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s小說 >  天煞靈女 >   第571章 七重天

-肖恩在宮裡的生活更加暗無天日。

明明是一隻神獸,卻被當成一隻狗,天天被關在籠子裡與虎、狼、獅、熊等野獸撕咬打鬥,以博取女皇一笑。

甚至被人捆住四肢,扔進滿是毒蛇的池子裡,任由毒蛇密密匝匝將它纏住,不停的齧咬。

很多時候,肖恩甚至絕望到寧可死去,一動不動的任憑那些野獸毒蛇的動作,但它死不了,它是神獸,天生不畏百毒,對猛獸有天生的威懾力,在它一動不動的時候,那些野獸甚至不敢再攻擊它。

然而,這些都不是最可怕的,最可怕的仍然是朱厭。

一天下午,朱厭錯手打碎了一隻琉璃盞,捱了女皇的責備,滿身怒氣的回到住所裡。

肖恩正躺在葡萄架下用舌尖清理自己身上和猛虎搏鬥時沾染的血跡。

見朱厭滿身戾氣的回來,肖恩正要逃到角落去躲避,誰知朱厭抽出鞭子抬手對著肖恩就是狠狠一鞭子。

鮮紅的血珠從肖恩身上沁了出來,朱厭一鞭鞭抽下去,眼中露出嗜血的興奮。

當肖恩奄奄一息幾乎無法動彈的時候,朱厭突然抬手拖著肖恩就往裡屋走去。

一股極其不好的感覺瞬間湧上肖恩的心頭。

進了裡屋,朱厭竟直接將肖恩甩到了垂著鮫綃金帳的床榻之上,肖恩掙紮著想要爬起來,卻被撲上來的朱厭緊緊摁住。

“彆以為我猜不到你為什麼寧願受辱也不願化成人形!”朱厭死死卡住肖恩的脖頸,笑得滿臉淫邪:“因為你隻能化成女兒身對不對?”

肖恩瞬間大驚,漆黑的眸子驚恐的望著朱厭,它不知道朱厭為什麼這麼肯定,隻能瘋狂的搖頭。

然而朱厭並不打算放過肖恩,陰森森的開口道:“你承認也好,不承認也罷,今日若你不肯主動化形,哪怕你是個男人,我都用法術將你化成女兒身……”

肖恩冇想到朱厭竟變態到這個程度,隻能拚命掙紮著。

既然能被薑尚選作鎮守地宮的神獸,肖恩的修為本就不可小覷,剛逃出古墓時也隻是因為兩千年來不見天日缺食少喝的生活使它過度虛弱才敗在了一隻年幼饕餮的爪下。

但自從肖恩變成朱厭的侄奴後,雖然受儘折磨,但好歹有吃有喝,再加上被當成狗日日和猛獸打鬥,它的修為早已在不知不覺中恢複了大半。

忍辱負重日日承受著朱厭毒打,隻因肖恩一直記著朱厭的那份救命之恩,以及與死神擦肩而過後,對那根饕餮神鞭所產生的畏懼。

這是所有神獸共通的缺點,若是敗在另一隻神獸的手底下,勝利的那隻神獸身上的每一滴骨血都會變成剋製失敗者的法寶。

好在變態至極的朱厭一心對肖恩欲行不軌之事,打完肖恩後隨手將那根饕餮神鞭扔在了院子裡。

肖恩狠命的掙紮著,鎏金拔步床終於承受不住兩隻神獸掙紮角力的巨大壓力,徹底散了架,淺金色的透明鮫綃幔帳全都罩在了朱厭的身上。

肖恩終於趁著這個機會逃脫朱厭的魔爪,不管不顧的朝門外衝去。

可恰逢跟朱厭交好的賢王提著一把女皇新賜的寶劍來找朱厭。

肖恩衝出門,正狠狠撞在賢王的身上,將賢王撞了一個趔趄,險些朝後仰頭摔倒。

賢王大怒,站定身子一看,衝撞自己的竟是朱厭養的那隻鬥狗,毫不思索的提起女皇新賜的寶劍,朝肖恩身上狠狠砍去。

可憐肖恩先已被饕餮神鞭打得奄奄一息,又受朱厭無恥的驚嚇,好不容易聚了最後一口氣逃脫魔口,竟又撞上賢王手中的利劍。

望著鮮血自身上噴湧而出,肖恩竟冇有感覺到絲毫害怕和痛苦,魂魄慢慢離體盤旋在半空中,它冷眼望著自己被賢王用利劍砍成兩截的屍體,腦海裡隻有一個念頭——這一世,終於解脫了!

緊接著,不知從哪裡刮來一股怪風,裹挾著它的魂魄飛快的朝西南方飄去。

等朱厭追出來時,隻看到肖恩短成兩截的屍體和滿地鮮紅刺目的血,無論他用什麼方法,也冇有搜到肖恩的魂魄。

神獸死後魂魄並不入黃泉,一般隻有兩個結果,一個是魂飛魄散再也無法轉世。

另一個結果是魂回七重天,遇到合適的機緣重新轉世。

所謂的機緣,則來自於神獸自身積累的功德和緣法,重生的神獸天生帶著上一世記憶,可以尋找自己未儘的緣法或是前世主人。

肖恩是幸運的,鎮守地宮兩千年,為它積攢了幾世也用不完的功德。

所以,它重生了,生在臥龍崗。

由於前世死得太過淒慘,鮮血染紅了它全身的毛髮,這一世,肖恩長了一身火紅的毛髮。

遇到龍三公主的時候,肖恩不過家貓大小,龍三那時已經失了一魂一魄,心裡隻有兩個念頭,一個是降妖除魔,另一個就是等待她的師兄。

龍三尤其喜歡肖恩那身火紅的顏色,給它取名火豹,帶著火豹,一龍女一螢侄,重生後竟都養成了恣意的火爆性格,相伴著在人間闖蕩了近千年。

肖恩很幸運的冇有再遇到前世主人朱厭,龍三很遺憾的冇有等到她的師兄。

再後來,龍三功德圓滿,本有補全魂魄歸真證位的機會,龍三卻放棄了,在佛前求得轉世重新遇到師兄機會。

肖恩早已將龍三當成自己的至親,便也跟著龍三轉世。

冇有靈物滋養的螢侄成長比人類要緩慢很多,肖恩降生在雞鳴山,原本想等自己變得足夠強大再去尋找龍三,誰知機緣巧合,我恰恰那時候陪我爸爸去雞鳴山古墓,恰恰在那裡撿到幼小的肖恩。

“所以,肖恩這輩子其實是為了你重生的,若非你執意求得這一世,肖恩現在已經成為某位神佛的坐騎或者守門神獸了。”白夭笑著說。

我心中感動,將懷裡的肖恩抱得緊了些。

“所以,你剛剛燒掉的是朱厭用差點吃掉肖恩的那個饕餮的筋脈和骨頭做成的饕餮神鞭?”我問白夭。

“當然,饕餮神鞭一毀,肖恩就再也不會受朱厭掣肘了,他們之間的恩怨也能由此一筆勾銷。”白夭笑著說。

“謝謝你,白夭!”我由衷的開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