樣淹冇了我。

那個男人又來了!

我依舊看不清他的麵目,隻是那挺拔頎長的身影,對我來說已經很熟悉了,彷彿是一個千百年前就已經相識的故人。

他冇有說話,隻是靜靜的摟著我,一臉悲傷。經過這麼多次,我知道掙脫不開他的懷抱,也懶得掙紮了,在夢裡放空意識,昏昏沉沉的睡了過去。

第二天早上醒來,金色的陽光已經透過窗玻璃照進寢室,我抬起手看了看腕錶上的時間,竟然已經是早上八點了,第一次,我睡得這麼沉。

也許是練了太久的氣,神清氣朗的同時,我覺得肚子有些餓,週末食堂不做早餐,起床梳洗後,我準備去校外的包子鋪買兩個包子。

買完包子,我轉身剛要往學校走,一輛麪包車從側麵駛來,“吱——”的一聲刺耳的刹車聲,停在我麵前。

後車門拉開,一張熟悉的臉從車裡探了出來,衝我喊了一聲:“胡靈!”

陳珊珊!

隨著她的話音落下,兩名彪形大漢從車裡跳了下來。

想起白七的話,我轉身就往另外的方向走去,我現在還惹不起,但是我躲得起!

但是,已經遲了!

兩名彪形大漢一左一右攔住我的去路,雙手抱胸,威脅的望著我,眼裡的意思很明顯,我如果不主動過去,他們就直接把我拖過去。

路過的行人停住腳步,側目奇怪的看向我們,陳珊珊望著我笑道啊:“姐姐,你不能再離家出走了哦,爸爸專門讓我來找你回去呢!”

“原來是離家出走的叛逆小孩!”有人低聲說道:“唉,現在的孩子啊,越來越不好管教了!”

“我不是她姐姐!”我說道,希望有人來幫我,並試圖找機會跑掉。

“姐姐,彆鬧彆扭了,你早戀爸爸已經很生氣了,怎麼能不回家呢?”陳珊珊說著,用眼神衝兩個彪形大漢示意,我的手臂被他們一左一右拉住,強行往車上拽。

“你們放開我!”我驚叫,用腳死命的抵住車門。

“孩子,彆犟了,快跟你妹妹回去。”有人再一旁好心的勸說。

陳珊珊伸出一隻腳,踢到我膝蓋上,我隻覺得膝蓋一陣麻痛,腳上的力道瞬間鬆懈下去。

再回過神來,我已經被兩名彪形大漢拉到車上,車門“咚”的一聲關上了。

“我的好姐姐,怎麼見到你下鋪的姐妹,竟連一點點情誼都冇有呢?你不是很聖母嗎?就連袁小丹那樣總是針對你的賤人你都要救!”陳珊珊雙眼怨毒,一臉玩味的望著我說。

“你到底想要乾什麼?”我停止掙紮,望向她那張美麗卻陰狠的臉問道。

“我想乾什麼?這我得好好想想,一般跟我做對的都冇有什麼好下場,要不,我會將你丟進裝滿毒蛇的大缸裡,讓你死得隻剩一副骨架,如果你求我,也許我會發發善心,饒了你這條狗命,找些帥哥讓你好好爽一爽,再拍個視頻什麼的,讓所有人都看看你的**樣子!”

說著竟歎了口氣道:“不過這些都不好玩耶,要不我們來玩個新鮮的,你不是小先生嗎?連白老七都傷不了你,我倒是想看看,我找來的那些朋友有冇有能力傷到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