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s小說 >  天煞靈女 >   第588章 回江州了

-馬強將手搭在我爸爸的手腕上,大約半小時候,抬頭望了我一眼,表情沉重哀傷。

“冇想竟傷得這麼重。”馬強輕聲說:“你爸爸在我們幾個尊者天師中能力最強,居然還有東西傷到他,我很抱歉,上麵聯絡我去烏雲山支援的時候我在雪山冇信號。”

馬強並冇有開口問我們在烏雲山到底遇到了什麼,我也冇有多說,這是他們天師府的事,應該由陸逍鴻決定該不該對馬強保密。

“不過你也彆太過擔心,你爸爸的身體素質很強,應該很快就能治好的。”馬強說完,從身上摸出一部黑色手機,點開螢幕,低頭不停的劃拉著。

良久,他籲了一口氣,抬頭望向我,開口道:“找到了,何教授,腦外專家,剛從R國回來,目前任京都第一醫院腦外科主任,由於是你們江州人,又兼任江州第一人民醫院副院長,從醫四十年,到目前為止還冇有手術不成功案例,恰好跟我還算有些交情,我現在就給你們聯絡他。”

“謝謝你!”我點頭由衷的說。

之前這些場麵上的關係都是爸爸在處理,眼下他自己病了,單憑我們的能力還真的是閉門天黑。

馬強微微點了點頭,按下了撥通鍵。

我站在一邊靜靜的等著。

電話很快接通了,由於我耳力極好,能清楚的聽到電話那頭傳來的那位何教授略顯沙啞的聲音。

馬強對著話筒說明瞭情況後,掛了電話。

“胡靈,我現在就安排專機直接送你們回江州,你爸爸很走運,何教授目前正好在江州。”馬強臉上帶著幾分喜色的跟我說。

我不知該如何感謝他,忙點頭道謝。

“我和你爸爸的交情是不用說謝謝的!”

馬強笑著答了一句後,抬腳就朝等在一邊的幾名黑衣天師走過去,還冇走進,便開口問道:“專機什麼時候到?”

其中一名天師站直了身子,回答道:“早就到了,剛剛您正在跟蕭尊切磋,我們冇敢打斷您!”

馬強點頭:“去把我們的自己的車開過來,即可送蕭尊回江州!”

說著他又望了陸逍鴻一眼道:“回京都總部述職的事交給我,我會去幫你們做好解釋,先照顧好你們尊者。”

陸逍鴻點頭應下。

“馬尊者,我和你一起回京都!”

張教授開口,扭頭望了錢誌奇和郝敬德一眼道:“誌奇,你先和你爸爸帶文穎去醫院調養。”

說著他又朝郝敬德伸出手道:“親家公,兩個孩子就先交給你了,我先回去述職,會儘量在文穎生產前趕去江州。”

一聲親家公叫得郝敬德的眼眶有些濕潤,他望了錢誌奇和徐文穎一眼,重重點頭道:“好,我們在江州等你!”

就這樣,在我爸爸和馬強像兩個孩子一樣大打一架後,我們這群人便兵分兩路,不過一個小時候,飛機緩緩降落,我們終於踏在闊彆多日的江州的土地上。

江城已是深秋,天氣卻還並不是很冷,小龍蝦和熱乾麪的濃香也依舊將這個城市熏得火熱。

上飛機前我給顧西文打了個電話,大概是考慮到我們人多,他和蘿月、夏小北竟開了兩輛八座車來接我們。

一輛車由顧西文駕駛,夏小北坐在副駕駛上,兩人言談舉止間透著幾分親昵。

見到我們出來,夏小北飛快的跳下車,高興的迎了上來,顧西文也跟著下車,斜倚著車門,望著我倆,臉上露出清淺的微笑。

才幾天不見,我覺得我好像錯過了什麼。

“你已經搞定他了?”我輕輕捅了捅夏小北的胳膊問道。

“還冇有,不過我又重新搬回龍蝦館住了!”夏小北臉上滿是赧然,“你會不會怪我不等你回來再搬?”

“怎麼會,隻要你倆都能幸福,我隻會替你們高興。”我笑著說。

“雖然我現在還冇搞定他——”夏小北說著回頭望了顧西文一眼,接著湊近我耳邊道:“但我遲早有一天一定會睡到他的!”

我愕然,隨即哈哈大笑起來。

“好,恭祝你早日成功!”我笑著說。

另一輛車也緩緩停了下來,車門打開,從車上下來兩個人。

從副駕駛出來的是蘿月,倒是意料之中,但駕車的是一個我完全冇想到的人。

冥王荼。

他穿著一身筆挺的菸灰色西裝,裡麵配著一件裸粉色襯衣,竟少了幾分張揚不羈,多了幾分柔暖。

當然,這隻是相對而言,穿著正裝的他周身散發出來的強大的氣場依舊讓人感到一陣陣壓抑。

相較於冥王荼,蘿月雖也是鬼仙,給人的感覺卻要親和得多,她穿著一件薄薄的黑色針織T,搭配一條白色亞麻闊腿長褲,踩著一雙香奈兒經典款黑白草編底漁夫鞋,順直的頭髮紮成馬尾垂在腦後,看起來青春洋溢得如同鄰家大姐姐。

郝敬德一眼看出他們身上隱約的神氣,將我拉到一邊悄聲問道:“丫頭,他們都是你的朋友?”

我笑著點了點頭。

郝敬德籲了口氣道:“幸好我當年雖然喜歡肖恩,但並冇有不擇手段,否則恐怕今天的下場隻會跟祁越一樣了!”

我笑:“當初明明是您幫了我,如果不是您出手相助,我這條命恐怕都保不住了!”

“咳,不提,不提了!”郝敬德跟我對視了一眼,笑著上了領錢誌奇和徐文穎上了顧西文的車。

冬子和連若薇跟蘿月打過招呼後,也跟著上了顧西文的車。

白夭見過他們,並冇有露出什麼驚訝的表情,隻是很隨意的打了個招呼就跳上了車。

我爸爸也揹著水晶雕像跟著白夭上了車,將雕像小心放好後,他伸手拍了拍冥王荼的肩膀說:“兄弟,我倆好像見過!”

“當然,我們是老朋友了!”冥王荼表現得彬彬有禮。

白夭在一邊嗤笑道:“蕭天師,看來你不糊塗呀,之前在滇南見到馬天師你上去就開打,怎麼見到這貨倒是攀起交情來了。”

“什麼叫攀交情,我們的交情本來就不淺!”我爸爸瞪了白夭一眼,對他的說法極不滿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