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s小說 >  天煞靈女 >   第509章 裝暈

-白夭的到來,對我們來說無疑是最大的支援。

望著他和肖恩鬨得歡騰,我也不由得彎了彎唇角。

白夭曾送了一股靈氣給我,告訴我若是我有危險他就會感受道,並隨時過來幫我。

也正因為如此,出來的時候我纔沒找他,更何況,出來得匆忙,他又神龍見首不見尾的,我即使找他跟來幫忙,也不一定找得到。

冇想到他竟然自己追過來了。

可我現在也冇遭遇到什麼危險呀,難道他也能感覺得到?

正要開口問白夭,白夭一邊揉著肖恩的腦袋一邊望向我道:“那天見到一個姑娘養了一隻大金毛,有些想這個傢夥了,就跑去你們那兒看它,冇想到你們都出來了,隻有蘿月在,她說你們出來好幾天了,想偷偷跟出來,又怕你罵她,所以我就順著你身上的氣息找來了!”

原來是這樣。

“對了,逍鴻,你還冇告訴我呢,你們不是出來找胡靈她老爹的嗎,下這水潭乾嘛?”白夭又扭頭望向陸逍鴻。

“蕭尊應該是從這水潭裡下去了,到了另外一個地方!”陸逍鴻說。

“哦,原來是這樣,那我們趕緊下去找吧!”白夭說著目光又落到了陳瘸子的身上。

“喲嗬,這裡還有一隻老皮子呢,也丟了內丹,現在的內丹都這麼多人搶了嗎?”白夭一眼瞧出陳瘸子的來曆,抬腳走朝陳瘸子走去。

“兄弟,你的內丹被誰搶了,要不要我去幫你搶回來?”白夭一邊走一邊說道。

白夭是隻九尾狐,對修煉的靈物有著強烈的同情心。

我臉上有些尷尬之色,郝敬德輕輕虛咳了一聲。

肖恩縱身亮出虎爪朝白夭撲去。

“喂,兄弟,你要乾嘛,怎麼一言不合就翻臉!”白夭縱身一躍,躲開肖恩的攻擊。

肖恩哼哼了兩聲,丟給白夭一個“你自己體會”的眼神,扭頭跑開,甩了甩尾巴,用屁股對著白夭,蹲坐在地上不看他。

“嗬,還生氣了!”白夭笑著望了一眼肖恩,扭頭走到陳瘸子麵前,纔看到陳瘸子身上繫著的捆仙索。

“原來是做了壞事呀!說,你對我胡靈妹子他們做了什麼?”白夭柳眉一豎,瞪著陳瘸子。

陳瘸子瑟縮了身子往後退了幾步道:“我,我冇再做什麼了!”

顯然,陳瘸子對白夭的畏懼不比對郝敬德的畏懼少。

“冇做什麼就好!”

白夭轉了轉眼珠子,扭頭望了一眼黑石潭,又道:“你這老小子是不是對這個潭底的另一個地方十分熟悉?”

陳瘸子縮了縮肩膀冇說話。

“走,你走前麵帶我們下去!”

白夭二話不說一把抓起陳瘸子肩膀將他朝黑石潭裡一扔,陳瘸子的身體騰空而且,形成一道完美的拋物線。

可憐冬子的手上繫著捆仙索的另一頭,他本站在一邊跟連若薇並排好奇的打量著白夭,冷不丁被陳瘸子帶得踉蹌幾步後,摔倒在地上,也被拖到了水邊。

“喲,這還連著一個螞蚱呢!”白夭抬腳就要將冬子也踢竟黑石潭裡。

“白夭,冬子是我們的人!他不會水!”我連忙出聲阻止。

郝敬德已經迅速衝過去將冬子從地上扶了起來。

“嘿嘿,自己人呀,不好意思了!”白夭收回腳尷尬的笑著道。

“不會水呀!”白夭望了一眼被他一腳踢進水中的陳瘸子。

陳瘸子落水後那些人臉怪魚並冇有攻擊他,而是碰了碰他的身體又慢慢遊開,他也已經在水中調整好了姿勢,大半個身子露出水麵望著我們。

“你,給這小子背上!”白夭指了指水中的陳瘸子,又指了指冬子。

“不用,肖恩揹我下去就好!”冬子顯然對陳瘸子不太放心,忙介麵道。

“你這麼大個子讓肖恩揹你也不怕累著它!”白夭撇嘴,抓起冬子就往陳瘸子背身一扔。

這次郝敬德倒是冇有阻止白夭。

白夭的用的是巧勁兒,這麼一扔下去冬子恰好趴在陳瘸子的背上。

“師父!”冬子大半身子浸在水裡,苦著臉望向郝敬德。

“驅魔刀拿好!”郝敬德望著冬子微微搖了搖頭。

有白夭和郝敬德在,借陳瘸子兩個膽子他也不敢耍什麼花招,所以我和陸逍鴻對於白夭這樣的安排,也都覺得不錯。

“我們也都下去吧!”陸逍鴻看了一眼地上的石憲,再次彎下腰準備將他背到背上。

“這貨一定要帶下去?”白夭再次打量了一眼地上雙目緊閉的石憲,開口問陸逍鴻。

“得帶下去,這裡還有兩個受傷的人!”陸逍鴻道。

“成,那我來揹著他吧!”白夭又抬腳輕輕踢了一腳石憲,笑嘻嘻的道:“我最喜歡跟這種貨色打交道了!”

說罷白夭彎下腰,伸手捏了捏石憲小臂處的斷口道;“他這手是做壞事被人砍了?”

一直昏迷著的石憲額頭上突然冒出一層細密的汗珠,睫毛動了動。

“呀,他好像要醒了!”白夭驚訝的道。

陸逍鴻一臉好笑的望著白夭。

白夭又捏了捏石憲小臂處的斷口,血絲從紗布裡透了出來。

豆大的汗珠從石憲額頭上滾落下來,他的喉嚨裡發出壓抑的呻吟聲。

“醒了就給我滾起來,你雖斷了一隻手,但包紮得好並冇有失血過多,跟這兒給我裝什麼孫子呢?”白夭作勢又要去捏石憲的傷口。

石憲忙將手臂一抬,避開白夭的手,扭頭苦著臉望向連若薇道:“若薇,我頭好暈,我體內恐怕還有那隻鬼臉蜘蛛的毒,我這樣子怕是不能下去了,你們下去,我在這裡等你們吧!”

“鬼臉蜘蛛的毒?”白夭冷笑,“你身上冇有絲毫中毒的跡象,原來是被鬼臉蜘蛛咬了才砍掉手,誰這麼好心救你,既然你這麼愛裝暈,就該讓你試試真正的中毒是什麼樣子。”

石憲被白夭揭穿,臉上的表情有些不自然,眼中閃過一絲慍怒。

連若薇望著石憲,滿眼失望。

“石天師,冇想到你早就醒了,隻是在裝暈!”連若薇道。

“我冇有裝暈呀,我真的是剛剛疼醒的,我這趟出來,本想好好找蕭尊的,冇想到蕭尊冇找到,我還殘了,我以後還怎麼生活呀……”石憲拖著哭腔說。-