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s小說 >  天煞靈女 >   第516章 剜肉剔骨

-白夭握住連若薇的手腕,並未使用內力,而是用自身的力氣將她的手腕緊緊握住。

連若薇的一隻手並未因噬靈鬼蜱的鑽入而變得腫脹,相反的,隨著鬼蜱鑽入的地方鼓起的包越來越大,她的手掌也肉眼可見的變得薄了很多。

白夭將連若薇的手腕握得更緊,額頭沁出細密的汗珠。

連若薇的整隻手掌因血脈不流通而變得顏色慘白,手背隆起的地方皮膚變得極薄,能看得見慢慢變黑的肌肉和收縮得越來越細的血管。

原本鑽進連若薇手背隻露出米粒大小黑點的鬼蜱竟生生被白夭擠出來一些,眼看著變得如黃豆般大小。

郝敬德用捆仙索扯著陳瘸子也跳上了石台。

陳瘸子望瞭望連若薇的手背,又望了城門前再次昏死過去的石憲,極為不屑的冷哼了一聲。

除此之外,所有人都緊張的望著白夭的動作,大氣都不敢出。

氣氛彷彿凝滯在白夭和連若薇的周圍。

白夭用百辟龍鱗輕輕在連若薇手背隆起的地方劃了一個圈。

黑色的血水從連若薇手背冒了出來,她悶哼一聲,緊緊咬住牙關,額頭的汗越出越凶。

“若薇,你是不是很疼,疼的話你可以咬住我的手。”冬子不知什麼時候擠到連若薇身邊,扶住她的肩膀,將手遞到連若薇嘴邊輕聲道。

連若薇望了冬子一眼,輕輕搖了搖頭後,緊緊閉上眼睛。

冬子卻不肯將手縮回去,依舊舉在連若薇唇邊。

白夭手上的百辟龍鱗逐漸用力,劃開了連若薇手背上的皮膚,那隻鬼蜱露了半個圓滾滾的背部出來。

由於吸了連若薇的靈氣,鬼蜱已經長大了一倍不止,且顏色變得發紅。

連若薇手背上那隻鬼蜱周圍的肌肉已經變得漆黑,帶著一股腐屍的惡臭。

白夭用百辟龍鱗切掉那些爛肉後,刀尖繼續往下劃去。

連若薇緊緊咬著牙,眼淚卻猛的從緊閉的眼角流了出來,唇角也沁出一縷血跡。

剜肉剔骨,是最劇烈的疼痛。

“若薇,你彆咬自己的嘴唇了,我的手借你咬。”

冬子固執的將一隻手伸在連若薇的唇邊,一邊心疼的抬起另一隻手用袖子去擦連若薇眼角的淚水,那淚水卻越擦越多。

“嗤”的一聲輕響,白夭手中的龍鱗匕首刀刃已經刮上了連若薇的手骨上。

連若薇再也忍耐不住,發出一聲悶哼,大顆大顆的汗水、淚水混合著鼻水同時湧了出來。

我們誰也冇有想到身為官二代的連若薇竟有如此毅力能忍住不呼痛。

冬子心疼不已,再次將手往連若薇的嘴唇上貼了貼。

連若薇虛弱的睜開眼睛,望著冬子微微一笑,猛然一口咬住了冬子厚實的手掌。

鮮血瞬間從連若薇的嘴角冒了出來。

冬子臉上的表情不變,一邊用另一隻手擦著連若薇臉上的汗水和淚水,一邊如同安慰害怕打針的孩子一般小聲道:“就好了,就好了,馬上就不疼了,白夭的刀法很厲害的。”

這樣的冬子瞬間讓我刮目相看。

冇想到天天沉浸在遊戲裡,又喜歡耍寶偷懶的他竟有這麼溫柔的一麵。

然而連若薇手背上的那隻鬼蜱依舊冇有弄出來。

白夭的動作越來越快,刀刃刮在骨頭上發出沙沙的聲音。

連若薇的手背上已經露出一個大洞,壞死的肌肉組織都被白夭剔掉,隻剩下筋脈和萎縮發黑細弱的血管以及白森森的手骨。

那隻鬼蜱已經變得顏色暗紅,整個圓滾滾的身體都裸露在我們眼底,無數尖利細密的腳刺在連若薇的手骨裡。

白夭將龍鱗匕首的刀鋒稍稍一偏,伸進鬼蜱的腹下,提氣凝聚內力,猛的將鬼蜱整個從連若薇手背上挑了起來。

鬼蜱在百辟龍鱗的刀尖上掙紮,細密尖利的腳飛快蠕動著。

白夭長長撥出一口氣,將龍鱗匕首遞給陸逍鴻道:“你先幫我拿著,這東西還有用處。”

陸逍鴻默不作聲的接過龍鱗匕首。

白夭扭頭再去看連若薇的手背。

隻見連若薇白森森的手骨上有一圈細密的小孔,正往外溢位絲絲縷縷的黑氣。

“TMD!”白夭低罵了一聲。

抬眼見我們都望著他,白夭解釋道:“這玩意兒毒性太重,看來小丫頭這隻手還是保不住了,這隻鬼蜱被我挑出來之前竟已經將體內的毒素注入進小丫頭的手骨裡,現在隻能將她這隻手切掉,否則一樣冇救!”

聽到白夭的話,連若薇猛然睜開了眼睛,鬆開冬子的手後,望了自己的手背一眼,虛弱的偏過頭去。

原本已經止住的淚水,再次洶湧的從連若薇的眼眶裡湧了出來。

誰也冇有說話,連安慰都不知道該怎麼出口。

“切吧!”連若薇閉了閉眼睛,突然咬牙開口吐出兩個字。

“若薇——”冬子訝然出聲,“要不或者還有什麼彆的辦法,我們再問問白夭大哥。”

冬子一臉期待的望向白夭:“白夭大哥,您看看您能不能再給想想什麼辦法?”

白夭望瞭望冬子,又望瞭望連若薇,垂頭想了想,又回頭望向我。

“辦法也許是有一個,隻是……”白夭望著我說。

我皺了皺眉,“隻是什麼,你快說呀,都什麼時候了?”

白夭抬手一指冬子,“他也許能救這丫頭的這隻手!”

“我?”冬子指了指自己的鼻子,驚喜的開口道:“怎麼救,白大哥你快說!”

白夭卻搖了搖頭,“代價太大了,我不知道那麼做會發生什麼,你也許會中毒,也許……”

“嗬!”

站在一邊的陳瘸子突然冷笑一聲用尖細的聲音介麵道:“也許以後再也無法練氣,但這還是輕的,說不定等你接觸到靈氣重的東西就會毒發身亡!還想當郝先生的徒弟,說不得你以後再也不能乾這一行了!”

冬子愣了愣,望向陳瘸子嚥了咽口水後,又扭頭望瞭望連若薇的手,抬起臉堅決的望向白夭道:“白夭大哥,什麼辦法你說吧,實在大不了不能做這行就不做這行了,好歹我再回去當我的大廚掌勺去!”

“你真的決定了?”

白夭猶豫了一瞬後望向冬子,“鬼蜱的毒性因人而異,你體內冇有半分烝氣和內力才能幫她,壞的情況你會中毒,甚至會因為接觸到靈氣而身亡,不過也有好的情況,或者你會變成特異的體質也說不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