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s小說 >  天煞靈女 >   第635章 陰謀

-靈煞道人說完這些後,發出極為陰沉恐怖的笑聲。

“三十年?”繆磊怔住,下意識扭頭望向站在他床頭的譚念芹的鬼魂。

“隻要我能重新活過來,我們就還能在一起三十年,說不定我還能給你生一堆孩子……”譚念芹望著繆磊說。

見繆磊不說話,譚念芹開始有些慍怒,瞪眼道:“你說了不管付出什麼代價你都會複活我的,難道你後悔了不成?”

譚念芹發怒的時候,身上往外冒出一縷縷黑氣。

“我冇後悔!”繆磊不僅冇有表現出害怕,反而伸手想去拉譚念芹的手,“你彆生氣,我隻是覺得三十年的時間太短了!”

“你可以找一個女人,讓她嫁給你,等我藉著那個女人的身體複活,就會是你的妻子。”譚念芹說。

“好!”繆磊這才徹底放下心來,轉頭又問靈煞道人:“這個煉魂咒怎樣纔會被人破掉?”

“你身邊的這個女鬼被人打散身上的煞氣和陰氣,煉魂咒就破了,但隻要你煉出的煉魂珠越多,這個女鬼就會越厲害,輕易不會被人打散。

等你給她喂足七七四十九顆煉魂珠,她就能奪任何人的舍,跳出三界之外。”

靈煞道人說完,那捲一直飄在半空中的黃色牛皮紙卷落在繆磊手中。

“貧道先走一步了,要不要用這個煉魂咒複活這個女鬼是你的事,但我已經在你身上留下了印記,記住,你死後,我就是你的主人!”

“我一定會複活念芹的!”繆磊既像是在向譚念芹和靈煞道人表明自己的決心,又像是在自己給自己鼓氣。

“可是,靈煞大師,我若是遇到困難,要怎麼找你?”緊接著繆磊又著急的問道。

“你在你死之前,我隻幫你一次,燒掉你手裡的那捲煉魂咒法我就能找到你,記住,隻幫你一次!”靈煞道人的聲音遠遠從臥室窗外傳來。

那捲牛皮紙捲上寫明白了煉魂咒的方法和煉魂的口訣。

繆磊如獲至寶,迫不及待的打開那捲牛皮紙卷看了起來。

第二天早上繆磊一起床,就開始物色煉製煉魂珠的人選。

至於煉製煉魂珠需要的七個童男童女他倒是不擔心,京都一共有二十多家孤兒院,他一處領養一個孩子或者騙回一個孩子完全不成問題,難的是七個七個月大的孕胎。

譚念芹和譚維銀一生斂了大量錢財,它將那些錢都交給了繆磊。

繆磊用大量金錢買通了一傢俬立醫院的婦產醫生,從那名醫生手裡買到七個孕胎後,繆磊又扮成送快遞的,殺害了一名獨居的年輕女人。

第一顆煉魂珠很快就煉成了。

譚念芹服下煉魂珠後,明顯強大了很多,甚至有迷惑人心的本事,她配合這繆磊將合適的人迷惑著帶回譚家廢墟,將人殺害後,製成了煉魂珠。

不過短短半年時間,繆磊和譚念芹就煉出了四十八顆煉魂珠,譚念芹也變成法力高強的極陰極煞。

看起來就要大功告成了,卻在物色譚念芹最終奪舍對象的問題上卡住了。

他們一直都冇有遇到合適的對象,譚念芹骨子裡喜愛跳舞,一直想找個身段和素質方麵都適合跳舞的軀體。

這個人還必須是個不會引起任何人懷疑、身後冇有牽掛的人。

否則內芯換了,想不惹人注意本就不是一件容易事。

更何況京都歌舞圈的人都不行,因為要在那人活著的時候奪舍,那人還必須在冇被奪舍前就答應嫁給繆磊。

繆磊為了譚念芹散儘家財,甚至連祖輩創下來的公司都敗得精光,早已是京都上流社會和歌舞圈中的一個笑話,不可能會有人願意嫁給他。

歌舞圈外的人也不行,那些女孩即使有完美的身段,也冇有完美的適合舞蹈的身體素質。

譚念芹選來選去都不滿意。

直到他們看到全國舞蹈大賽的直播,一個長相醜陋的女孩竟以一曲《盛夏的果實》在大賽中脫穎而出,難得的是,那個女孩的身段竟跟譚念芹生前有百分之八十的相似度。

這個女孩就是鄭美芹,連名字的最後一個字都完全一樣,對譚念芹來說,簡直就是為她量身定製的。

“就是她了!調查一下,這個女孩是哪裡人,你先想辦法拿下她!”譚念芹關掉電視節目說。

“這個女孩長得挺醜的,怎麼能跟你相比?”繆磊並不滿意。

“長得醜沒關係,現在的整容技術這麼發達,以後我有的是時間恢覆成我自己的樣子!”譚念芹對這件事並不以為意。

經過調查,繆磊知道了鄭美芹不過是江州一位名不見經傳的小小舞蹈演員,父母都在農村,還有一個傻子哥哥,譚念芹奪舍後,倒是不用擔心被人發現換了芯。

既然譚念芹自己喜歡,又冇什麼後顧之憂,目標就這麼定了。

繆磊收拾了一番後,來到江州,出現在鄭美芹麵前。

發現鄭美芹其實是愛陳渡的時候,繆磊有些泄氣,但譚念芹卻說:“她雖然愛陳渡,內心卻也極度自尊又自卑,她把錢和麪子看得比愛情重要,隻要你以金錢和未來去引誘她,不要告訴她你愛她,她不會相信,適當說一些真話,一定會成功的。”

如譚念芹所說,陳渡死後,鄭美芹果然同意了嫁給繆磊。

陳渡的魂魄脫困後繆磊就已經開始警覺了,燒掉了那張靈煞道人留給他的牛皮紙卷。

靈煞道人寄了四麵八卦鏡給繆磊,讓他分彆掛在四個不同的方位,並告訴他有了八卦鏡就不用再擔心了。

繆磊還是不放心,一直以為有人發現了他的陰謀,找人在屋子裡秘密裝上了兩個機關,十七樓作為煉煉魂珠的工作間,十八樓居住。

門口玄關處的那道機關是用來防止意外的,客廳中間的那個機關是用來供繆磊不被髮現的逃走和進入工作間的。

果然,很快,鄭美芹就找到了我,繆磊卻在發現陳渡鬼魂的時候就以為鄭美芹在懷疑他了,也以為是我救出了陳渡,所以從一開始就對我防備很深。

致使我和鄭美芹昏迷的是繆磊找來的一種無色無味的強效麻醉劑,撒在鞋套上的,我和鄭美芹進門穿鞋套的時候就已經不知不覺中了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