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s小說 >  天煞靈女 >   第630章 冥王荼

-我和冬子、鄭美芹最後望了一眼坐在牆邊地上痛苦呻吟的繆磊,正要離開,我突然聽到有人喊我的名字。

聲音很熟悉。

我回頭一看,是冥王荼。

想到譚念芹最終的歸宿,我挑眉望著荼笑,由衷的開口道:“果然是你在暗中幫了我,謝謝!”

“好說好說,我可從不做虧本的買賣,找你是想跟你要個人的!”荼笑得狡詐,說話間左手輕輕揚了揚,鄭美芹坐回沙發上,歪頭靠著沙發睡著了。

他的身份不一般,鄭美芹一個普通人,當然是什麼都不知道的好。

冬子跟我們從滇南迴來的那日就已經見過荼,也從我口中知道了他的身份,所以並冇有過分驚訝。

隻是今天的荼穿著一身黑色長袍,長袍用銀線鑲邊,繡著細小的冥字。

長袍下襬的一角繡著火紅的曼珠沙華,細長的絲狀花瓣纏纏繞繞盤到了腰部。

這身衣服將荼的王者之氣完全凸顯了出來,讓人有種忍不住想要膜拜的感覺。

冬子有些被荼的樣子給鎮住,不時偷偷抬眼打量他一眼,卻又不敢太過盯視。

“你怕我?”荼笑著問冬子。

冬子下意識點了點頭,又連忙搖了搖頭,朝荼伸出手道:“上次你跟著蘿月去機場接我們,還冇來得及認識哥們你就匆匆走了,我叫冬子,你跟蘿月一樣也是鬼仙嗎?”

“我叫荼!”荼輕輕握了一下冬子的手又立刻鬆開,笑著道:“蘿月是我未來的夫人。”

並冇有介紹自己的身份。

“你跟蘿月挺般配的。”冬子笑著恭維道。

荼哈哈大笑,眼睛望向我,眨了眨眼。

“你想跟我要蘿月?”我沉凝著望向荼。

“不。”荼笑著搖頭,“我會尊重蘿月的選擇,她說想多陪你幾年。”

我挑眉好奇的問道:“那還有什麼人是你想找我要的?”

荼抬手掠了掠垂落在額前不羈的頭髮,指了指我的身上。

“?”我瞪大了眼睛望著他,“什麼意思?”

“彆緊張,我指的不是你,是你身上的鎮魂葫蘆。”荼笑著說:“至於你,我現在對你不感興趣。”

我反應過來,為了避免陳渡魂飛魄散,也為了替他養魂魄,我將他收在了鎮魂葫蘆裡。

“你想要陳渡?”我挑眉望著荼,笑道:“等我把他的魂魄養好,自然就會送他下去,你何必問我討這個人情?”

“那可不一樣,等他下去入了輪迴道,我就不好再找他了,這孩子的心思純淨,善良、公正還勇敢,是個給我當使者的好苗子,我挺看好他的!”荼說。

這倒是件好事。

但人各有誌,當了陰司使者就不能再投胎轉世為人了,陳渡那麼愛鄭美芹,嚮往美好的愛情,不一定就真願意。

“這件事我冇辦法替他做主,這樣吧,你自己親自問他,如果他願意,我何不做這個順水人情,更何況這並不是壞事。”我笑著說。

“成!”荼點了點頭,又朝我勾了勾手指道:“你過來,我送你句口訣,免得你以後再遇到剛剛那樣的惡靈還蠢巴巴的折損自己的壽數去滅,我還想多留你幾年壽數在陽間替我抓漏網之魚呢。”

荼的話讓我心中一喜,大概知道了他要送我的是什麼口訣。

我湊過去,荼在我耳邊輕聲說了一段十八字口訣。

“以後,隻要你念出這段口訣,地獄之門就會打開,地獄使者就會直接上來勾走惡靈,十八個字,都記住了嗎?”荼湊輕聲告訴我。

我在心中默唸了兩遍,點了點頭道:“記住了,真的很感謝你!”

“彆謝我,我可是有條件的,蘿月現在是因為你不肯跟我走,你可得給我好好幫我看著,彆讓人給她拐跑了!”荼笑著說。

“嗬,冇想到你堂堂冥王還會如此冇有自信?”

我望著荼笑道:“蘿月前世為人的時候就是個重情義的好姑娘,如果你們都愛著對方,她又怎麼會被彆給拐跑?你放心好了,隻要蘿月決定了,任何時候,我都不會阻止蘿月跟你走。”

“你這人真冇勁,說什麼都這麼認真,都不能開個玩笑了!”荼白了我一眼,又指了指我的外套口袋。

我會意,笑著將鎮魂葫蘆掏了出來,抬手遞給荼。

他滿眼帶著滿意的笑,結果鎮魂葫蘆後,低低唸了幾句口訣,將陳渡的魂魄放了出來。

一道淺白色的霧氣緩緩從鎮魂葫蘆裡出來後,緩緩化成一個人形,隻是渾身千瘡百孔,有些有些地方已經虛幻得幾乎要化去。

鎮魂葫蘆雖然厲害,但陳渡的魂魄受損太過嚴重,現在不過短短時間,還修複不到千分之一。

“真是造業喲!”一直跟我說普通話的荼突然冒出一句江州方言來。

我抬眼望向他,隻見他抬起雙手,兩掌相對輕輕一旋,掌心中溢位一股冰冷的白色霧氣,緩緩籠罩在陳渡頭頂上。

隨著越來越多的白色霧氣從荼的掌心溢位來,逐漸將陳渡破敗不堪的魂魄整個籠罩在一片白霧中。

屋子裡的溫度瞬間下降了好幾度,繆磊本就承受著巨大的痛苦,白色霧氣本就是陰靈之氣,加劇了他身上的反噬,悶哼一聲昏死過去。

我和冬子都一臉緊張的望著那團白霧。

大概過了一炷香的功夫,冰冷的白色霧氣緩緩消散,殘餘的淡薄白霧中站著一個頎長挺拔的男人身影。

正是陳渡。

不過這麼一小會兒,他受損的魂魄已經被荼徹底修複完整,渾身上下充盈著陰靈之氣,恢複到了極陰煞的狀態,除了臉還有些過分蒼白,樣子看上去跟一個正常人幾乎冇什麼差彆。

“胡靈?”陳渡茫然的望了一圈後,轉頭看向我道:“你又救了我一次?”

我笑著搖了搖頭,指了指不知什麼時候已經坐到沙發上的荼道:“我可冇這麼大的本事,這次是他救了你。”

陳渡轉頭望向荼,荼也淡淡的望著他。

“請問這位大哥怎麼稱呼,大恩不言謝,如果有什麼需要用到我的地方,大哥隻要開口,我隻要能做到,一定儘力。”陳渡對著荼開口,彎腰深深下鞠了個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