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s小說 >  天煞靈女 >   第553章 木屋垮了

-聽白夭說靈絲可以解毒好,我從捆魂索上小心取下根較長的靈絲,泡在水裡,喂張教授喝了下去。

捆魂索肉眼可見的變細了些。

不是不心疼,但比起人命來說,就算不得什麼了。

我處理這些的時候,白夭去看了躺在草墊子上的徐文穎。

徐文穎依舊沉睡不醒,微微隆起的腹部讓她的身體越發顯得細瘦羸弱不堪。

白夭將手搭在她的脈搏上,凝神細探,眉頭微微蹙起。

“胡靈,你之前是不是給她服食過鬼眼淚?”半晌後,白夭望著我問道。

他的話讓你的心裡猛一咯噔,難道徐文穎的狀態不能用鬼眼淚,我弄巧成拙了?

“是給她用過蘿月的眼淚,怎麼,是不是有什麼問題?”我緊張的問道。

“冇什麼問題,這姑娘身體裡的毒性早已入了心肺,原本早就應該是個死人了,現在竟還有救,就連她肚子裡的孩子也還活著,我覺得好奇而已。”白夭望了我一眼說。

我緊張的心終於鬆了下來,反應過來後狠狠瞪了白夭一眼道:“你說話的口氣能不能正常一點,給我嚇得,我還以為我弄巧成拙了!”

“知道你蠢,冇事逗逗你而已!”白夭淡淡的說著,在徐文穎麵前盤腿坐下,雙手掐訣,吐納著氣息,將內丹從口中吐了出來。

他的話讓我瞬間又有一種走上去狠狠踹他一腳的衝動,但見他正襟危坐的開始替徐文穎驅毒了,便冇了脾氣。

瑩白色帶著光暈的內丹繞著徐文穎的身體慢慢滑動了一圈後,慢慢落在她的心口處停下。

白夭閉目靜坐著,眉頭輕蹙,頭頂上開始慢慢冒出一層淡淡的白色霧氣。

眼看著徐文穎慘白的臉色慢慢有了一絲紅潤,嘴唇也從黑紫色慢慢變成淺淺的粉紅。

內丹上的縈繞的瑩白色光暈慢慢變得黯淡,白夭頭頂上的白色霧氣顏色也越來越深,變成淡淡的黑灰色,他的額頭也開始往外冒著豆大的汗珠。

這邊張教授喝完靈絲泡過的水後,也開始渾身冒出粘膩的如同摻雜了黑色泥灰一般的汗。

那些汗水帶著一股濃鬱的魚腥氣,聞起來讓人忍不住一陣陣作嘔。

“你們在乾什麼?這麼臭!”我爸爸的聲音從我們頭頂上傳下來。

我抬頭望去,他扒在一根樹乾上,不知道什麼時候將木屋頂上覆蓋的枝葉和茅草扒出了一個窟窿,正一臉好奇的低頭望著我們。

張教授也抬頭透過那個窟窿望向我爸爸,朝他虛弱的笑了笑。

“老頭,我好像認識你,你其實是兩個人!”我爸爸一臉好奇的望著張教授,鬆開扒拉在樹乾上的一隻手,直接將木屋上覆蓋著的一半枝葉掀開扔了出去。

緊跟著,他鬆開另一隻扒拉著樹乾的手,揹著水晶雕像直接跳進了木屋裡。

水晶雕像近千斤,我爸爸一站在木屋的地板上,木屋就發出“哢嚓哢嚓”木料斷裂的聲音。

我爸爸卻渾然不覺,抬手去撥張教授花白的頭髮,好奇的道:“你們兩個人是怎麼擠在一個身體裡的?我能不能也進來玩玩?”

張教授表情痛苦,嘴角卻猛抽了幾下,想笑又因為身體太過痛苦而笑不出來。

“哢擦哢擦”幾聲木材炸裂的聲音,木屋終於承受不住上千斤的重量,從張教授和我爸爸所在的位置斷裂開來。

眼見著張教授和我爸爸從斷開的窟窿墜下去,我連忙伸手去抓張教授,卻抓了個空。

我下意識低頭去望,隻見我爸爸學著張教授的姿勢,手腳在半空中胡亂抓著,背部著地的往下掉。

眼看著張教授已經快要落到地上,我爸爸顯然用內力控製了自己落地的速度,身上雖然揹著上千斤重的雕像,卻比張教授落地的速度要緩慢很多。

“咚”的一聲悶響,張教授背部著地,嘴中“噗”的一聲噴出一口黑血。

我爸爸見狀,伸手摸了摸自己後背的雕像,像是想到了什麼,身子竟往上提了提,翻個身站直了落在地上。

“我不能跟你這樣落下來,會摔壞我媳婦的!”我爸爸心有餘悸的反手摸了摸背上揹著的石像對張教授說。

張教授望著我爸爸翻了個白眼昏死過去。

陸逍鴻飛快的走過來,彎腰去看張教授的傷勢,抬頭望了一眼木屋,彎腰將張教授抱了起來,走到一棵樹下輕輕放了下來。

郝敬得走到破敗不堪的木屋底下,抬頭望瞭望,擔心的問我:“胡靈丫頭,你們還有多久,這木屋怕是要垮了!”

我扭頭望向白夭,他頭上的汗水也越來越多,木屋已經搖搖晃晃,隨時都會徹底散架。

眼看著他和躺在草墊上的徐文穎都有掉下去的危險。

但白夭正在運著體內靈氣,眼看很難停下來。

我突然想起之前對付駝背老鬼時,我爸爸教我的運氣傳送內力的法門,走到白夭身後盤腿坐下,將掌心慢慢放到了白夭的後背上。

緩緩提氣後,我慢慢將烝氣運到掌心勞宮,輕輕推了出去。

原本已經幾乎凝滯不動的內丹又開始緩緩轉動了起來。

白夭頭頂上冒出來的霧氣已經濃黑如墨,豆大的汗珠從他的額頭上往下滾落。

那枚內丹繞著徐文穎的身體緩緩轉動一圈後,所有的光暈終於徹底消失,慘白得像顆白色乒乓球。

徐文穎的睫毛終於微微顫了顫。

內丹緩緩回到白夭嘴中,我隻覺得一股極大的力道從掌心傳來,將我猛的彈了出去。

我的後背一陣劇痛,撞開木屋的一麵牆,飛了出去。

還未落地,我的身體就被人穩穩接住,非常溫暖寬闊的懷抱。

陸逍鴻接住了我,冇有讓我摔落在地上。

他總是這麼穩妥,默默的守在我的身後。

我望著他扯了扯嘴角,極力想露出一個好看的笑容,喉嚨裡一陣腥甜,也像張教授一樣猛的噴出一口黑血。

“完了,我也中毒了!”大腦裡閃過最後一個念頭後,我頭一歪昏死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