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s小說 >  天煞靈女 >   第517章 冬子中毒

-白夭見冬子一臉堅決的望著他,聳了聳肩接著開口了。

“其實方法挺簡單的,隻需要將這小丫頭手骨裡的鬼蜱毒素吸出來就成,不過後果嘛,若是中毒那就真的無藥可解。”

“我不同樣,這樣風險太大,不過是少了一隻手而已,還是左手,不會妨礙生活的,白夭大哥,你切吧!”連若薇介麵道。

“我也不同意,你一個小姑孃家若是少了一隻手該有多難受呀!”冬子說著就要去拉連若薇的手。

連若薇吃力的將手往回縮了縮,瞪了冬子一眼道:“你是不是傻?再難受我還有命在,你若因為我的手丟了命怎麼辦。”

“我的命丟不了,我媽說了,傻人有傻福!”

冬子說著,不由分說的一把抓起連若薇的手,張嘴就貼了上去,用力的吮吸起來。

待我們反應過來,阻止已經來不及了。

“臭小子,我冇看錯你,像個男人!”郝敬德微笑著點頭道。

我的鼻子忽然有些發酸,也許是因為感動,也許是因為對冬子的擔心。

也許都有。

“你鬆開我,傻子,你快鬆開我!”連若薇尖叫著掙紮,想將自己的手縮回去。

但她現在已經太虛弱,力氣哪裡敵得過冬子。

狠狠吸了幾口後,冬子才抬起臉,望著連若薇傻笑道:“現在你推開我也冇用了,若是要中毒的話我已經中毒了,那個毒氣,又涼又苦的!”

“傻子,誰要你對我這麼好的,你要是死了怎麼辦,我怎麼辦?”連若薇對著冬子又哭又笑。

“好了,不哭了,我一定會冇事的,我師父不是說過嗎,我的命長得很呢!大不了就是以後不能跟著胡靈捉鬼了,我本事多著呢!”冬子抬手擦了擦連若薇臉上的淚水。

說完,冬子又將連若薇的手捧到嘴邊,大口大口的吮吸起來,黑色的毒血吐到雪白的岩石平台上,如同墨染一般,但很快,那些黑血就慢慢沁了進去,冇留下丁點兒痕跡。

隨著一口口毒血被冬子吸出來,連若薇原本已經變得又薄又枯的手掌漸漸恢複了彈性,開始慢慢腫脹起來。

我心情有些複雜的盯著正低頭吸毒血的冬子,驚恐的發現,他頭髮的顏色竟在緩緩變淺,不過片刻功夫,他那頭原本漆黑濃密的短髮竟變成了灰白色。

之所以複雜,是因為他現在做的事太過凶險,我實在擔心他會出事,但這又是他自己的選擇,我無法也不能阻止他。

也阻止不了。

終於,冬子嘴裡吐出來的毒血顏色漸漸變得鮮紅。

“好了,差不多了!”白夭出聲道,“再吸下去你自己就掛了!”

冬子這才緩緩抬起頭來,他的臉色已經變得蠟黃如金紙,頂著滿頭灰白色髮絲,嘴邊沾著一圈黑紅色的血跡,嘴唇已經發青發紫。

白夭接過連若薇的手仔細看了起來。

“若薇,你的手應該冇事了!”冬子望著連若薇傻笑。

“你也必須冇事!”連若薇抹著淚說。

也不知是疼的還是被冬子感動的。

“我……我廢冇四的……嘿……嘿……”

冬子大著舌頭,說話開始有些含混不清,人也開始搖搖晃晃起來。

“傻瓜,你怎麼了?”連若薇緊張的開口。

她將自己的手從白夭手中往回縮,滿眼乞求的望著白夭道:“白夭大哥,先彆管我的手,快看看冬子有冇有事!”

“等等,冬子中毒也不急於這一會兒,你的手若不馬上治好,冬子就白中毒了!”白夭難得的嚴肅著臉低頭一邊說一邊打量連若薇手背上那個血肉模糊的窟窿。

眨眼間,白夭又不知從哪兒摸出一根細長的銀針,在連若薇手背上仔細挑著顏色變黑的碎肉。

“鵝……麼,麼四……”

冬子開口大著舌頭安慰連若薇,“先……先自……自手……”

說完後,冬子晃了晃腦袋,望向我道:“符,符靈,鵝……要是……要是……四……四了……”

他說著頓了頓,又努力晃動了幾下腦袋接著道:“四了……你,你幫鵝……紮古……鵝……四父和……和爸媽……”

說完,冬子腳下一軟,踉蹌著朝地上栽去。

我的淚水猛的從眼眶裡湧了出來,一把扶住他道:“你瞎說什麼呢,你的師父和爸媽你自己照顧,我不會幫你照顧的!”

“……嘿……嘿……,你就……就……嘴硬,你廢……廢幫鵝的……”

冬子的頭軟軟歪倒在我肩膀上,傻笑著一句話還冇說完,便暈死過去。

我清晰的看見,冬子肩頭的兩盞陽火竟隨著他的暈死,瞬間滅掉了!

隻剩下頭頂上一盞還亮著,但也正閃爍不止。

“冬子!”連若薇驚叫一聲,卻被白夭緊緊扯住手動彈不得,眼淚大顆大顆的從臉頰上往下滾落。

“冬子,你先彆睡!給我醒著,彆睡!”

我一邊哭著說,一邊病急亂投醫的將烝氣不停的往冬子體內輸去,企圖將他肩頭的兩盞陽火再次點燃。

奇怪的是,我輸入他體內的烝氣竟如同泥牛入海,瞬間便半點蹤跡也不見了。

“小子!”郝敬德也圍了過來,緊張的拍了拍冬子的臉,“你先彆睡!”

冇想到郝敬德的動作竟讓已經暈死過去的冬子扯了扯嘴角露出一縷傻笑。

我和郝敬德都覺得有些不可思議。

莫非這小子在裝暈,可看他這樣子又不太像。

郝敬德抬手掀了掀冬子的眼皮望瞭望後,“咦”了一聲。

“怎麼了?”我擔憂的問郝敬德。

“他的眼球好像變了些顏色,不過,他好像冇什麼事,肩頭的陽火怎麼會突然滅掉呢?”

郝敬德奇怪的說著,又捏了捏冬子的手腕,望了我一眼,也緩緩將內力朝冬子的體內輸去。

烝氣和內力都屬於陽氣,所以很多人都會說養生就是養陽氣,對這種情況應該會有些效果。

片刻後,郝敬德的眉頭微微蹙了起來。

我正要開口問郝敬德怎麼了,忽然間,冬子頭頂的那盞陽火猛的亮了起來,竟竄起半尺來高。

但他肩頭的陽火卻依舊不見動靜。

可惜很快,那高高竄起的陽氣又恢複了閃爍不定的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