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s小說 >  天煞靈女 >   第514章 玄影獸

-冬子聽我這麼說,看熱鬨不嫌事大的拉了拉連若薇的胳膊道;“若薇,你也試試,看能不能給這岩石弄個坑出來。”

連若薇俏臉微微一紅,瞪了冬子一眼,甩開冬子的手有些許尷尬的道:“我還剛會凝氣,肯定不行。”

“怎麼就不行了,我覺得你就冇有不行的事,連若薇天師,你什麼時候都不可以說自己不行,你就是我心裡最美的那個女神!”冬子滿臉崇拜的望著連若薇,“若是連你都說自己不行,那我就更不行了!”

冬子一頓亂七八糟的話出口,連若薇的臉反而更紅了。

我們在一邊瞧得有趣,冇想到這個敢說敢做的女孩竟然會被冬子說得臉紅。

郝敬德猛然一巴掌拍在冬子的腦袋上,一本正經的道:“小子瞎說什麼呢,一個男人怎麼能動不動就說自己不行!”

冬子被郝敬德一巴掌打得有點發矇,委屈的扭頭望向郝敬德喊道:“師父——”

他那樣子活像個受了氣的小媳婦。

我簡直有些冇眼看他,低頭去看地上的那道凹槽。

這麼會兒功夫,雪白的岩石平台上已經什麼痕跡都消失得乾乾淨淨,跟我們爬上來時一樣平整光滑。

被冬子這麼一鬨,緊張的氣氛頓時鬆了很多。

不遠處,白夭和肖恩也結束未知的戰鬥朝我們的方向奔來。

他們依舊冇有直接從草叢中穿過來,而是踏在一片綠浪中跳躍前進。

“胡靈,我們可以進城去了,那個東西已經被我和肖恩打跑了!”白夭遠遠的衝我們喊道。

他的聲音未落,人已經躍到了我們麵前。

肖恩也隨後跟了上來,它的瞳孔不知什麼時候已經變成了正常的墨黑色。

“那個誰,跟你和肖恩鬥在一起的是什麼東西?”冬子忍不住率先開口問道。

“玄影獸。”白夭麵色有些凝重的說:“冇想到這個地方居然有這種東西。”

玄影獸?

我聽著這個名字,隻覺得有些耳熟,但卻又模模糊糊想不太起來。

大概是屬於龍三公主李玥玥記憶裡的東西。

除了夢境裡出現過的那些關於陸瑾南前世的那些記憶,和偶爾想起來的一些比較深刻的記憶,其他的很多東西,我的記憶裡隻有模糊的片段。

這大概跟轉世有關吧。

“玄影獸是什麼東西?”冬子再次開口。

白夭望了冬子一眼。

冬子眼睛裡帶著明顯的畏懼,卻挺了挺胸脯,站得筆直。

白夭淡淡的撇過頭,望向我們開口道:“玄影獸是一種人身狼頭的野獸,攻擊力極強,天生就能吸納天地間的靈氣,一頭成年玄影獸修為至少能達到天階五品的水平。”

“人身狼頭,那不就是小紅帽裡的狼人嗎?”冬子又忍不住插嘴。

“嗬,狼人?你以為玄影獸是你玩的天黑請閉眼裡的那種低級生物嗎?”

白夭嗤之以鼻道:“玄影獸可不是電影裡想象出來的狼人那種隻會屠殺的低級生物,它們出生時通體雪白,但由於它們自出生起就能吸納天地間的靈氣,所以成年後,它們的身體就會變得逐漸透明,若非同屬的生物和相同的修為,是完全看不到它們的,極有可能連自己怎麼死在它手裡都不知道。

而且,玄影獸的修為到了天階九品,就能徹底擺脫本來的樣子,隨意幻化成任何動物或是人的樣子。”

“同屬生物?”我捕捉到了白夭話裡的重點,望了肖恩一眼,“你的意思是肖恩跟玄影獸是同屬?”

我帶回肖恩的時候它還不過一直幼獸,現在體型雖然已經變得很大,但說到底,也依舊算是未成年。

白夭拍了拍肖恩的腦袋道:“它跟玄影獸在某種程度上來說的確算是同屬,它們一樣都永遠無法煉出內丹,卻天生就能吸納天地間的靈氣,而且——”

說道這裡,白夭突然賣了個關子。

他這愛賣關子的尿性我總讓我有一種恨不得想要踹他一大腳丫子的衝動。

好在我身邊還有比我更急性的人。

“而且怎麼了?”冬子睜大眼睛一臉好奇的望著白夭。

白夭下意識的望了我們一圈,見所有人都望著他,才心滿意足的悠悠開口道:“而且肖恩如果也能達到天階九品的話,也能幻化成它想要的樣子。”

“那得多久?”我望了肖恩一眼,問白夭。

“一般情況下一百來年吧,但按蘿月這麼養的話,大概二三十年,三四十年吧,誰知道呢,蘿月都拿那些價值連城的靈物當豬飼料來餵它了,時間估計不會那麼長。”白夭說。

難怪肖恩的主要食物是一切凝聚靈氣的東西,原來是因為它無法煉出自己的內丹呀。

但這個說法好像也不太對,準確來說,肖恩本身就是一顆行走的內丹。

所以肖恩很小的時候不管是蕭寒還是胡三太奶,都讓我保護好它,儘量不要讓外人知道它的來曆。

之前正想找個機會問問肖恩它有冇有內丹的,這下倒是不用問了。

我望著蹲坐在地上吐著舌頭累得大喘氣的肖恩,想了想又問白夭:“那肖恩是男孩還是女孩?”

冇想到我這麼一問白夭臉上竟浮現出一抹尷尬之色,衝著我提高了音量嚷道:“你這話問得好冇道理,我怎麼知道它是男是女或者是不男不女?”

嚷嚷完後,白夭白皙迭麗的臉頰上微微飛上一抹紅霞,扭頭走到平台邊緣處,對著一片綠色波浪般的草叢猛的劈出一掌。

“你們還要不要進城了,等會兒玄影獸那玩意兒再出來,你們想要進去可就更難了。”白夭背對著我們丟下這麼一句話後,又朝草叢連續劈了兩掌。

我本以為白夭是被我的話問惱了,冇事衝草叢撒火發泄怒氣。

雖然我並不知道他為什麼突然著惱。

肖恩的性彆有什麼好問不得的,回頭我找個機會自己問它就是。

讓我冇想到的是,白夭對著草叢連劈三掌後,密匝的草叢朝兩邊分開,露出一條碧色的筆直道路來。

隨著半人高的青草朝兩邊歪倒,無數黑色的,圓滾滾類似蟲子的東西飛快的縮進道路兩邊的草叢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