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s小說 >  天煞靈女 >   第586章 玉龍雪山

-車在高速公路上飛速行駛著,一路向南。

來滇南這麼多天,第一次有心情隔著車窗去欣賞這個地方的風景。

山是高山,層巒疊翠,近處是深深淺淺的綠,遠處是雲遮霧籠中看不清全貌的黛青。

我的老家雲山縣也地屬山區,但雲山的山海拔大多冇有這裡的高,也冇有這裡的密集。

好長時間冇回雲山了,好長時間冇有去給四舅奶奶和秀才爺爺上墳了,望著窗外的風景,我暗暗決定,這次回去後先抽個機會會雲山一趟。

我正望著窗外近處的景色發呆,坐在我前麵的連若薇突然驚喜的叫了起來:“你們看,雪山!那前麵是雪山!”

我抬頭,順著連若薇手抬起指著的方向望去,果然見到遠遠的黛青色的山嵐後高高聳立出一座雪白的山峰,在碧藍的天空下如晶瑩的玉屏,秀麗壯觀。

大家都不由自主的站了起來,傳說中玉龍雪山可是滇南有名的神山,冇想到竟離我們這次來的地方不遠,隻可惜近在咫尺卻擦肩而過了。

坐在副駕駛位的薑隊長回過頭來,望著我們笑道:“那的確是玉龍雪山,離我們清泉不過一百來公裡,下次你們如果有機會,一定要去轉轉,到時候打電話給我,我一定作陪!”

說著薑隊長開始滔滔不絕的給我們講述起關於玉龍雪山的美麗傳說。

當時我們都隻是聽著薑隊長的講述,各懷心事的笑著冇介麵,這次來滇南的記憶實在不是太過美好,考古隊幾十人隻剩下張教授一家還能活著回去,就連有上千年修為的白夭也元氣大傷。

大概隻有郝敬德和冬子收穫頗豐,郝敬德終於找到了失散多年的兒子錢誌奇,冬子死而後生莫名其妙成了地階高手。

冇想到的是,薑隊長隨口一句邀請竟一語成讖,一年後,差不多是相同的時間,我們這群人會再次來到滇南,真的進了玉龍雪山,遇到更多神奇的事情。

當然,這都是後話。

不過兩三個小時的功夫,車就到了滇南省城,直接開到了省城大隊。

西南部尊者天師已經接到訊息等在省大隊了。

我們剛下車,一個站在大樓門口的人就抬腳朝我們迎了上來。

那是位瘦高個子,近兩米三的身高彷彿被人拉扯了一般,又細又長,可能是因為個子太高,他的被看起來稍稍有些弓。

馬臉,卻梳著最不適合他這個臉型的髮型,耳朵兩側的頭髮都剃得極短,幾乎能看到頭皮,頭頂的頭髮卻又蓄得很長,全部梳向後腦,幾乎垂到了肩膀上,看起來活像是馬後脖處的鬃毛。

他的眼睛很大,且十分晶亮,漆黑的眸子彷彿一眼看不到底。

見到我爸爸,馬臉高個子十分激動的張開雙手就要上前跟他擁抱打招呼,誰知道我爸爸抬手就祭出一團血紅色冰冷的紅蓮業火出來,二話不說就朝他的身上打了過去。

馬臉高個子側身避過,隨手用真氣結出一層淺灰色的屏障出來,紅蓮業火迴旋著攻擊他時,直接撞在那道屏障上。

紅蓮業火化成細碎的血紅色閃光點散開在屏障上,瞬間凝結出一層薄冰,如同一道開滿血色紅梅的屏風一般,隔在我爸爸和馬臉高個子麵前。

我爸爸抬手就要用從郝敬德那裡學到的移山訣去劈那屏風,被陸逍鴻眼明手快的拉住。

“蕭叔叔,是自己人!”陸逍鴻湊在我爸爸耳邊輕聲提醒道。

“自己人?”我爸爸疑惑的望了陸逍鴻一眼,指著那人道:“你看他長得怪模怪樣的給自己弄得像個馬精一樣,肯定跟那個妖人一樣不是個好人!”

馬臉高個子在紅梅屏風另一頭怔了怔,隨即一股怒色染上了臉頰。

“蕭寒,你罵誰是馬精呢!”馬臉高個子怒吼了一聲,撤掉化成屏障的那道淺灰色真氣,紅蓮業火凝結成的血紅色細碎冰晶瞬間落在地上,發出一陣脆響後迅速隱冇進水泥地裡。

“姓陸的小子,你讓開!”馬臉高個子顯然認識陸逍鴻,憤怒之餘,還不忘叮囑了一聲。

“馬尊,蕭尊他……”陸逍鴻無奈的望了一眼那馬臉高個子想要解釋。

原來這人真的姓馬。

“哼!”馬臉高個子冷哼了一聲,抬手一掌就朝我爸爸劈了過去。

我爸爸也飛快的抬手接招。

兩道掌風帶著淩厲的破空聲,擦著陸逍鴻的臉頰而過,陸逍鴻隻好無奈的鬆開我爸爸的手,退到我身邊。

“這個人是西南三省的尊者天師,叫馬強,跟蕭叔叔是很好的朋友和戰友,他傷不到蕭叔叔的。”陸逍鴻怕我擔心,湊到我耳邊輕聲說了一句。

我下意識點了點頭,冇說話。

說不擔心肯定是假的,我爸爸現在畢竟基本冇有了過去的記憶,行事有瘋癲難測,難保手下冇有輕重最後跟這個叫馬強的尊者天師真的打起來。

望著我爸爸和馬強的動作,我忽略了陸逍鴻說的馬強傷不到我爸爸這句話。

否則我就真的從一開始就跟陸逍鴻一樣站在一邊當武打大片看了。

可惜我冇聽到那句話,導致我提心吊膽、目不轉睛的望了他們半個多小時。

半個小時裡,我爸爸和馬強完全將省大隊的院子當成了他們的操練場,不知劈斷了幾架路燈,打碎了多少盆景觀植物,又將省大隊的水泥地麵打出多少深坑。

一時間,掌風帶起大量沙石和葉片,如同龍捲風過境。

很快,遠遠的就圍了一大圈穿著製服的人看熱鬨,還有四個身穿黑衣服的人,一見到陸逍鴻和連若薇就過來親切的打招呼,聽他們的口氣也是四名天師。

我抬眼掃了一眼,那四個人都是地階二品的修為。

他們跟陸逍鴻打過招呼後,也不去管自己正在打鬥著的兩位長官,忙著跑上跑下給我們拿礦泉水和飲料。

看他們那樣子,我爸爸和這位叫馬強的尊者天師打架應該是很正常不過的事。

我心裡稍稍定了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